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皇变着法儿的挖墙脚,本王脸上可是没面子的很!”熟悉的声音传来,卫旖蹙眉往声音的由头看去,花团锦簇中紫衣华服,他的容颜让花儿都黯然失色,细长的眉,幽深不见底的眼眸,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此时正挂着令人眩目的微笑。没来由的,卫旖头脑中便浮现出一句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楚小子!你来的正是时候!卫丫头已经决定休掉你做我西岐的太子妃了!你来了也省得再去找你!”姬烈一看楚轻扬迎面走来,情绪更为高涨,这可省去不少事儿呢!他急忙招手,双眼折射出兴奋的光彩!

  楚轻扬朝卫旖扫去一眼,见她之字不说,淡然地坐在石凳上,看见自己面上依旧无波无澜,他心里着实给气得啊!

  “楚家小子,今日朕可不是以一国之主的身份同你二人谈话,是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姬烈振振有词,誓有不抢到儿媳妇不罢休的架势,连身份都变了。

  酷《匠网#F唯Ut一EL正k版Ee,其e他+都^是;盗*P版

  随后紧赶上来的姬茗野在花园里正好听见他这番话,小核桃见主子脸色微沉急忙上前三两句话将之前的事说了个大概,姬茗野一听倏地笑了,邪魅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他放声对着楚轻扬叫嚣,“旖儿的意思五王爷既然听明白了那就别缠着不放了,传出去对王爷的名声也不好,小核桃,你说是吧?”

  小核桃和无情跟在他身后,一个冷着脸,一个兴冲冲地答道,“太子英明!和公主天生一对!小核桃先在这里给殿下道喜了!”

  一听见“天生一对”,楚轻扬就感觉怒火蹭蹭地往上冒,面上他依旧沉静如水保持着原状,谁都看不透他在想什么,一旁的卫旖却是在思考断情崖寒潭之行,他们说那么半天费的不过是口舌,最终同意与否还是要她说了才作数!就算要卫羏做主,他也不会如此草率,虽然他不是个合格的丈夫没有保护好母后更没有给她完整的爱,但是他勉强算是合格的父亲,孩童时期他就一直很宠爱自己,要什么给什么,不管多么难获得。

  众人争执了半晌却未听得当事人说一句话,齐刷刷转头看向她,卫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正想得入迷才发觉几道如炬的目光打在身上,回神一看,他们正奇怪地望着自己,众人都以为接下来会是她关于此事的态度,结果她平静地开口,“所以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先告退了。”

  姬烈哪里肯她离开,一个跨步抓住了她的手,“丫头啊,朕方才说了那么多,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他瞥了姬茗野一眼,继续语重心长地说,“这个混小子虽然整日不着调,但对你是认真的!你如果嫁过来,朕就封你为我西岐唯一的太子妃!”

  “臭老头,你好歹是九五至尊,怎么成了为老不尊了?放开!”姬茗野在他说话的时候就在掰他抓着卫旖手腕的手,这老头说着说着怎么还上手了?就算是替他这个做儿子的说媒他也不允许!

  卫旖抽出手腕柔了柔,他们父子之间的相处方式怪别致的!她偏头看了眼楚轻扬,他此时正死死看着她,清冷的俊颜和超脱的气质不知为何总让她有种熟悉的错觉。

  “你要知道,嫁入西岐就是笼中的金丝雀,做我名义上的王妃,至少自由方面我能保证!”毫无防备下楚轻扬已经搂住她,俯身贴耳轻声道。

  他的大掌隔着薄薄的衣料贴在她的腰间,似乎有电流流过,身子瞬间就僵硬了。卫旖不喜欢这种感觉,她拿手去掰他的手想要脱离他的怀抱,无奈他搂得紧!她挫败地叹了口气,这里毕竟是西岐皇宫,不是一个动手的好地方。

  “你这楚家小子,怎么还上手了?让别人看了怎么说我西岐好!”姬烈就像个讨不着糖的孩子,蛮不讲理地对楚轻扬说。先前他还自吹自擂自己不是不讲理的人,卫旖无奈地想,承诺这玩意儿就是用来日后打破的!

  “姬皇是不是应该先问问旖儿的意思,她自始至终一句话还没说呢!一直是姬皇和姬太子一唱一和,就把本王和旖儿之间的未来给定下了,岂不是太武断了?”他搂着卫旖,俊美的脸上带着微微笑意,语气轻轻淡淡,眸中弥漫的大雾让人看不清他的心思。

  “那好,朕就让丫头自己说,要你彻底死心也好!“姬皇胜券在握地扬起头,很是得意,复恢复和蔼的笑容看向卫旖,“丫头,你说说这事儿要怎么办?”

  卫旖看了眼姬茗野,本不想伤害他,可是眼下似乎只能这样了。她凑近楚轻扬怀里几分,确认了自己的猜想后眼中闪过一道冷漠的光芒,这个动作让楚轻扬高兴不已,不管她是为了拒绝姬茗野还是如何,至少愿意选择他,这就够了!他看到姬茗野的眼神黯淡了几分,眉毛挑了挑昭示着他的愉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