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略带兴趣。”姬辰一脸平淡,淡然观摩着淌龙剑,看了卢毅品一眼,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漫不经心道。

  卢毅品问自己是否确定,其实是利用了正常人的叛逆心理,吸引姬辰注意力,可以让自己顺理成章说下去,而且还是姬辰自己要求的。

  但他没有想到,姬辰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不是一般人!

  “鹰徽的处境,确是不太好。”卢毅品见姬辰不上钩,也不着急,若无其事继续解释下去,肯定了姬辰的假设。

  “老大。”大德浓密的眉毛一挑,他是心思单纯,可不代表他很蠢,此时自然明白卢毅品的意思,禁不住开口道。

  “说句大言不惭的话,昔日鹰徽辉煌的时候,等级不比猎狼差!”卢毅品面露不甘,死死盯着银色金属牌,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的浮萍,情绪低落道。

  姬辰面不改色,似乎卢毅品的话对他一点冲击力都没有,依旧看着淌龙剑,不过口里却是接下去道。“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卢毅品有些神经质,陪姬辰打着哑谜,一股子哀鸣之情在他身上升起,正襟危坐,突然变得激动道。

  “老夫已然一百一十八岁,创建鹰徽也已经快七十年了,而其中,便有五十年是在冥境度过。”

  “鹰徽并不追求数量上的强势,而是走猎狼的路子,在鹰徽最辉煌的时候,人数也只不过七人而已。”

  “你恐怕无法理解,仅仅只是七人的实力,那是完全凌驾于整个基地的所有人,同等级间以一敌百,真正的霸主!”

  “但盛极而衰的定律总是不变的,一个团队的实力达到极点,同样也会衰败,总有些小人会嫉妒。”

  姬辰目光一顿,诧异看了眼陷入深思的卢毅品,他并不怀疑卢毅品话中的真实性,一个亚侯以上级别的强者,拥有不少于五百年的寿命,这是异能者的常识!

  于是索性将淌龙剑放到一旁,看着同样惊奇的鬼眼,以及莫名其妙状态的大德,保持沉默。

  “鹰徽最耀眼的战役,应该便是与幽灵的战斗,尽数都是亚侯强者的以上层次,甚至不乏次皇强者!”

  “而那一场战斗同时也是冥境最悲凉的战役,也注定了鹰徽失去光芒的结局。”

  “战争从来不乏死人,可一座基地的人,这绝对是一个恐怖的数字!是一段让冥境所有人都闻之色变的历史!”

  “最终,挑战鹰徽权威的幽灵,被尽数屠尽,包括那一组基地,也被掳劫干净,而这个时候,小人便开始做手脚了!”

  说到这里,卢毅品停顿下来,十指插入头发之间,无比痛苦的揉动,显然想到令他至今无法忘却的事情。

  姬辰嘴角微勾,不着痕迹冷笑,他可不相信卢毅品会在乎那一基地人的生命,恐怕只有鹰徽的兴旺,才是这个冷血的老妖怪在乎的。

  不过姬辰有些疑惑,卢毅品话中有很大的疑点,他也没有刻意去解释,只是一笔带过,是记不清了吗?

  “当年的七人中,有三名达到次皇层次,却丝毫不弱于普通准神强者,在七人合力之下,甚至可以屠神!”

  “可是,他们最后竟然愚蠢的受人挑拨,开始内战!”卢毅品说到这里,面色变得阴沉,目光中甚至浮现仇恨,显然那不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在一次意外的亚侯强者,鹰徽损失了两名亚侯强者,这让他们开始猜忌自己的队员,最后,竟然开始自相残杀!”

  卢毅品将自相残杀四个字咬得很清楚,一字一顿,眼中的仇恨也变成悔恨,同时气息也变粗,情绪处于异常激动状态。

  “我想知道的是,你在其中扮演什么身份?”姬辰眼中精光闪烁,低沉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语气平淡问道。

  “扮演的身份?”卢毅品被姬辰打断,反而激动的情绪变得冷静,不过依旧看着银色金属牌,语气略带自嘲道。“呵呵,为什么要说扮演?鹰徽是我创建的,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身份。”

  “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鹰徽队长,而实力则是你重复多遍的三位次皇强者其中一名。”姬辰目光扫视卢毅品,眉头紧锁,揉动太阳穴,以无比肯定开口道。

  看正S*版gP章节上(酷?h匠P网u

  “呵呵,没错!”卢毅品在姬辰话语落下,过了一会儿,才开口确定他的猜测,同时看了姬辰一眼,解释道。“我却是鹰徽队长,不过,我却不是次皇强者。”

  “准确的说,我是最开始消失的两位亚侯强者其中的一名,被小人暗算,以至于无法赶回基地。”

  “哦?”姬辰稍微一愣,觉得诧异,不过很快恢复正常,目光紧随卢毅品,想从卢毅品神态上找出谎言蛛丝马迹,却没有发现什么反常,只得再次开口道。“倒是姬辰愚昧了!”

  “若老夫不是鹰徽队长,也不会引起他们的内战啊!”卢毅品性格有些反复无常,原本平静的情绪再次激动,紧紧握住银色金属牌,似是自言自语般喃喃道。“鹰徽需要新的领导人,所以他们才会那么容易被他人挑拨。”

  “那,这银色金属牌是何物?”姬辰见卢毅品再次激动,目光如炬,扫视卢毅品,却依旧一无所获,于是暂时相信卢毅品,见卢毅品如此重视银色金属牌,便出口问道。

  “银色金属牌?”卢毅品也明显一愣,他没有料到姬辰竟然不知道这金属牌的作用,目光有些怪异,看了眼姬辰,开口解释道。“那是凭证!进入试炼的必需品!”

  “试炼?”姬辰眉头一跳,这种东西不是玄幻世界中才会出现的东西吗?怎么会出现在冥境?

  “呵呵。”卢毅品见姬辰此态,不禁莞尔一笑,这小子有时候很聪明,可终究是新人,对于冥境并不了解,便又道。“一种上层选拔人才的方式,因为条件的原因,被冥境的人称为试炼。”

  姬辰眉头皱了皱,望着卢毅品手中的试炼凭证,默然不语,他不知道卢毅品对自己解释这么多,是何用意。

  “等到了试炼之时,你便明白了!”将话说完,卢毅品反而不再重视试炼凭证,随手扔到桌子上,向杂物堆走去。

  “不是只有三个试炼凭证吗?”

  “鬼眼会告诉你怎么做,相信你可以做到!”

  ……

  “武器店在哪?”姬辰目不斜视,步伐稳定,腰挂淌龙剑,同时淡然出声,向一旁的鬼眼询问道。

  “姬辰你到武器店去干嘛?基地的奸商可是很多的!”鬼眼还没有回答,一旁的大德反倒抢先反问,同时提醒姬辰道。

  “咯!”姬辰提了提淌龙剑,一脸无奈,依旧看着前方的路,不曾扭头,同时苦笑抱怨道。“其实,我最擅长的并不是剑术,现在想去交换一柄适合的武器。”

  之前从巴妲手中抢到的小黑蛇,交给卢毅品去处理,相信他也不会坑自己,或者说,姬辰是相信卢毅品必定有求于自己。

  而他伤势还没有好完全,可刚吃下几块面包,便被酒足饭饱的大德二人,拉到商业街道上,美其名曰,准备试炼的物资。

  鹰徽唯一的食物是黑面包,这种食物非常硬,在地球上是非常贫穷的普通人才食用的食物,味道不好,却很耐饿,原材料是产量最多的黑麦。

  虽然姬辰是从同样是贫民区的八区出来,不过吃下这种食物,顿时觉得肚中里面好像压着石头,这滋味着实不好受,也便应了二人。

  “不擅长剑术?”大德灯笼般大眼睛再次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姬辰,像是看待一头怪物一样,震惊道。“你的落尘剑法那么厉害,你怎么可能不擅长剑术?”

  “我……”姬辰刚准备说话,却被鬼眼打断,便看向这个鬼气十足,却吸引姬辰大多数注意力的家伙。

  “他确实不擅长剑术!”鬼眼看着姬辰,眼珠转动,一黑一绿的瞳孔显得异样诡异,最后视线落于姬辰右手虎口,若有所思,低声道。

  “哦,武器店……在冥境叫天器坊,据说在所有基地都有分店,当然了!我们这儿也是分店!”大德挠了挠脑袋,粗大的手指指向左边,很诚实的道。

  “天器坊?”姬辰似笑非笑,天器坊口气不小,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个名字,不仅仅是在冥境响亮,即便是在地球,也是有名的武器店。

  “姬辰,你需要什么样的武器?”大德似乎很喜欢在问问题的时候,先叫对方的名字,不过却也显得他越加憨厚。

  “嗯,越轻便越好。”姬辰与大德说话时,情不自禁跟随他的思路,好像也变得思想单纯一样,双手比划,以此形容自己需要的武器,最后才道。“如果是手套,当然最好。”

  “以手套做武器,并不常见,天器坊也不一定有,若是轻刀之类,应该还是有的。”鬼眼虽然脸上挂着笑,却是眼中带着伤感,而且声音略带沙哑。

  姬辰与他并不熟悉,便自动很熟练的搭话,可以看出,这个家伙之前的嬉皮笑脸并不是装的,他的性格确是很善于交际。

  只不过,鬼眼在提示后,却没有听到姬辰的回答,不由得微微皱眉,以为这新人自傲自大,不屑搭理自己。

  不过,当他看向姬辰时,却发现不仅是姬辰,就连大德也与姬辰一齐看向一个方向,那里有个佝偻着腰的老太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七不二说:

之前不了解酷匠还有封印系统,从今天开始,小七会尽量每一章都是3000字以上,希望有更多读者来看《星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