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

  卢毅品目视姬辰吞下CPs21药剂,却并没有阻止,直到苏酒七挑衅姬辰时才出声,他知道,苏酒七不是姬辰的对手。

  姬辰看都不看他,神态自若又少量吞了一口药剂,剂量比之前多了几分,显然和TXI51使用方法一般无二。

  “队长……”赵牧不蠢,不然也不可能会被卢毅品看中,此时已隐隐间觉得不对,只不过有些犹豫,卢毅品表现的太过弱势,反倒不正常。

  “苏酒七!你别太过分!不要忘了,老大才是鹰徽的队长!”卢毅品陪他们耗着,可并不代表大德也有这样的心机,当下怒视苏酒七道。

  “傻大个!就算是队长,也没有不能说的规矩吧!”苏酒七不屑看了看大德,说话用的是问词,而说的却是肯定句。

  “小九,你……”卢毅品终于眉头微皱,大德是为了维护他,他自然也是非常清楚,对于他一派的人受欺压,依旧还能淡然处之,就有些冷人心了!

  “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赵牧觉察到不对劲,再暗自计较一下,还不明白缘由,哪他真的是蠢得无可救药,当下便直接摊牌道。

  “哦?”卢毅品见赵牧识破,也不挑明,只不过神态没有之前的弱势,不悲不喜,淡然走到大德旁边。

  “需要我帮忙吗?”姬辰俊俏的脸上,细小的伤痕得到恢复,除了绑着纱布的右手掌,开始解开脚上缠绕的碎布,淡然问道。

  “只是我们鹰徽的事情,你一个外人插什么手!”赵牧和卢毅品都没有说话,而苏酒七却抢先开口阻挠,他倒不傻,也明白自己与赵牧的处境。

  “暂时不需要。”卢毅品看着一脸紧张看着姬辰的苏酒七,禁不住笑了笑,也不把话说满,回答姬辰道。

  “既然你找来这小子,也就不需要我和小七了!何必,还要戏弄于我?”赵牧见过姬辰与李邙的战斗,知道姬辰的实力,当下便与卢毅品谈判,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想要通过自己以往的贡献,赢得卢毅品的同情。

  可惜,李邙骂卢毅品伪君子也不是不无道理,自然不会给予可能成为敌人的两人物资,依旧虚伪继续,陪着赵牧打太极道。“遇到这小子也是偶然,鹰徽五人缺一不可,难道,那黑豹真的如此之好?”

  “卢毅品,你怎么知道的!”

  “你果然知道。”

  赵牧与苏酒七同时开口,前一声自然是苏酒七,带有匪气,后一句则是赵牧,显得很平静,显然并不觉得奇怪。

  “有鬼眼在,基地我不知道的事,不多。”卢毅品语速很缓,但极其自负,同时索性不管赵牧二人,拿出一瓶药品,递给姬辰。

  姬辰脚上的伤算比较严重,汗气蒸发,产生大部分水泡,如果处理不好,有可能会感染。

  接过管式药物,姬辰也不忸怩,伤势好转一分,他就多一分筹码,将管内膏状药物涂抹上伤口,便闭目养神。

  酷匠vv网AC永久M免,S费J看?小f说…q

  “鬼眼?呵呵,难怪难怪。”赵牧眼中阴毒一闪而过,再次看向卢毅品,咬了咬牙,不甘心再次要求道。“我也不指望你会把凭证给我,只求你能念到我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让我拿回原本属于我的那一份。”

  “是吗?”卢毅品不置与否,似是不经意看了姬辰一眼,然后定定看着凌波,眉头一皱,有些疑惑开口道。“凌波你呢?”

  “猎狼上层是狼巢。”凌波靠在门口,面无表情,他性格本是淡漠,见卢毅品看向他,难得开口解释了下,却又继续道。“你应该记得,我进入鹰徽的条件。”

  “好!既然朋友欲行,我这个队长,也不好挽留,便将你那一份还与你罢!”卢毅品知道自己劝不住他,转身走向中间的背包,也不顾赵牧贪婪的目光,拿出一块银色金属牌,扔给凌波,肃然道。

  凌波看了看银色金属牌,没有说话,冷冽如刀削的眉毛不着痕迹皱了皱,却终是没有拒绝,揣入怀里,继续监视赵牧二人。

  “队长!”赵牧毫不掩饰,贪婪看着银色金属牌,直到凌波将其揣入怀中,才回过神来,重新看向卢毅品,不过目光却在之间的背包上停顿一会儿。

  一时间,气氛变得沉闷,众人都不说话,无形的压力在其中产生,两派顿时剑拔弩张,连迟钝如大德一般,也感到气氛不对,抽出烈焰巨剑。

  “队长!你们在干嘛?”

  而这是,门口突然从来一道声音,音量不大,略带尖锐,且中气不足,显然门口之人实力不高,而此时会称呼卢毅品为队长的,估计便是所谓的“鬼眼”。

  姬辰睁眼,看了看门口之人,相貌平平,身高不到一米七,很瘦,用皮包骨头来形容也不为过,这样的人,很普通,估计扔到人群中,根本就不会让人注意到他。

  而他唯一吸引人注意力的,是他那一双眼睛,一黑一绿,内含精光,显然也是狠角色,总体来说,只是一个普通而又不普通的恐怖家伙。

  “鬼眼?你怎么回来了?”赵牧脸色变得难看,正是鬼眼泄露了他们,此刻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队长叫我回来的,不行么?”鬼眼显然与赵牧也不大对付,应该是卢毅品一派的人,绕过凌波,报以微笑,而后又不屑看向赵牧,道。“赵牧啊!不是我说你,队长哪里对我们不好了?偏偏你要……”

  “闭嘴!”赵牧铁青着脸打断鬼眼,退回几步,到苏酒七前面,双目发红,显然已是动怒,愤然道。“你以为他是什么好东西?伪君子!人各有路,卢毅品若你还念先前情分,便将该与我们的凭证,还与我们!”

  “说的好像我们欠你的一样,我还就告诉……”

  鬼眼显然也是个无赖,不过他比苏酒七聪明,只是最后才出现,没有被当枪耍,当下便要呈一时口快,却被卢毅品打断。

  “这多余的一块,我也便给与你们,你即说我是伪君子,我也只得保全自己兄弟的利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七不二说:

本来,我是六点更新的,结果网站审核慢了,只有重新上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