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北望,东区楼区林立,只有更高沒有最高。中区高楼矮屋,错乱无序,俄有袅袅炊烟升起将矮屋掩入迷蒙。西区林郁深葱,白水萦绕,俄见红墙绿檐。城市周边被农田环围,因刚入春尚末开始耕种或未发芽出绿,一大片隐藏生命的赭褐色土地簇拥着城市的绿色。整个城市随着青山升腾的灰雾渐变迷蒙,使原本旖旎的城市变的更加神秘。

  庄箫笛看了看山下若隐若现的城市叹了口气,捧起手中的白菊轻轻的放在墓前,又是一个清明了。三年多了,还是沒有一丝线索,伤痛随着无助变的更加刻骨也更加漠视。庄箫笛.男.汉族,2015年7月7日生,现午31岁,身高1米72,中国公安大学毕业,专业刑事侦查,毕业后应征入伍,成为中国海军陆战队一员。6年后率队剿海匪时被海盗的子弹击穿喉部造成失音被迫转业,如今通过手术及一年的恢复己经可以发音了,但声音极为沙哑且语速缓慢。凝视着墓碑上淡淡微笑的女友照片,心中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墓地永久安息的是庄箫笛的女友楚梵。

  三年前的秋天,那一日阳光正好,两人相约去山上釆摘蘑菇。早早的庄箫笛便收拾好行装,来到女友的楼下,谁知女友的楼下一片混乱,警察拉起了一道警戒线,询问下才知道楼上有一家失火,庄箫笛闻知后抬眼一瞅,不甴得心中一颤,那间发黑的因火烧去窗户那一间不正是女友的那一间,庄箫笛忙去找警察询问情况。谁想到那日出警的是老同学兼大学室友的市刑警七队中队长吴小伟带队。吴小伟.男.汉族.2013年12月23日出生,中国公安大学毕业,与庄箫笛是校友并且住同一宿舍老同学,一听是他忙告诉他说经初步勘察认定,女友家因夜晚用煤气烧水忘了关火,从而引起火灾因是夜晚无人发现,火着了两个小时被小区巡逻的保安发现后报119救火,因发现太晚,屋内有一人员己死亡且尸体被大火焚烧无法辨认,己提取DNA鉴定,尚无法确定死亡人姓名,屋内财物也无法确定有无遗失。几日后,老同学告知结论:当晚火灾系屋主楚梵夜晚用煤气烧水忘了关火,致使壶水烧干引燃厨房里的物品,从而起火灾。屋主烧水后睡觉,熟寐不知屋内起火造成窒息死亡在床,并被大火焚尸。死者系女性,年龄在24一30之间,死者无犯罪前科DNA无原始样本,无法比对,但血型,年龄,身高均与屋主楚梵相同,因屋主楚梵的直系亲属均在国外经多方查询无法联系,亦无法做DNA认定。该屋主系一人独居,故认定死者为楚梵。此案不属刑事案件,不予立案。庄箫笛得悉后,找到老同学并提出疑问:楚梵自从3年前和自己认识,因其家境条件好,从小家中雇有保姆,她根本不会做饭,她吃饭大都叫外卖或吃包装食品,我就末发现她使用煤气做饭或烧水。再者她喝水只喝瓶装水或使用纯净水,也不会主动烧水喝。她根本不用煤气,又怎么会那么晚用。另楚梵自3年前回到国内单独居住有些不适应,一直有轻度的失眠症状并有医院的就症记录,火从厨房烧起到卧室应该有一段时间,她怎么会一动不动在睡中死亡。吴小伟听到老同学的疑问也觉可疑,又报告局里,局里又重新调查了一遍,也没什么新线索,且当事人是新闻记者身份必较敏感,也就维持原决定。老同学吴小伟也告诉他刑警队将继续侦查,有线索就通知他。时光一晃就过了三年,此案还是杳无头序,。

  看|《正){版W章节上(7酷匠网3》

  如今吴小伟都由中队长升成了大队长,而庄箫笛也因伤从一名解放军中校而转业,因为疗伤暂时还末安置工作。而两人也由于此案的联系更成了老同学中的死党。

  “呜,呜…”几声汽笛声将庄箫笛沉思中拽醒。用常人不及的速度将手机从裤贷中掏出接听,一放到耳边就听到吴小伟那刚直略显厚重的京腔飘荡。

  “这两天你病好了,回到本市怎么不给我打电话,这会儿在哪?我去找你有事商量,在哪我去接你。"没等庄箫笛回话,吴小伟一连串独裁决定。

  庄箫笛笑了笑,慢慢的说“不-用,你-在-哪?我-有-车.自-己-去。"“好,我在市局刑警大队,到地方,打个电话,我到门口接你。""嗯.半-小-时-到。"20多分钟市局刑警大队楼下,一辆越野车划过一条∧线飘移将车停好,一个略显微胖的男人从车内出来,藏在金丝边眼镜后略小的眼睛闪着警觉的光芒,而整个身体却处在随时出击搏杀的紧张状态,一伸手掏出手机拨打电话,但一瞬间看到了什么,那不大眼睛上淡稀的眉毛不一爽的中间凑了凑,不经意间又恢复了原有的谨慎。

  “到-了"男人在拨通电话后仅缓缓的说了两个字便又挂了机,静静地站在车旁扫视着四周。

  不一会,从楼內走出一个1米80左右的魁梧大汉,一出门便让人感到一种活力冲击力,大汉长着标准刚毅男人样,国字脸有棱有角,眉重眼大,鼻挺唇彩,配上因剔完浓须留下的略显青色的脸庞,愈显得有男人气。

  “我说大庄你还真准时,说半小时就半小时,不愧是特战队出身。"说着大汉的手就搭上了庄箫笛的肩膀。

  “不-准,早-了-4-分-钟。"庄箫笛笑了笑,肩膀在大汉手落下时本能的耸了一下便任由他搭上肩。

  “太苛刻了,走上楼给你说个事,好长时候不见了,晚上约了几个老同学聚聚。”大汉直接搂着庄箫笛上了楼。

  一进门,便遇到两个警容周正的警官打招呼:“领导,昨天抓来的嫌疑人招了,供出两个同伙,我们联系了当地派出所去了解一下,你看有什么指示。"两人中年岁略大的干警不在乎询问吴队长。

  “哦,你们自己看着办,多征求派出所同志的意见,要注意安全,需不需要再上几个人协助你们"“不用了,现在只是了解,能抓就抓,不能抓再给你请示,OK"“OK,注意安全,随时联系"两个干警很随意便走了。

  庄箫笛对吴队长这种亲民,随意的作风很不以为然,但也并末表示什么便默默地跟着吴队长进了办公室。

  两人刚坐下,吴队长扔来一小瓶矿泉水。“我这没什么喝的,只有这,将就着”然后就静静地看着庄箫笛拧开水慢慢呡着一句话也不说。庄箫笛也没说什么,只是一口接一口呡水。只一会两人便陷入了一种奇妙的静謐的氛围。时间在沉默中流失,忽然楼外一阵警笛的鸣响声将两人唤醒。

  “你现在稍好了些,也大致可以工作了,有什么想法。"吴队长率先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有-些-残-疾-军-人-的-转-业-费,够-吃-够-喝,不-想-其-它。"庄箫笛很努力且仔细的缓缓回答。

  “有件事想告诉你,又发生了一起同样的火灾,惊人的雷同偶然失火,只不过这次死了一家三口。别人不知道没想法,但我知道这不是偶然。"吴队长危言正色道。

  “还-是-没-线-索。"庄箫笛沉默了一会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