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里派的人明天8时到,在丽海机场3号候机楼,听说是一个大美女,名字叫江沅,长江的江三点水加元旦的沅。你的联系方式我己经告诉她了,这几天我这案子多,没时间给美女接风了,你自己看差办吧,代我道个歉,对了,上回你退回来的卡,上级说了就将购址费用转为办公费用,好歹也是两个部联合办案。也不差这些。等开始办公打到你的公司帐户上,好了我就不和你联系了,等忙完这一阵再去你那。”吴小伟急匆匆的说完一通不由分说便挂断了电话。

  庄箫笛无奈地放下电话,心说她的联系方式还没告诉我呢,我怎么联系?想想又释然了,反正到时他在候机场等美女打电话联系吧。可谁知这小小的懒惰竞惹了些意想不到的麻烦。

  次日清晨,温暖的阳光透过稀疏树冠撒下一片明媚的春色,庄箫笛开着车便出了门,现在6时刚过,机场在京北市的郊区,离庄箫笛所在的青州市的六七十公里,考虑到突发的什么庄箫笛决定提前几小时出门。一路无事,顺顺利利的在七时半便来到了机场。虽然是清晨机场的停车场己停满了各种车辆,庄箫笛开着车很是费劲的停好车锁好门,不大的眼睛本能的扫视着周围的三号候机厅走去,可走了不到二十米,前方十几米的一辆京北越野车下来四个大汉让庄箫笛心中一寒,一个危险的信号本能的反射到。这四个男人统一穿着运动装,每人都背着一个大大的空牛仔包,危险信号的来源是一个在四人中最矮的人中,他的整个人在一种极其紧张状态中,紧张有很多原因,而他却透着一种恐惧和慌乱的紧张,而危险源就是因紧张不停用手寻找安慰的腰间。危位源是手枪。原本因运动装的宽松遮住的根本看不到的手枪因持枪人的紧张在庄箫笛眼前暴露无疑,这也是庄箫笛多少年海内外执行反恐任务用血换来的敏锐观察力,血有战友的也有白己的,有用生命换来的或者伤残。庄箫笛漠然的看了看四周确定他们的身份,其他三人看起来挺正常的,自自然然的。可庄箫笛总感觉这些人正要做不可告人的危险事件,于是庄箫笛决定要跟踪这几人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庄箫笛快速走了几步追上那几人,快到几人跟前时佯装脚一绊身子便向前倒下,手向前一伸努力想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没抓住。只是指尖轻的从另一个男人的腰间掠过,轻的连当事人都没察觉,人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下颌”砰”的一声砸在地上,牙齿狠狠地咬上了嘴唇,血一下涌了出来。庄箫笛快速用手从唇向上抹了一下,脸一下子被血涂成花脸,四人惊愕的一下迅速闪开,一个看似领头的人看了看就敦促着说:

  “别看了,一个笨蛋走路也摔倒,别理他,我们快干正事了。”

  可能是听到领头的发话了,其余三人也没理庄箫笛径直走了。

  庄箫笛也好像有点,恼羞成怒的样子,转身又向向己在走回去,心里己经有了一个判断,这四个人都有枪,在他摔向四人时,极其能锐的发现了他们的手不由自主的向腰间摸去的动作,而且说话的那个人还是一个左撇子,他们的动作不是很专业,没经过什么巡练的样子,但领头的手很快。

  庄箫笛很快又回到车里,迅速的用车里的瓶装饮用水洗干净脸,为了不让人怀疑他这摔倒可是一点都没搀假,只不在摔倒一瞬间他努力控制着手,因为要确认对方用的是什么武器,所以极轻飞快的摸了一下,他们用的制式警用枪,难道是警方便衣办案,这也是他没有当时出手的原故,对四人他又不认识万一影响了警方办案就不好了。虽然如此庄箫笛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又快速回想了一些过程,“不对”终于感觉到那里不对了,那四人明显不是正规训练出来的,那本能反应摸枪太生硬。有问题,庄箫笛决定继续跟下去,机场来来往往人很多,万一有危险就麻烦了,多年走在生死线上危机感让他决定跟上去,反正他悄悄的也不会让他们发现,如果是正常办案能帮就帮一下,如果不是他一定不会让危险继续发展存在。“真痛”庄箫笛用手揉一揉下已。唯一没想到的是下巴撞在地上,可真痛了,不过他又借机咬破嘴唇,用血染花脸以便再见面时让那四人无法认出自己。又从储藏盒里拿出胡子迅速粘贴到脸上,又在眉毛上加了一层。快速的换了一身车上备好的服装,从衣服袋里可以看到还有几套衣服,脚上的黑皮鞋也变成了白色。透过车窗看看四周没人,赶快出车门快走了两步快速离开车才在口袋里锁好车门。

  庄箫笛这时已发现四人走进停车场边上的一间咖啡屋,庄箫笛正准备也快速进去,却猛发现他们在靠窗户边上坐下了,眼睛扫向了对面,庄箫笛真感谢咖啡店的服务员将玻璃擦的一尘不染,十几米外他竞然从这些人的眼晴里看到了焦急和兴奋。

  庄箫笛顺着他们的视线看去,他们关注是对面十几米外一家金店。庄箫笛也觉得奇怪,飞机场边上怎么会开这样的店。心里权了一下,庄箫笛直接走进了金店。

  走进金店却发现里边人挺多,庄箫笛看了看窗外找了一个可以很好的掩饰自己而又不影响观察对面四人的柜台假些挑起饰品。

  这一挑就耗了他两个小时,那四人却连动都没动,只是点了几次咖啡和点心、一点迹象都没有,难道他观察错误。庄箫笛有一点拿不准了,难道是自己太敏感了。过的猜疑。庄箫笛看了看时间,天那不由得吸了口气,却发现己经11时45分了。可江沅还没有来电话。想到这庄箫笛拿出手机正准备打给吴小伟问一下。手机,却响起了汽笛声。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庄箫笛看了一下接通电话。电话里是一个恼怒的女声。

  “你是庄箫笛吗。”

  “是”回答的很平静。“

  “你在什么地方。怎么不来接我。”

  庄箫笛看了看,将手机拿给服务员,服务员极聪明的把地一址告诉了电话里的人。电话里的听完后也没回话便挂断了。

  庄箫笛摇摇头。心里道“这女人哪不可理喻。”就这一会的工夫,金店门口停了一辆车,车上下来两人从后备箱抬出一个像银行送钱的钱箱。庄箫笛抬眼看了一下对面,心不由得一沉,对面的人看到车就已经离开从咖啡厅向金店走来。

  金店的两人很明显还没有发现这四人,提着箱子走进店里,径直向金店里间走去,庄箫笛扫了一眼店里,

  这会顾客没几人,只有另一边柜台有两女人在挑着什么,距离三五米远斜对面有一个英俊男人正拿着一副手镯看,并不时和漂亮的女店员交流着什么,

  庄箫笛却发现这男人的目光并不在饰品上,眼光却偷偷落在提箱子的两个人身上。店里、橡胶警棍的男人。

  “他们是同伙,还是不同的两帮人。”庄箫笛心里暗暗思量。

  观察的这当儿,提箱子的男人已经进到里屋,那四个男人也走进店里,一个小个子迅速跑到门右边,将

  一排电闸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拉下,店里的光线瞬间暗了下来,庄箫笛在他拉闸的一瞬斜眼看了店里的其他人·

  ,心里确定店里的男人和他们是同伙,因为看到四个男人进店并拉下电时他反而像放下了一块石头轻松起来。

  这一下庄箫笛的心却沉了,如此一来原先想趁房间暗下的一瞬间提前将四人拿下的计划只能终止。

  更新Wi最g快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