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店的两人很明显还没有发现这四人,提着箱子走进店里,径直向金店里间走去,庄箫笛扫了一眼店里,这会顾客没几人,只有另一边柜台有两女人在挑着什么,距离三五米远斜对面有一个英俊男人正拿着一副手镯看,并不时和漂亮的女店员交流着什么,庄箫笛却发现这男人的目光并不在饰品上,眼光却偷偷落在提箱子的两个人身上。店里、橡胶警棍的男人。

  “他们是同伙,还是不同的两帮人。”庄箫笛心里暗暗思量。

  观察的这当儿,提箱子的男人已经进到里屋,那四个男人也走进店里,一个小个子迅速跑到门右边,将一排电闸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拉下,店里的光线瞬间暗了下来,庄箫笛在他拉闸的一瞬斜眼看了店里的其他人·,心里确定店里的男人和他们是同伙,因为看到四个男人进店并拉下电时他反而像放下了一块石头轻松起来。

  这一下庄箫笛的心却沉了,如此一来原先想趁房间暗下的一瞬间提前将四人拿下的计划只能终止。

  0酷》w匠…网2首发…w

  门口的保安这时也反应过来,大声喊道:“干什么,想打劫,”说话间举起警棍向把门挡住的男人打去,、转眼却又将警棍扔了,不扔不行啊!一把枪正冰冷的抵上他的额头,一股死亡的气息湮上保安的心头,一道热流从腿间流下,扑通一下保安就跪了。把门的男人快速停止营业的牌子放在门外,其他三个男人也举起枪冲惊慌未定的女店员疯狂喊道:“打劫,把金子装进包里,快,快,快”一个男人一手举着枪瞄着店里的其他人“你.你们都举起手蹲下,你,手举起来,蹲下”劫匪指着庄箫笛认定是他们同伙的男人。

  一手将背的空牛仔包扔在面前女店员脚下,“你去装,不干,打死你”

  女店员瑟缩着拿起包开始装金饰品,因为紧张动作愈加慌乱,半天也没装多少,而另外两个男人快速跑向里屋,一脚就把里屋门踹开,将里边听到外面声音不对关门的一个提箱子的男人撞倒。箱子防在桌子上。打劫的男人用枪指着那两人:“把箱子打开,东西装包里。”

  金店里的像是老板的男人还在讨饶着并没有按打劫的去办,只在一味的推托,延迟。领头打劫的人像是感觉到什么。

  “吗的,敢报警。”说完拿着枪对着老板“砰”的一下,老板一头栽倒在地,血从脑袋涌出,老板抽搐了几下不动了。庄箫笛也没想到这劫匪出手这么快,奇怪的是店里的男人看到老板被杀脸刷的一下惨白,想要站起来却不知为什么又没有动,庄箫笛也就是离的近,否则更本就发现不了这一切。

  “你来装,快点,不然跟他一样”领头打劫的人用枪拍了拍早已经吓得呆滞的男人脸颊。男人这才回过神赶忙从死去男人身上掏出钥匙打开箱子,房子里很暗,庄箫笛看不清楚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只隐约觉得是金条,男人很慌乱有点哆嗦。金子装的也不快。

  庄箫笛不想在店里动手,他们四个人都有枪,还有一个未暴露的同伙,估计也有枪。而且分散在几处,他手里又没合适的武器,要是不能一下将他们会部控制,后果不堪设想。店里有八人,除他之外,两男五女都没有抵抗力。反而容易成为人质,庄箫笛决定等他们出去再找机会下手,有了计策也就开始冷眼旁观。再慢金子也装好了,里屋的打劫的两人已经将包背上身,看来重量不轻,两人起身时身子都晃了晃,。

  两人押着哆嗦的男人走到外面大厅,外面的也已经收拾好啦。四个男人汇合在大厅将庄笛箫等几人手脚捆住,嘴用胶带封住。打开门正准备出门,却不料外面直接冲进来一位身穿淡蓝长裙的长发美女,美女看都没看,径直向里面冲来,嘴里气呼呼喊:“你不想活了,居然放我鸽子。”好似因为屋里黑,她都冲到捆绑着的庄箫笛面前,才发现这一切,确已收不住脚,直接从身上踏过绊倒。四个男人一看忙又关上门,向美女冲来,美女更加慌张站都没站起来,连滚带爬向里屋冲去,领头打劫的人指了指旁边的人示意追上去,:“杀了她。”

  庄箫笛看到美女在开门进来的一刹那,分明飞快地扫视了屋里的情况,表情只是微愕了一下就恢复原样,虽然只是一眨眼,劫匪们更本觉察不到这变化,可庄箫笛却捕捉到了。庄箫笛眼睛一亮,就着美女踩踏的劲,人像是因为疼痛顺势向打劫的人滚去,滚动中的脚重重地扫向领头那个人。领头的人一声惨叫向庄箫笛跪趴下,拿枪的手向前一甩。一刹那庄箫笛从地上坐起抱住领头的人,早已解开绑傅的右手快速将枪从领头的人左手中抢过,直接对着还在领头人后面发愣的另外两个劫匪“砰”“砰”两枪,两人还一脸呆滞就倒在了地上,庄箫笛回手时又顺手用枪托重重的击打了领头劫匪耳后一下,看都没看一下劫匪是否解决,一扭身就又准备开枪,但又没有扣下枪机。这解决三人的时间,长发美女已经夺下枪,并用枪指着最后那个来杀她的劫匪。"好身手”庄箫笛不由得心里赞叹,因他忙于解决另外三人并没有看到长发美女如何制服劫匪,但这么短时间解决一个持枪劫匪就值得佩服,庄箫笛并没有松懈枪指向了那个一直在店里的男人,那个男人脸色惨白嘴里呜咽着。长发美女走过来解开捆在众人身上的绳索,再要解开店里男人的绳索。

  “不-要-放-开-他”庄箫笛的枪始终瞄准着他。

  “他是老板的弟弟,他是我们店长。”一个女店员走过来解释道:“他-是-同-伙,等-警-察”庄箫笛没有理女店员解释,松开脚上的绳索站了起来。

  这会儿工夫,店长却站了起来,一把将女店员抓过来挡在身前,一手从口袋里摸出一颗手雷,大拇指“噌”的一下就推开保险,压在触发装置上:“别动,动一下我就和大家同归于尽,别想杀了我,我一死,这手雷就会响,大家一样会玩完。”店长有点歇斯底理叫喊着。

  庄箫笛没有刺激他,店长这时有点疯狂,瞬问巨大的变化让他无法适应,一张英俊的脸都变的扭曲显得极为狰狞。这种情况下只有让他自己平静下来才好做其它打算,手雷是军方2030年出品制造的,定范围爆炸物,以手雷为中心半经3米的杀伤力。也就是说你站在3,01米都不会受伤,3秒延时。这种手雷多用于反恐行动,在特战队都称呼手雷3.0安全版。庄箫笛知道这店长却不知道,在他的观察下发现包括店长以及被胁迫的人质还有一名女店员在手雷的爆炸范围。庄箫笛看店长稍稍平静一些,猛上前了两步,店长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并紧张的晃了晃手雷:“别过来,不然大家全完蛋。”庄箫笛听到店长威胁的话,也终止再上前的动作,他只是想让另一女店员脱离爆炸范围,现在目的己达到,他也就不需要再刺激店长了。长发美女看到庄箫笛这上冲两步开始并没在意,这会看庄箫笛突然又停下来才有意识的观察了一下,然后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庄箫笛。

  庄箫笛没察觉到长发美女这一些小动作,他的大脑在迅速的计划着,手雷爆炸延时3秒,一般状况下可飞行20到25米之间,可如今,解救人质到扔出手雷必须在2秒内完成,这对庄箫笛而言是根本无法完成的。瞬间心中闪出无数种计划又都瞬间否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