• 第三十五章.挑拨

  那人,灰衣灰袍,杵着一根看起来有些岁月的手杖,灰白的头发随意剪成长短不齐的短发,昏暗的目光略显呆滞,背是半驮着的,毫无出彩之处。

  而无论是姬辰,还是大德,都不会是愚蠢的,在这时忘记这个老太婆的背影,她就是巴妲!

  “鬼眼,会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喔!”大德的大嘴咧开一道古怪的笑,第一次姬辰与巴妲对立的时候,他以为姬辰只是自大,而无真本事。

  现在看来,心中原有的结局也会随之改变,巴妲与大德的实力便有些差距,更不用说李邙,姬辰可以以命搏命抵挡李邙,若是全力对付巴妲,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击溃!

  “巴妲惹上这小子了?”鬼眼很聪明,而且他手中的情报绝对是基地中最俱全的,巴妲虐杀新人的习惯,他也自是心知肚明。

  此刻根据姬辰与大德的神态,他自然知道了二者与巴妲有怨,大德的实力是基地中数一数二的,巴妲应该不敢招惹。

  而现在,唯一的可能性,便是姬辰了!

  “姬辰……”鬼眼贼眉鼠眼的脸上,细弯的眉头不着痕迹微皱,看了眼巴妲的背影,又看向姬辰,禁不住犹豫道。

  “我知道。”姬辰面色如故,只是盯着巴妲看了几眼,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暂时不会主动找他麻烦,向天器坊方向走去,同时淡然道。“走吧!”

  鬼眼见状微微一愣,他并不知道姬辰与巴妲因何结怨,不过料想的也差不多,此刻却着实不解姬辰本是心高气傲的年纪,竟如此能够忍耐讽刺。

  大德也就是一愣,他本以为姬辰会去干掉臭名昭著的巴妲,只是没有想到姬辰却临阵脱逃,反而向天器坊走去。

  不过他却并没有鬼眼那般多的心思,只是稍一愣神,被恢复过来,见识过姬辰的本领后,倒也不觉得他是逃兵,只是自然而然跟在姬辰后面。

  而背对二人的姬辰,则是眼中神光异显,思路千回百转,从卢毅品的话里,他知道巴妲的背景绝对不小,暂时自己还是没有必要去招惹,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到适合自己的武器。

  但事与愿违,姬辰不愿意惹事,不代表某些蠢蛋会老老实实的,巴妲发现了姬辰三人,便杵着手杖走了过来,讥讽道。“暗算李邙的那小子,现在当真是威武啊!”

  姬辰皱了皱眉,默然不语,商业街道处于安全区,巴妲不敢贸然出手,而且她现在也应该明白,自己的实力要远超于她。

  事实上,商业街道确是安全区,却不是绝对的安全,如果被强行拖出安全区,这些守卫也是不会管的。

  可惜巴妲的实力在三人面前,根本不够看,随便一个,都能轻易将她拖出安全区,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并且毁尸灭迹。

  “大德!不要冲动!”鬼眼见大德面色由于愤怒而涨得通红,不由得暗自着急,紧张低声喊道。

  这大德天不怕地不怕,而且极其好斗,如果此时让他由于愤怒而杀了巴妲,对于之后试炼影响绝对不小!

  “暗算?”姬辰报以冷笑,虽然自己不想惹事,可不代表敌人惹上门来,也会懦弱的退让,那不是姬辰的性格!

  “巴妲!你可不要欺人太甚!”鬼眼亦是面色一黑,基地里面伪君子不在少数,可若被人说作真正的新人,那可是一辈子的耻辱,当即便出声斥道。

  “李邙的死法,基地里看到的人不在少数!”巴妲原本昏暗的目光变得阴鸷,死死盯着姬辰,恨不得咬下他一块肉,脸上却想着恶毒道。“你们两个小子应该是鹰徽的人,卢毅品之前帮过他,莫不是,这小子加入了鹰徽?”

  姬辰眉头皱了皱,面无表情,心中觉得不对,却又不知道巴妲的用意,加入鹰徽的话,对巴妲似乎并没有好处。

  大德憨厚,也没有觉察到什么不对,反而觉得姬辰若是加入鹰徽,应该是好事,不过鬼眼稍一思量,却是猛然变色。

  果不其然,在巴妲看似毫无意义的猜测之后,她特意看了看周围拢聚的旁观者,布满皱纹的脸笑的像一朵菊花,似是不经意间道。“卢毅品是鹰徽的队长,而姬辰拦截李邙之时,卢毅品也在全速救援,而且如果老婆子没有记错的话,最后杀死李邙的人,好像是卢毅品!”

  “巴妲,你想说什么?”姬辰眉心越发紧皱,此刻若他还不明白巴妲的意思,他就白活了这十几年了!

  巴妲是要将他与鹰徽绑到一块!

  “蛇婆,你是说,李邙是被他们陷害死的?”巴妲还没有说话,旁观者中便走出一名同样身着水蓝色长袍的男子,面色凝重声音阴沉道。

  “呵呵,老婆子可没有这样说!”巴妲依旧是在笑,那可以夹死虫子的皱纹,越发剧烈的颤动起来,而巴妲却毫无自觉失态之感。

  “谢蛇婆!”身着水蓝色长袍的男子,恭敬的向丑态毕露鞠了一躬,才面色发青看向姬辰等人,颇有出手之意。

  “桀桀桀……”巴妲见已将男子的仇恨嫁祸到姬辰身上,顿时仿佛陷入癫狂,大笑离去,同时大叫道。“因果循环,因果循环啊!”

  “该死!”饶是姬辰忍耐力再好,此刻嘴角一抽,禁不住低声骂道。

  之前只是明白巴妲是将他与鹰徽绑到一起,却没有料到,巴妲的话根本就是说于身着水蓝色长袍的男子所听。

  巴妲此举,不仅仅是要报复姬辰,而竟然是要将鹰徽也拖下水,这男子明显与李邙有莫大关联。

  “李蛮队长!那老太婆臭名昭著,你竟信从她的栽赃嫁祸!”鬼眼一脸嫉恶如仇,在李蛮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冲着巴妲背影情绪激动道。

  从一开始鬼眼便知道巴妲的恶毒目的,只不过即便知道也无法出言反驳,不然,反而显得做贼心虚。

  自家事自家知,作为收集情报的人才,他自然知道鹰徽的处境,虽然名头不弱,却名副其实。

  明面上,已经有不少团队在打鹰徽的主意,暗地里,还不知道有多少在盯着这块肥肉呢!

  能够在冥境生存下来,并且管理团队的人,自然不是愚蠢之辈,而李蛮能成为一号队长,心机之深,不言而喻。

  “自然不信!”巴妲离开,李蛮当下阴沉的面色便稍一缓和,不过依旧远远盯着姬辰,他知道现在还不是与鹰徽撕破脸的时候,便留有一丝余地,冷漠道。“可是,我弟弟的死与这小子和卢毅品也脱不了关系,不管你们是预谋还好,还是什么原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交代?”鬼眼见此态,只是冷冷一笑,不屑看向李蛮,恢复吊儿郎当的态度,他本没有耐心,没有必要继续装下去,看了大德一眼,悠然反问道。“李蛮队长是不是忘记什么了?争夺食物之时,杀死竞争者,还需要交代?”

  “那你的意思便是,我弟弟白死了?”李蛮顿时有些火了,不过他也是个老油子,也明白鬼眼的意思,皱了皱与李邙三成相似的眉毛,露出干净洁白无瑕的牙齿,森然开口道。

  “这个小人就无法说什么了,鹰徽的队长可不只是在下,而是卢队长。”鬼眼像是个小痞子,阴阳怪气说着,眼中却是精光闪烁,暗自戒备。

  “呵呵。”李蛮怒极反笑,保养很好的修长手指点指三人,呼吸变得急促,咬牙切齿道。“你让我去找卢毅品要交代?我弟弟的死跟你们谁也免不了关系,以为鹰徽的面子还有多大?我等着看你们的死期!”

  “先去天器坊!”姬辰目光一厉,干净脆落继续向天器坊方向走去,这李蛮明显已是起了杀心,转眼见大德竟然想要拔剑攻击,顿时连忙出声道。

  “玛德!玛德!他竟然侮辱我们鹰徽的所有人!”大德眼中浮现血光,却终究是将烈焰巨剑回鞘,咬着牙低声怒骂道。

  “呵呵,侮辱?”鬼眼跟着姬辰后面,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有几分挣扎,也有悲哀,却并没有影响他发表自己的意见。

  “鬼眼你什么意思!”大德经历过刚才的事情,显然心情不好,语气有些冲,此刻又听到鬼眼古怪的语气,不由得将怒火转移到他身上。

  “没什么!看你心情不好,逗逗你!”鬼眼恢复嬉皮笑脸,快步超过大德,走到姬辰旁边,看了姬辰一眼,又漫不经心道。“这天,要变了!”

  .酷H匠b网yC唯一$正s4版,其他都@是9#盗版,W

  “我心情不好需要你就可以戏弄?”大德恼羞成怒,大脚,踩着略带余温的地面,追了上去,同时纳闷问道。“变天?变什么天?冥境下雨的次数不是上层规定好了吗?”

  “天要变了……”姬辰看着鬼眼的背影,眉头不着痕迹挑了一下,琢磨着其中的意思,同时也加快速度,向二人追去。

  鬼眼有好几次的不着痕迹看了姬辰一眼,却其中意味深长,姬辰在基地里面是新人,这卢毅品看似好心,却原本就是心狠手辣之辈,又岂会突然转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七不二 说:

  以后更新时间大概都在18:00左右吧!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