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吟了一会吴队长才说:“部里的专家也这么说,问题就出这,这件案子B因素好像就是因为A产生,C又是因为B而出现,也只有A能产生B,只有B才能又出现C。这两个案子如出一辙,合理的没有一丝漏洞,而且此案太过简单。如果不是因为你说你女朋友从来不用煤气,那么这件案子我也不会怀疑,可是我后来煤气公司查询,你女朋友自入住该屋三年多并没有购买过煤气,也就是说该屋的煤气使用极少或者没使用,如果一煤气不使用,这件案子所有成立的证据全部不成立,因为根消防局的认定煤气失火是唯一起因。而第二起案件是手机充电失火引燃床头物品造成一家三口全部窒息死亡,死者王吉安,男,2008年7日9日出生,现年38岁,本市城建局工作,局级干部任质检局副局长。死者郑爽,女,2009年12月6日出生,本市人民医院上班,住院部医师。上述二者系夫妻关系。死者王玉玺,男,2040年3月2日出生。是二人独子。当时我也没有认为有什么不同,也就认定该案件性质,可是过了几天我去他所在单位去了解情况无意间知道,王吉安此人极吝啬,手机充电都是在办公室充,而且当天有人看见快下班时将充完电的手机取下,事后我去了他的办公室还找到了充电器,我当时就有了怀疑,又去落实了一些细节,有了一个小发现,那天他的妻子在上班时因手术,将手机放在办公桌里,而下班时因着急接幼儿园的孩子就将手机拉在办公室内,被几日后去调查的吴队当证物取回,该手机与王吉安烧毁的手机系同一款系列。如此一个从不在家里给手机充电的人回家充电,而且这个唯一确成了构成此案必要条件,是偶然还是设计。"

  “上-面-不-会-因-为-这-几-起-普-通-刑-事-案-件-而-成-立-这-么-个-部-门。”庄箫笛答非所问:

  “当然不止这两件,全省共发生这类可疑案件己有四.伍件,其它省市还有几起,这才引起公安部和国家安全部的重视单独设立这个部门。并且引进你们这些陌生的面孔侦破此案。上面怀疑此案与国外势力相勾结,并且涉及到更深层次,所以才如此办公。而你们的后续人员上面都必须严格审查才安排下来的,但是这些人很多都是有真正案底的罪犯。而且组织上通过很多方面调查清楚底细,有一点这些人都必须你自己将他们招入麾下,当然要不要这些人主动权在你,谁不合适不需要可以换,我们再给你安-排人。不过这些人虽然不是好人,可是实实在在的精英。”

  “为什么不直接安排过来。”

  “因为除了给你安排了一位助手知道这个单位的性质,其他人对此单位的性质一概不能知道,除非上面同意才可以告知,但考虑到此事的危险性,如果有意外上面会以其他方式补偿,当然最好别有意外。”

  吴队长顺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储存卡,郑重的交给庄箫笛。

  “这是人员名单,你仔细看,只能看一遍,看后会自动销没,所以你可以将你认为合格的人员用心记下来,记住要用心。”

  春天的风总是那么的缓,暖暖的透着丝丝柔软,可是这一切都无法滞缓庄箫笛急促的行动脚步。因为语言上的障碍,造成了交流上的困难,庄箫笛办事犹其困难,购买办公地点的钱,他想了想还是让吴队拿了回去,钱他并不缺,他不想被他们控制,好不容易脱离了体制,他并不想被重新来缚,所以专虑了一晚决定将卡扔给了吴队。但,任务他接了,经费他自己解决,上面派的人可以有部里打钱过来走一下程序由他发放,上面可以在他购址建设时通过关系给予适当优惠照顾。吴队末置可否向上回报。

  距离吴队谈话己经一个星期了,庄箫笛好不容易才完成办公地点的购置。那是一个在城郊的烂尾楼工程,总占地约680亩土地,原来一东广老板是要按高级会所开发,可没想到开发商盖好一栋五层功能楼和一栋六层豪华宾馆在套取了二十伍个亿的银行贷款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为此青州免两个副市长,一个市委副书记。市委书记和市长均被诫勉谈话后调离责州市。整个工程从全省的样板工程一下子变成了烂尾工程,三年多了也没人接盘,不是没人要,而是没人有胆子要。再者有些人觉得晦气,牵扯面太广不愿意接手。庄箫笛原本考虑过这么大有些浪费,但他到实地一看,那六百八十亩土地被青色墙红檐顶的围墙环绕,在南面面向城市有一个古色二层门楼做的大门,北面也有一个稍小一些二层门楼做的后门,而东西两面各有一个可供两车并行的可封闭的自动门,园内虽然只盖好的两栋楼在离南门约一百米的正前方的地方是一个六层按宾馆需求建设好的环八角仿古大楼,整个大楼约三十米高,外墙有一些班驳,愈显得颓废无力。而里面的装修刚好做完,因为使用还保留着丝丝的奢华。而五层的功能楼也正好盖好了,一层是以餐饮设施建设,有一个五百平的大厅,有一个三百平的小厅,还有十几个雅间,有一个八百平左右设施齐全的后堂。二层是由一个建设好的练歌城,三层是按会议厅设施建设,共有五个会议厅,三大两小。四楼是接办公区域建设,这也是这栋楼装修未开工的部分,楼内只是简单的白墙,大理石地面尚未有装修。五楼是两个泳池设施,泳池还各有两个五米高的跳台,而南面是一个约二百人的看台而楼顶是一个全玻璃的穹顶。整栋楼除了飘浮着尘埃,一切都是崭新的。院内靠北门挖了两个占地约千平深二十米的大坑,据说是要盖两个八十层的服务楼,这也是银贷的建设项目,可没想到钱到了人没了,扔下两栋楼和一片地。庄箫笛心里暗暗合计了之后动了心。场地宽松和两个挖好大坑简直是天然的训练场,而且有良好的隐蔽性。并不需要投入太大建设,关健是节省了时间。

  庄箫笛决定购买后,联系市委领导提出意向,原本市里早就想卖但不敢拍板,这下庄箫笛想买又有上头有关领导的首肯便同意了。资产经评估只值四千五百余万。通过这些天和银行谈判,庄箫笛以五千万元价格收购了这块烂尾工程。土地按每亩10万元购买。庄箫笛怕夜长梦多,谈妥后便一次把钱付清。市委,政府也是一路绿灯通行,所以过户手续很快在一个月内就办理完毕。

  酷匠-^网@永:,久p;免费看w小说

  庄箫笛看重了这片地方最主要的是拿到手简单收拾就可以开业,而且是以豪华会所名义,也有利于他以后的人员安排,且环境也必较安静,隐蔽性也必较好,还有较完善的训练设施。

  庄箫笛办理好场地的手续后正惬意的在仰躺在泳池里,两眼微闭似乎进入了梦中陷入在无边的空寂。忽然手机铃声打破了泳池的静寂。

  “什-么-事”庄箫笛稳了稳气息道:

  “部里派的人明天8时到,在丽海机场3号候机楼,听说是一个大美女,名字叫江沅,长江的江三点水加元旦的沅。你的联系方式我己经告诉她了,这几天我这案子多,没时间给美女接风了,你自己看差办吧,代我道个歉,对了,上回你退回来的卡,上级说了就将购址费用转为办公费用,好歹也是两个部联合办案。也不差这些。等开始办公打到你的公司帐户上,好了我就不和你联系了,等忙完这一阵再去你那。”吴小伟急匆匆的说完一通不由分说便挂断了电话。

  庄箫笛无奈地放下电话,心说她的联系方式还没告诉我呢,我怎么联系?想想又释然了,反正到时他在候机场等美女打电话联系吧。可谁知这小小的懒惰竞惹了些意想不到的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