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箫笛看着江沅领来的早餐店。竞然是一家杂烩汤店,京北人现在极少人还吃这一口,难得还有这样一家店。庄箫笛虽然对吃有讲究,但并不挑食,只要干净卫生有特点,他全都来者不拒。

  小店里大概有七八张桌子,因为是饭,点,小店人还挺多,只空了两张桌子。庄箫笛看了一下,选择了靠里的一张桌,先用,纸巾将椅子擦了一下对江沅说:“请-坐。”江沅并没有客套便坐下来,庄箫笛也就在她对面坐下了。

  江沅看到庄箫笛直接坐下来,戏谑笑着问:“怎么不擦了”

  ”小店挺干净。”庄箫笛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反而真诚夸赞了一下小店。

  “不好,我能来这,不好他也早关门了。这好象是京北市仅存的几家杂烩店。现在的人不相信还有人不用剩汤菜做杂烩汤。也就没人吃这口了。”江沅有点惋惜道。

  “其-实-吃-的-是-信-任。”庄箫笛也感叹道。

  很快他们的杂烩汤就上了桌,香气扑鼻不觉让人食欲大开,再配薄饼卷生丝吃得庄箫笛连连称赞,不一会两人便吃得了。庄箫笛很有眼色赶忙去付款。

  江沅看着离桌付款的庄箫笛无聊的喝着麦茶,不知在想着什么。这时有一个年青孩子坐在江沅对面,他虽然只有十七八的发数,却装的很江湖的样子,一切显得都很随意成熟。可在江沅看来这就是一个小毛孩。

  “姐姐,您好。”小男孩自来熟,一副老朋友的样子。

  “你好,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江沅看着小男孩又望了望正付款的庄箫笛,有一种想挂弄的欲望。

  “姐姐,我叫庄金,是庄箫笛的弟弟,前两天我惹我哥生气了,他不愿意认我。姐姐,你是他新女朋友吧,你帮我劝劝我哥,让他原谅我,我哥很凶残的,你千万要注意不要惹他发火。”小里孩望了望庄箫笛一脸真诚的对江沅说。

  江沅挺意外,这两天并未听庄箫笛说过他弟弟也来京北市了。看来这庄金很怕他这个哥哥,江沅忍不住好奇问道:“你怎么惹他了。”

  “姐姐,他快过来了,待会你先把他支开,半小时时后我再这等你,告诉你怎么回事你在帮我。”庄金很神秘的给江沅说。

  这会儿工夫庄箫笛己经付完帐回来了,庄金也来不及离开了。便直接迎向了庄箫笛,嘴里怯怯地说道:“哥,我错了,不该坐这。”

  庄箫笛看了看他没说什么。庄金又连忙说:“哥我这就走,别打我。”说着话便脚底抹油跑路了。

  庄箫笛自始至终都没来的及说话,庄金便己经不见人影了。江沅看到这,觉得这庄箫笛也太过份了,你看把个弟弟吓得没说两句话就溜之大及,简直是老鼠见了猫。江沅心里有了算计,要帮庄金一下忙,让兄弟和好。

  “庄箫笛,今天别回青州了,侍会我送你去宾馆休息,我要去办个事,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再说。”江沅不容庄箫笛反对便安排了行程,庄箫笛想了想反正也没什么事,刚好这两天在警局也累了也就答应了。

  江沅很快安排好庄箫笛休息,便又来到了杂烩汤馆,一进门,就发现小男孩庄金等在那。

  “对不起,我来晚了,好不容易才安顿好你哥。”江沅并不认为男人等女人有什么,可这是小孩却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庄金并不在乎,大大咧咧,说:“男人等美女天经地义,姐姐,不会你从不让我哥等吧,我哥真幸福。”小家伙一副惹祸不嫌事大

  江沅心说还让他等、第一次接飞机就放自己的鸽子。嘴上确说:“就是让他等。”猛然觉得说错话了。赶忙掩饰道:“小屁孩,别胡说。快说和你哥怎么回事,我怎么帮你。”

  “其实也没什,就是我把我哥的75万借给了我同学,没告诉他,前两天被我哥知道了,他让我说请楚,并把钱要回来,我争了两句,他就打我,还说五天不拿回钱就打死我,可是我同学因为他爸爸癌症住院,钱己经交了手术费,我现在那能去要钱。今天是我哥让我要回钱的最后一天。姐姐,你说我说怎么办,我哥一定会打死我的,姐姐,你一定要帮我。”庄金说到后面眼泪都在眼睛里打转。全没有一开始的自如。

  “要不我去你哥那说说,让他别要这些钱。反正你哥也不差这点。”江沅觉得她去劝劝庄箫笛应该可以成功。

  ”不行,我哥好面子,你一说他就知道我告诉的,他当时答应了,过后他没面子,那我不更惨了,我会被他打死的。这不行、不行。”庄金很快分析说。听庄金这么一说,江沅也觉得是这么个理,于是又打其了另外的想法。但是左一个想法,右一个想法均被庄金否定了。一连几十方法都被否定了,江沅很是有些沮丧,头脑也渐渐的迷糊起来。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庄金好像是自言自语道:“要是有钱先给我哥就没这麻烦了,可是…”

  江沅想都没想,就接着说:“这样吧,几十万我有,我先把这些钱给你,你再把钱还给你哥不就好了吗。”

  “这办法好是好,可是你的钱我得几个月才能有办法让我哥还你。”庄金难得没有反对,只是给江沅打了个要很长时间还钱的预防针。

  “没事,反正我的钱也不急用。”江沅很是义气地说。

  “那是,还是姐姐这办法好。我要有姐姐百分之一聪明就好了,一定让我哥不知东西南北。”庄金真是人小鬼大,几句话捧的江沅暗自得意。

  更新wO最快}上{酷匠网a

  “那,姐姐你把钱打在我卡上,我再打给我哥。”庄金很自然将自己的卡掏出来让江沅打钱。

  庄箫笛看着江沅领来的早餐店。竞然是一家杂烩汤店,京北人现在极少人还吃这一口,难得还有这样一家店。庄箫笛虽然对吃有讲究,但并不挑食,只要干净卫生有特点,他全都来者不拒。

  小店里大概有七八张桌子,因为是饭,点,小店人还挺多,只空了两张桌子。庄箫笛看了一下,选择了靠里的一张桌,先用,纸巾将椅子擦了一下对江沅说:“请-坐。”江沅并没有客套便坐下来,庄箫笛也就在她对面坐下了。

  江沅看到庄箫笛直接坐下来,戏谑笑着问:“怎么不擦了”

  ”小店挺干净。”庄箫笛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反而真诚夸赞了一下小店。

  “不好,我能来这,不好他也早关门了。这好象是京北市仅存的几家杂烩店。现在的人不相信还有人不用剩汤菜做杂烩汤。也就没人吃这口了。”江沅有点惋惜道。

  “其-实-吃-的-是-信-任。”庄箫笛也感叹道。

  很快他们的杂烩汤就上了桌,香气扑鼻不觉让人食欲大开,再配薄饼卷生丝吃得庄箫笛连连称赞,不一会两人便吃得了。庄箫笛很有眼色赶忙去付款。

  江沅看着离桌付款的庄箫笛无聊的喝着麦茶,不知在想着什么。这时有一个年青孩子坐在江沅对面,他虽然只有十七八的发数,却装的很江湖的样子,一切显得都很随意成熟。可在江沅看来这就是一个小毛孩。

  “姐姐,您好。”小男孩自来熟,一副老朋友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