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还真是处处不要你好过!”姬茗野看热闹的心态愉悦得很,他在树上找好一个舒适的位置撑起脑袋,远远地,可以清楚看见亭子里的情况。

  “您老倒是会找地儿!”卫旖睨他一眼后飞身上了另一棵树,这里离亭子也更近些,若是赵纯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她也好看清楚!她不知道自己眼中流露出了警惕和担忧,只是冷着脸直直地望向前方。

  随即姬茗野也跟了过来,他隐蔽在繁茂的枝叶中,却也没忘了继续调笑卫旖,“你不用心急,药力发挥作用还需要一段时间,至于晚节保不保得住就看他自个儿了!”

  “若是药力强劲就拿你解毒好了!”卫旖上下仔细打量着他,眼神中的调侃和满意让姬茗野心神一凛,立马环住自己的胸口!

  “你这女人不是吧!”他心有余悸地和她保持距离,但是都在同一棵树上,又能远离到多远呢?

  亭中,赵纯莲步轻移,已经来到了楚轻扬的身后,她甜甜地开口,“王爷,这么晚了怎么不回去歇着呢?”

  楚轻扬缓缓回过头,“是你啊。”清冷的月辉洒在他如玉的面颊上似梦似幻,谪仙超脱得不似凡人!他看了赵纯一眼又转过了头继续欣赏眼前波光粼粼的池水。

  “王爷,夜深了,仔细着凉。我这里有些刚熬好的芙蓉汤,还热着呢!你尝尝?”她殷勤地将汤放在小石桌上,笑得甜美动人。

  +更p新,最g快(…上(}酷匠'网《S

  “她笑得温柔娇艳,你看了什么感受?”姬茗野故意看好戏地问卫旖,脸上的笑容越扯越大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好心情。

  “那请问风流放荡的太子殿下,您看了又是什么感受?”卫旖拿同样的话回击道,眼睛一动不动地观察着亭中的情况,连头都不回。

  姬茗野摸摸鼻子,讪讪的,不再说话。

  “本王有些睡不着想出来散散步,没想到走着走着竟是走到了这儿。”楚轻扬这才起身来到石桌边,“你这样一说本王似乎真有些饿了。”他温柔地一笑,微眯的双眼看上去整个人清俊非凡,世界就这样无声静默了,只有他的笑容和低沉性感的笑声。

  “妖孽!”低咒声响起,卫旖把着树干的手紧紧抓住,姬茗野饶有兴味地凑过来,热气喷洒在她的侧脸,“我呢?比他好看吧?”

  卫旖偏头蹙眉打量了他几眼,最后挤出几个字,“妖孽!”

  “我只对你一个人妖孽!”姬茗野来后,楚轻扬就一直在用内力关注身后树上的情况,听见卫旖的声音中带点吃味他似乎握住了全世界!于是便用密里传音调笑道。

  赵纯见楚轻扬嘴角噙着笑似乎在想喝什么,她以为他想起了卫旖,于是装作随意地一问,“王爷是想起王妃了吗?”

  楚轻扬眼中暗芒一闪而过,面上依然平静如水保持着完美的微笑,不亲近却也不会让人有太多距离感,温润的声音响起,“是芙蓉汤的味道令本王忆起一个朋友,和其他的无关。”

  赵纯开心不已,不是说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吗?那么这碗芙蓉汤一定能让他记住自己的好!只要今晚一过,那么楚轻扬和卫旖便不能再相安无事地在一起了!

  “既然这碗芙蓉汤能有这个荣幸得到王爷的夸赞,那王爷还是趁热喝了吧!”赵纯柔柔地说,笑着将芙蓉汤朝楚轻扬又端近了几分。她期望地看着楚轻扬,做出娇羞的模样,不时地抿着笑低下头。

  楚轻扬淡淡地看了芙蓉汤一眼,迟迟不动口,赵纯以为他发现了什么,可是就算发现了芙蓉汤中下了药也不能拿她如何!因为真正起作用的不是芙蓉汤!

  “王爷,您这是嫌弃纯儿吗?虽然有些凉了但是口感依旧很好,您就尝尝吧!方才王爷不是还说味道似曾相识吗?难道王爷是怀疑纯儿下毒了?”赵纯楚楚可怜地望着他,手中的帕子被揪得变形了,似乎十分委屈。

  “赵二小姐误会了,既然是这样,那本王就尝尝。”楚轻扬低头看向瓷碗,里面的汤汁看上去鲜美可口,但是以赵纯的心性怕是加了料!闻起来又不像是春药,所以浅尝做个表面功夫还是没问题的,稍后用内力逼出来就好了!

  “纯儿就知道王爷人最是和善亲民了!”赵纯一秒钟转变了表情,立时一个灿烂纯真的笑容就爬上了脸!

  “世界欠你一座奥斯卡!”卫旖看得起劲便腹黑地感叹道,姬茗野一听她又蹦出自己听不懂的生词,感兴趣又好奇地看过去。

  卫旖将他脑袋扳正,低声警告,“别坏事!”

  下面的赵纯见楚轻扬果真喝下了芙蓉汤也就放心了,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她落落大方地起身,刚要端上碗碟结果脚下一滑,只听,“哎呀!”一声,她就往楚轻扬坐着的方向倒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