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牧嘴角一抽,卢毅品这是连一点儿面子都不顾忌,说他是伪君子,伪君子表面上还会顾忌一点面子,而与他撕破脸皮后,现在则是真小人了!

  “卢毅品,你们!”苏酒七面色一变,如果只能拿走一个凭证,那么他和赵牧就只能一个人加入黑豹,当下大急道。

  “算了!我们走!”赵牧暗自咬牙,最后看了看卢毅品,确定捞不到什么好处,才对苏酒七道。

  同时,赵牧没有犹豫,直接转身离开,迟则生变,卢毅品一派实力可比自己二人强上许多,还不如现在就此离去。

  凌波见二人走了,由此确定卢毅品等人已然安全,便向他稍一点头,依是转身离开,毫不拖泥带水。

  “队长!凌波怎么也?”鬼眼原本得意洋洋,见死对头苏酒七夹着尾巴跑了,刚准备嘲讽,却见凌波也离开了,顿时表情僵住。

  “人各有志!或许猎狼才是适合他的,狼巢?我们是没有希望见咯!”卢毅品顺势盘腿坐在地上,也不嫌脏,不顾形象将背包扯下来,点数着里面的银色金属牌,自嘲道。

  姬辰瞟了眼,心中便有了计较,除去送出去的两枚凭证,还剩下三枚,一个小队的标准人数是五人,这应该是按照标配的物资,只不过不知道是何用处。

  “你是?”鬼眼从进门便已然看到姬辰,只不过之前不好提问,现在人走了,自然而然便问向姬辰道。

  “姬辰。”姬辰嘴角一勾,微微一笑,鬼眼还算懂得礼仪,没有因为自己受了伤,而轻视自己,自然也以礼相待。

  “哈哈,要说,这东西还是姬辰抢回来的呢!”大德藏不住话,嘴直心快,当即便替姬辰说起好话。

  此时反倒是卢毅品恢复沉稳,虽然依旧坐在地上,不过却眉头紧锁,抚摸几枚银色金属牌,不知道在想什么。

  “猎狼,以及黑豹,是什么?”姬辰见卢毅品没有时间搭理自己,便主动开口询问,作为才进入基地的新人,他确实不知道。

  “猎狼和黑豹,你认为是什么?”卢毅品略带兴趣仰头看着姬辰,像一个长辈看待晚辈一般,柔和道。

  “战队?”姬辰保持淡然,不是凌波一般的淡漠,依旧平稳,带着几分暖意,不过既然卢毅品反问回来,便礼貌性回答,提出自己的猜测。

  “呵呵,可以说是战队。”卢毅品忽的一笑,将视线从姬辰身上移开,看向大德,若有所思,同时解释道。“是基地比较有名的团队。”

  “事实上,鹰徽并算不上团队,只是小队伍,也可以用你所说的战队来表达,却也不错!”

  “猎狼是基地有名杀手团队,每一名队员的实力都不弱,传言其队长更有可能是次皇级别的强者,而猎狼也是公认的基地第一势力。”

  “黑豹则是由守护战团升级而来,人数最多,虽然质量比不上猎狼,但蚁多咬死象,同样不容小视!”

  “也就是说。”姬辰坐起身子,看了看身上的伤势,眉头稍微皱起一点,看似不经意,却可以让众人看清,低着头,像是在思考用什么词语才能表达他的意思,犹豫着道。“他们离开,是有企图的?”

  “为什么这样说?”卢毅品被姬辰这一副小白的表现吸引了目光,站起身子,拍拍屁股,走到姬辰一旁,诧异问道。

  “我看出,鹰徽现在的处境不妙。”姬辰稍一思考,便明白三者之间的关系,也明白卢毅品为什么会耐着性子陪着自己唠嗑,揉了揉太阳穴,直视卢毅品双目道。

  “何以见得?”卢毅品从一开始就似有似无的透露一些信息给姬辰,加起来只要对方有点小聪明,也明白缘由,只是依旧陪着姬辰耗着。

  “首先,如果鹰徽不是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没有人会离开,至少,如果是我不会离开。”姬辰看了眼大德和鬼眼,确定自己的话不会激怒他们,才继续说下去。“凌波还好说,毕竟猎狼很强,适合强者,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他会加入猎狼,并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可我记得,你说过,黑豹是以人数为战斗力的,说明黑豹并不在乎一两个实力强的角色,尤其是苏酒七,他去黑豹根本没有半点好处。”

  “或许,苏酒七不聪明,可我不相信,赵牧也是个蠢蛋,看不出到黑豹以后的后果,当然,并不排除,赵牧根本就懒得管苏酒七死活的可能性。”

  说到这里,姬辰稍一停顿,他看出来大德思想太过单纯,完全不清楚状况,而一旁原本嬉皮笑脸的鬼眼,却是若有所思。

  “自信是好事,可不要变成自负。”卢毅品依旧面带笑容,他对于姬辰能够解释缘由,并不奇怪,只是随着姬辰停顿,让他继续说下去道。“你不觉得,太过武断吗?”

  “我说过,我从来不会质疑自己。”姬辰嘴角勾起一道阳光的笑容,曲指弹动原本是李邙的淌龙剑,感受剑身的颤动,才继续说下去道。“至少,我可以肯定,以后苏酒七的日子不好过。”

  “赵牧在提到我,借此以自己贡献为筹码的时候,只是用了我,而不是我们,说明他将苏酒七拉走,只是为了加大自己在黑豹里的话语权。”

  “实际上,那个时候,我并没有觉得赵牧会不管苏酒七,可最后你只给出一块金属牌的时候,我就可以确定了!”

  卢毅品不语,依旧看着姬辰,不温不怒,仿佛在思考姬辰说出的细节,只不过眸海中却是精光闪烁。

  “一个连自己队员都不管,甚至不惜充作筹码,最后还准备好了去黑豹礼物,也要离开的人,若不是鹰徽发生了什么,他这般心思慎密的人物,又怎会放弃他多年的副队长身份。”

  “你确定要知道吗?”卢毅品深吸一口气,继续抚摸三枚银色金属牌,眼中精光闪烁,像是无比艰难下了一个决定,直视姬辰,神情严肃,低沉着声音问道。

  $@最‘。新K章a¤节{上◎酷/2匠网m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