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蒙蒙亮,卫旖就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她揉揉眼睛从榻上坐起身来,只觉天旋地转。她扶住扶手稳了稳才缓缓站起身,“外面怎么了?”

  无情自然知道这一切和自家主子脱不了关系,此刻见她故作不知地问不由感到一阵好笑,“昨儿夜里就闹起来了,只是太子没让人来打扰主子,是赵二小姐的事。”

  夜间卫旖怎么会没听到那边的动静呢?孙立纹的慌张的解释和郑国公的大怒,怕是整个太子府都听见了吧,只是不知楚瑜昨夜是怎么过的?毕竟他也是中毒了呢!赵纯一开始不就算计的是她和楚瑜吗?这样全天下的人都会知道和硕公主同三王爷楚瑜有了不洁的关系,楚轻扬的绿帽子也会戴的高高的!

  “主子,现在用膳吗?”无情见卫旖洗漱完后问道。

  卫旖偏头看了看窗外,再不吃怕是就没时间了,她还得去看戏呢!于是点头说好。

  简单地梳妆好以后,她走向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只包装精美的盒子,一打开盖子光华溢满屋内,卫旖霎时便怔住了。

  只见锦盒内装着的是一见火红的素雪羽纱云缎,云缎是用天蚕丝锦织成的,镶缕金百蝶穿花纹理,外面是掐花盘锦彩绣针织的对襟外裳,里面是昙花雨丝凤凰纹浣花薄衫,云缎的纹理都用细小的真丝串编着小颗的红宝石,光华正是从红宝石上淡淡溢出来的。

  天蚕丝本来就少,红宝石更是世间少有,天蚕丝配上红宝石,这样一件衣服,怕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

  火红色,浓浓的光华,淡淡的温润,丝丝的华美,自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场!

  这件衣服是楚轻扬拿来的,而姬茗野也给她准备了几件价值连城的衣裙,但是权衡之下她最终拿起了这件红裙。

  无情端着早膳一推开门就看见这惊艳的一幕!果真是绝色倾城,无人能比!

  卫旖懒散地坐在桌前,就等着早餐,这会儿无情回来了她自是满足,“饿死我了!”卫旖拿起汤匙正要张嘴见无情还站着,于是拍了拍对面的桌子,“你也坐下吧,一起吃。”

  “向来尊卑有别,属下怎能和主子同桌?”无情恭敬地往后一不退,就是不肯坐下。

  卫旖的脸色倏地沉了,她放下汤匙,严肃认真地说,“人人生而平等!我的人怎么生活由我说了算!可不是封建帝制和等级制度说了算!”

  无情为难地皱了皱眉,见卫旖显然失去了耐性,于是硬着头皮在对面坐了下来,却是不动筷。卫旖头痛地一拍桌子,将筷子和汤匙一股脑塞到他的手中,说,“现在我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不然你还等着我喂你吃?”

  她威胁地瞪他一眼,脑中想的却是:封建制度根深蒂固,这个榆木脑袋有些难纠正啊!

  更U新Pc最V:快Z}上}酷f匠{网

  无情没吃几口就停筷了,端正地站在一旁思索着方才卫旖说的话:人人生而平等。在他的记忆中,自己生来就是挨打挨饿的,他不知道爹娘是谁,从小就和乞丐们混在一起,长大些了,他遇上了会功夫的高人,是那个人,教会了他功夫。可是后来那人却死在奸人手中,连同他自己也遭到了追杀。他不知道为何那些人连他都要杀?若不是遇上了卫旖,此时的他怕是已成了森森白骨。

  “我也没吃饭呢!正好遇上了那就一起得了!”姬茗野径直在卫旖身旁的位置坐下,拿过多出的碗筷津津有味地吃着。

  “那边情况如何?夜里可是吵闹的紧,我半天都睡不着。”卫旖放下碗筷漱了漱口,才不紧不慢地问道。

  姬茗野一听她问起这件事,实在是憋不住笑,端着碗筷就笑起来,东倒西歪,哪儿还有他平时的风度和气质。况且他一夜未眠,眼睛下面乌青,头发也有些乱,衣服同样皱巴巴的。

  “把铜镜拿来。”卫旖看向无情,他立马将铜镜呈上。

  卫旖接过后放在姬茗野面前,他随意一瞟后整个人都僵硬了,笑声也戛然而止,“啊!本太子人见人爱、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形象!”

  卫旖捂住耳朵起身朝外走去,无情见状急忙跟上,只留下姬茗野一个人在里面放声哀嚎,不得不说大清早地他精神实在不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