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驾到!”

  众人一听都端庄有礼地站好,姬烈的笑声远远地传来,爽朗开怀,“各国使者今日肯来我西岐,这御花园实在是蓬荜生辉!各位就坐吧!今晚是给大家接风洗尘的,明晚咱们再在秋菊筵上好好乐乐!”姬烈一路走开都挂着完美的笑容,身后的宫人恭敬地跟在他身后,刘公公就伴在他左右。

  这些国主最是会做面上功夫了,不是吗?卫旖面无表情,一想到他自说自话下旨让她做西岐太子妃就一阵恼火,实在是个奇怪的古人!

  众人齐齐落座,相互和近处的人寒暄着,一时间气氛和睦热闹。

  不多时各国来使都来齐了,姬烈便宣布开席,格式精致的菜品被一一端上,看得人眼花缭乱!都在心心底感叹,西岐的确是各国中最富庶的,从菜品的用料和今日御花园的装饰来看,无一不是最好的!

  东楚来的人有三王爷楚瑜、楚轻扬和国公府的人,这时候卫旖才注意到赵纯也在,她同国公爷坐在一起,她的目光正紧紧锁在自己身上,神色复杂,在夜色和忽明忽暗的灯光下看不清楚。西域来的人只有丞相和卫媛,卫旖才接触到卫媛看过来的眼神立马偏头看向前面的歌舞表演,她着实不愿同她对视,因为她怕自己忍不住翻白眼!女儿国的人有落尘也就是赫然和那个刁蛮任性的敏敏,不过她这次神色淡淡似乎心不在焉的。

  “一向张扬的敏敏公主今日却是恹恹的,也难怪你感兴趣。”楚轻扬给她夹了些菜,见她正专注地看着某处,这在卫旖身上算是不可多得的了。她何时对其他人上过心?结果抬眸一望,竟是女儿国的敏敏!

  “或许是她的男宠让她不满意吧!”卫旖执起酒杯潇洒地饮下,酒滴从嫣红的嘴角流下,妩媚中透着肆意超脱,看得楚轻扬眼神一暗,这个女人喝酒都不安分,尽招些苍蝇蜜蜂!对面的姬茗野喝酒的姿态行云流水好不自在,他的眼神时时流连在卫旖身上,连带着还会赠送楚轻扬几个瞪眼,看得楚轻扬是恨不得将身旁的女人给藏起来!

  卫旖一杯接着一杯下肚似乎喝的不是酒一般,她的神色平淡清冷,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那些偷偷注意她的人都震惊了,没想到看起来柔弱的和硕公主实则是千杯不醉,有的男子酒量都比不过她呢!

  酷$h匠(;网fN首?发

  楚轻扬一把捉住她举起杯子就要送往唇边的手,愠怒道,“别再喝了,不知情的还以为你借酒浇愁呢!”他夺过卫旖的杯子和酒壶,将它们摆得远远的。

  卫旖抬起头看向轻扬,恍惚中好像看见了刘牧生气的时候也会这样板着脸,两条好看的眉毛也会紧紧皱在一起形成一个川字。她无声地笑了,清丽地笑容如同天山的雪莲花,楚轻扬好像闻见了清新冷冽的香气,她美丽的眼睛中蕴含着复杂的情感,像是在透过他看另一个人。

  “你醉了。”他僵硬着低声说,因为那人他知道是谁,陵墓中发生的事情他记得一清二楚,玉子痕和她之间过去发生了很多他不了解的事,而且他们认识的时间很长了,有许多抹不掉的回忆,他听见她那时候口口声声叫着“刘牧”,他也清楚看见了她眼里的受伤和痛苦,还有挣扎。

  “我没醉。只是有点不明白罢了。”卫旖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无助,又有些迷茫,她何时在人前表现出过脆弱的一面,她曾经也是有温婉大方的母后和疼她的父王,还有对她爱护有加的哥哥们,可如今她的亲人们已是支离破碎。

  楚轻扬不由心疼起她,她一直在追逐自由自在却被束缚住了,有时候他甚至会想,卫旖若同他在一起,他无论舍弃什么也一定要给她想要的自由,而不是权利斗争的险恶丑陋!

  “我说过的话从来都不会食言。”他握住卫旖冰凉的小手,清润的声音响起,誓言就是誓言,怎么会打破呢?

  卫旖定定地看着他,这个男人怎么就不明白知难而退这个道理呢?她抽出自己的手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什么,迟迟不再说话。

  楚轻扬也缄默不言,手中把玩着酒樽,只待卫旖的回应,他相信只要她没有直接立马地拒绝,就还有机会!她对自己并不是没有感觉的!

  良久,低而轻的声音从一旁飘来,“如果我最终还是辜负你了,结果也不是你想要的,你会后悔吗?”

  她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楚轻扬,眼中的坚毅呼之欲出,如同展翅的蝴蝶就要翻飞。楚轻扬倏地笑了,眼中的坚冰在那一刻融化,他握住卫旖的手,“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卫旖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有这样的想法,或许是酒喝多了给她洗了洗脑子的缘故吧,况且她还要继续以楚王妃的身份欺瞒所有人,那么演戏是必不可少的,再说也能让楚轻扬在往后的日子里对她彻底死心,毕竟谁会对一个丧失爱人能力的人一直有所期待和耐心呢?

  楚轻扬还沉浸在喜悦中,却不知道卫旖的打算一开始就是想在以后能让他知难而退,可是最终到底是谁失了心,谁又能预言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