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博士?有意思的名字……”

  姬辰嘴角上扬,不着痕迹勾起一道晦昧的弧度,虽然一个人走出来,而且周围无人,但他却老老实实的,并没有逃跑,径直走向旁边的新式运输器。

  倒不是他自觉,而是他有自知之明,既然高胖子能够轻易把他捉过来一次,自然也可以第二次把他追回来。

  而且,即便是姬辰逃了,在整个地球只怕也没有他半丁儿容身之地!

  “高博士,让你来送我?”姬辰看着运输器载人舱,舱内坐着一位他无比熟悉红色人影,眉头微微上调,诧异出声问道。

  “我只是负责转让高博士给你的东西。”周文惜依旧穿着紧身皮衣,低头曲腿靠着椅靠,仔细擦拭着手中血红色的兵刃,也不转头,冷冷开口道。

  锋利的刃与稍微厚重几分刀背形成完美到苛刻的平线形,薄如蝉翼的刀身在周文惜白皙的玉手下对照鲜明,竟是有几分赏心悦目。

  姬辰嘴角一勾,恢复那个嬉皮笑脸的大男孩,略长的黑发明显被拍卖行修理过,一双星眸若有所思盯着周文惜,穿着修身纳米裤的大长腿迈动,吊儿郎当朝周文惜走去。

  “伤亡怎么样?”

  “与你有关吗?”周文惜神态不变,依旧冷漠如玄冰,旁若无人擦拭着兵刃,口里很自然讥讽着姬辰。

  “伤亡怎么样。”姬辰乐于陪她玩着无伤大雅的小游戏,重复他的问题,不过语气却变成了肯定,他注意到周文惜的手有一瞬间的颤抖。

  “你已经想到结果了,不是吗?”周文惜一直用的是问句,似乎在重复什么,却仍是没有抬头正眼看姬辰。

  “伤亡怎么样!”

  这一次姬辰加重语气,盯着周文惜,他从进门就注意到周文惜不同往日的情绪,他知道,那是在掩饰落寞和恐惧,掩饰着他从来没有在她脸上见过的情绪。

  “你在乎过吗?”

  冷漠,依旧是冷漠。不过周文惜却抬头看着姬辰,漂亮的眼眸不复神采奕奕,而是微微泛红。

  “他们……暴露了?”姬辰笑脸一僵,他看着周文惜泛红的明眸,他知道这不是因为怒火,他注意到自己声音的梗塞,却压抑不住。

  “死了。”周文惜低头看着兵刃,继续擦拭起来,以此掩饰着匆匆间显露的情绪,虽然已经没有必要,可她不知道怎么让自己心安,只好继续掩饰冷漠下去。“特罗什,魏婧,陈辉,迪洛斯……都死了……只剩下几个人了。”

  “我知道了!”意料之中,姬辰显得很平静,仿佛并没有受到一丝影响,盯着周文惜,他想安慰她,却不知道怎么下手,只是默默注视着。

  “政客比我们想象的要狠毒的多,或许早该想到了!毕竟他们本不是心慈手软之辈,想加入这个圈子,就要付出等对的筹码。”

  周文惜默然不语,听着姬辰自语一般的语句,只是继续手上擦拭着,像行尸走肉一样,充当聆听者。

  “我们都是棋子,维持着五十七区的秩序,只不过五十七区对于他们太过微不足道了,几个守护战团的团长算什么?”

  “或许这只是他们为了警告我们做的,毕竟只是我们巧妙的活下来了!”

  “至于穆青,高博士应该告诉你身份,我想以你的自控力,还不至于去找他质问,呵呵,魔罗一族的人,他怎么会是普通的贵族子弟。”

  “如果不是那场陨石雨,恐怕我也没有留下来的价值,只是接近亚侯的实力,在贵族面前,也算得了什么?”

  “价值才是他们选择的凭据,想要不被吃掉,长久留在棋盘上,只有由始至终让自己的价值高过其他的棋子,才不会成为弃子。”

  “不过,我想不通的是,既然他们选择人的根本是价值,那剩下的人价值体现在哪?”

  “按理说,特罗什的实力不比其他保留下来的人差……”

  周文惜听着姬辰用好听的磁性嗓音分析着冷酷的事实,秀眉禁不住皱起,虽然姬辰说的她都明白,只不过被这么漠然的语气的说出来,她还是有些不适应,冷冷打断姬辰的话,道。“是忠诚!”

  “忠诚?那我现在岂不是很危险?”姬辰眉眼带笑,饶有趣味打量着周文惜完美的侧脸,虽然口里说着危险,只不过语气确是花花。

  N*酷z‘匠#网w}正版首)T发

  “对不起。”周文惜很了解姬辰,现在他们只能彼此信任,也明白姬辰想安慰自己,不过这家伙确是小白,就是开玩笑,还是这么气人!

  “没什么,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有些神经质,不关你的事。”姬辰很自然说出了他忽悠小姑凉孙兰的话,不过刻意表现出来的笑意却淡了几分。

  “东西给你。”周文惜眼中泛红散去,抛给姬辰一个银白色的耳麦,包裹着紧身皮裤的浑圆修长美腿的立起。

  “记住!不要太相信任何人。”然后别有深意看了姬辰一眼,便迈着性感的步伐离开,高挑的背影渐渐消失于姬辰视觉范围。

  “有意思。”姬辰眼中精光闪烁,看着渐行渐远的红色背影,嘴角扯动出坏坏的笑容,冲着门口喊道。“周美女,你又在关心我,长这么大你绝对是第一个,我好感动啊!都想以身相许了……”

  “暗棋一般都是放在别人不会设防的地方,但如果所有的布局的摆放都结束,死局化活局,暗棋成杀棋,那对手将必死无疑。”

  “作为棋子,就要有作为棋子的觉悟,太聪明能反而会引起棋手的反感,但哪怕是一颗棋子也有可能定夺全场,不是吗?”

  姬辰随意看着周文惜给他的大拇指大小的耳麦,晦昧开口自语,似是另有所指,而他俊脸上却挂着玩味的笑。

  “影鬼,到底是谁?”

  “大和尚,你又救了我了一命。”

  “就像当初你带我到寺庙,可既然你教我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技能,又何必不告诉我身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七不二说:

五更第一更,推荐期间每天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