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开会时,我说你3年前的怀疑,部里去部队了解了你的档案,没想到你获得这么多奖,有一个世界特种兵大赛个人二等奖和一个三等奖并获得二次团体三等奖一次团体一等奖。中国军方记录立三等功四次、二等功二次、一等功三次其它大小奖励记档的有二十二次。还是党员,转业前曾任东海舰队虎鲨海,陆,空三栖特种兵大队队长,军衔中校,因伤残海军退役,实际退役原因部里也调查了,应该是最后一次执行任务和新任军领导在具体方案执行时发生分歧,后因贯彻领导方案时擅自变更行动造成两名少尉及十名上士士兵死亡。”说到这吴队长没继续说下去,只是带着一丝戏谑的笑看庄箫笛的反应。

  庄箫笛看了看他,面容愈加冰冷,让吴队长猛然有一种进入北极点的感觉,一种严寒让人战栗一直沁入心脾,使人全身僵硬不能呼吸。吴队长意识到这个玩笑开大了,连忙道歉说对不起直至庄箫笛脸色缓和了少须才继续说下去。

  “我们又去了基层部队了解到,幸亏你临时改变计划,否则一百多人质和四十二名队员的结果将难已预料。你可真行,喉部中枪还能无声指挥临时做战计划,并顺利完成。唯一让我们和你的战友不解的是,你为什么不辨解不能说可以写,你却选择了承担,为什么?如果你申诉结果还不一定。"吴队长停止说话等待着庄箫笛说理由。

  “是-我-在-明-知-不-行-还-按-领-导-意-图-执-行。他-们-的-死-是-我-造-成,另-外-争-对-错-的-是-活-人,对-逝-去-的-他-们-没-用。"庄箫笛这次却很努力的解释了一番。

  “看来我们的领导分析错了,他们认为你是觉悟高。"

  “你-呢"

  “先保密,唉!因为你这么多光环笼罩,又有这么强的工作能力,更主要的是你以前不在本市,别人不了解你,你也不了解这里,所以才让你来调查而不会引起其他方面的怀疑,从而更利于调查工作。当然了,不好的是你没有太多特权,毕竟你不是明面上的警方人员。你看呢干还不干?"说了半天终于需要庄箫笛表态了。

  庄箫笛沉思许久,让吴队长都感觉他可能神游天外了。

  “干-怎-样,不-干-怎-样。"庄箫笛并没有直接回复。

  “不干吗!不知道怎样,组织上没考虑你不干。干,明天十二点前出方案,以什么身份调查,如何调查,我们好制定协助方案,记住这个案子不是很快能调查清楚的,要做好长期工作的打算。当然了,也说不定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明天就有线索了,你就什么都不用干了。"

  “好,我-干,内-鬼-很-厉-害?"庄箫笛好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看来我们没找错人,你这次离开部队这件悬而未决的案子也是其中原因之一吧?"

  “是!"庄箫笛很坚定的回答。

  “任何事只要有人做,就会留下珠丝马迹。这个案子出现两次却无任何线索,而且我想再次勘查现场,却发现现场均以各种原因被破坏。可见这些内鬼不止一人,甚至不限部门,而且还拥有一定的权力或影响力。总之这就是一个利益团体,目前还不知道这个利益团体有什么共同利益和其目标。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即得利益很巨大且不正当并涉及到违法犯罪,所以这些人才为了掩盖不为人知的罪恶不惜夺取他人生命。这也表现了这些人的丧心病狂和惧怕的心理,但同时也透露了他们是一群高智商且组织计划完善的团伙。"

  “我-要-听-案-子-有-关-系-线-索。"

  “这些都是这两件案子的卷宗,你先看看有什么疑问尽管问”吴队长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一叠档案,看来是早有准备。

  如此一看,庄箫笛不由有一种自投罗网的后悔感促使他不由得微恼了起来。并没有接过递过来的卷宗有些恼怒地问:“经-费。”

  “我以为你不会需要这些,经费己经在这张卡里,密码是六个八,卡里有五千万元初始开办费用,当然包括办公设施及交通工具和工作设备,以后每个月公安部会往这张卡里汇入五百万元经费,包括你们的人员工资,办工场地租用费用及其它费用,比如你们认后看卷宗或要求取证都必须要以律师等其它合法渠道获取,可能会对你们造成不便,但也是逼不得己。而且以后也不会象今天这样将卷宗给你观看。"吴队长很严肃地告诉庄箫笛。

  庄箫笛见到如此终于明白了,他己无法,退出了,他苦笑着没想到因身体原因脱下军装,而身体恢复了不久又换上了警装。庄箫笛不由得想得更多了。“我们到底隶属于谁"

  “当然不是我的市局,而是公安部和中央另外一个部门,由部里决定人事调整,侦破工作向省厅长直接负责,厅长是这个专案组的组长,部里的一位处长和一位副厅长任专案组的副组长,下设一个办公室,你是办公室主任,副厅级待遇,我只是副主任仅负责联络工作,目前工作人员还有一个部里派来的技侦人员,暂定工作人员十至十五人,名额由你定,但必须上报经部里和厅里审查合格后方可接触此案,并享受公务员待遇。而我在此专案组归你领导,当然这些都是保密档案,你们从什么身份工作还需要早做决定。即可以涉入调查,还不能让人认为是警方人员。”吴队长极为详细的解释。

  “你-们-有-了-怀-疑-且-标。是-谁-能-说-吗"庄箫笛终于说出早己想问得话。

  “这些暂时不能告诉你,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仅仅怀疑,且此人影响力极大,你有了先入为主,也影响对此案的判断。且怀疑人一直没有与案件有珠丝马迹的联系。"

  “知-道-了。”庄箫笛没有纠结此事,顺手拿起案卷翻看了起来。

  过了许久,庄箫笛抬头看了一眼正望着窗外的吴队长说:“起-因-过-程-结-果-太-顺-利-成-章-了,就-像-是-A-就-是-因-为-B-而-存-在,B-是-因-为-C-而-存-在,这-本-身-也-没-有-什-么,可-是-有-了-唯-一-性,就-有-问-题-了。”庄箫笛没往下说,只是等待。

  “部里通过其它环节针对几个确认有起因疑点的自然死亡案件进行复查时,可是均遇到重重阻力,而且所有程序出奇的齐全,所有细节问题做的都滴水不漏,这也加深了疑点,因为像这样的案件,全是靠现场证据推测实际场景,所以应该有很多证据论证。

  可是这些案子的证据极单一,而且证据的针对性极强。让人不能质疑。”

  庄箫笛继续翻看着卷宗,没有发表意见。

  “这些案子并没有在当地造成影响,但是因为这些案子的发生,却给当地的国家,集体或个人造成极大损失,特别是可能还有未知的隐患,最主要的是涉及面太大,据我们初步估计涉及省市在十个以上,他的组织隐秘性和组织的危害性都是不可控的.”吴队长对这些案子虽说上报疑点,但对案子本身却无任何突破口。

  L酷8s匠网n(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