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退去后,姬茗野眼神徒地凌厉,“孙立纹,你好大的胆子!本太子的府邸也是你能随意闯入的?还敢对东楚的客人做出如此龌龊的事情!”

  \酷匠网A|唯一n正版H4,C其他#都是盗q版

  孙立纹这时候才想起自己是偷偷潜入的,于是语气一软可怜兮兮地求情,“太子哥哥,您别生气啊!立纹只是想着这么多人在您府中指不定怎么热闹好玩呢!我也是一时贪玩所以跑来看看,谁想到一醒来就在这里了!太子哥哥您得帮帮我啊!”

  “把衣服穿上!你那二两肉忒太难看了些!”姬茗野随意地瞟了他一眼,嫌弃地背过身。半晌才又说,“赵二小姐别太伤心了,这件事总归是这臭小子的不对,本太子向你保证,一定还你一个公道!”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声,不多时孙立纹已经人模狗样地站在了他面前,而赵纯还是缩在锦被中低着头一声不吭。

  “太子,东楚郑国公到了。”小厮在门外禀报道。

  姬茗野转身看了眼赵纯,见她死气沉沉,沉声说,“让他进来吧。”

  一个人影蹭地飞扑到床前,痛呼出声,“我的纯儿啊!怎么就遭歹人害了呢!要爷爷可怎么活啊!我就一个孙儿一个孙女,孙儿遭人陷害如今还痴傻着,孙女如今还……”

  他说到敏感的字怕激起赵纯的反抗,便及时地顿住,只沉痛地叹了口气。

  “郑国公也别太难过,此事既然发生在本太子府中,本太子便有责任彻查此事。自然是要还赵二小姐一个公道的!”姬茗野收起平日嬉皮笑脸不正经的坏笑,此刻的他俨然一副君主之姿,坚定锐利的眼神,严肃的面孔,不容人反驳怀疑!

  “姬太子,此事定然要给我们一个说法,我的孙女可是在你府中出的事!才一晚上,纯儿就遭到如此伤害!我们从东楚远道而来是代表了整个东楚百姓们,也是为了在秋菊盛筵上送上对西岐的诚恳祝愿,却未曾想到等待我们的居然是……”郑国公义愤填膺地直起身子,中气十足,看起来并不像50来岁的老人,“这个人就是夺去纯儿清白的歹人?”这时候他才注意到一旁衣衫不整的孙立纹,眼中迸发的怒火恨不能烧死他!

  “不管我的事!我也是被人陷害了!”孙立纹被他的气势所吓,慌张地摆手倒退,刚退两步就被姬茗野提溜住了衣领。

  “若是纯儿有个好歹,我放不了你!”郑国公心疼地看着赵纯呆滞地低着头,他的手死死地握成拳,这里是姬茗野的府邸,他还尚存些理智克制住了自己动手的冲动!

  “这是自然。本太子一定好好彻查此事给赵二小姐和郑国公一个说法!”姬茗野对着郑国公点点头诚挚地说,然后朝外看去,“来人!好好照顾赵二小姐!若有丝毫闪失就提头来见!”

  几名丫鬟有序地低着头走入,姬茗野命人押着孙立纹走出房间,郑国公也跟着走了出去。屋子里就只剩赵纯一个人了,丫鬟们伺候着她沐浴,泡在热水中,赵纯才回过神,她突然狠狠地击打水面,大朵水花四溅开来,丫鬟们都恭敬地低头一言不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