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水亭,姬烈转身就看见几人远远走来,水蓝色的衣裙在百花中尤为引人注目,月里嫦娥,国色天姿,袅娜娉婷,她缓缓走来,直到在亭外站定,近看更是美的不可方物,双瞳剪水,深邃的轮廓和她母亲年轻的时候真像!举手投足间仪态万千,仙姿玉色。

  卫旖明明白白地看见了他眼中的激动,眼前这个身着明黄龙袍的中年男子就是姬烈了,剑眉鹰眼,英挺的鼻梁,和姬茗野有八分像,不过更阳刚些,看得出来他年轻时候的确是个魅力超群的男人,怪不得天下万千女子为他疯狂!

  “卫旖见过姬皇。”她不卑不亢地说,腰板挺得笔直,目视前方。

  “刘公公,退下。”姬烈沉声吩咐,笑眯眯地看着卫旖说,“坐吧!”

  卫旖半信半疑地睨他一眼,在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下,而后也不说话。

  姬烈刚想开口,注意到小核桃和一冷面男子还站在门边,脸色一沉,责怪地说,“小核桃,你怎么也学得那臭小子!你们都下去,朕和和硕公主一见如故有很多话要说。”

  “皇上,小核桃也想回避,可是太子爷吩咐了我务必寸步不离,不然受罚的就该是小核桃我了!”他哭着一张脸很是为难,主子的命令他怎么敢违背!

  “朕可是皇上,朕的话你都不听了?”他不怒自威的眼神射向小核桃,看得他汗毛倒竖,这父子俩之间的斗争干嘛要牵连他啊?他很无辜的好不好!

  “皇上啊,您就可怜可怜小核桃吧!太子爷的性子您又不是不知道,对我可狠着呢!您就没发现我这段时间都憔悴了吗?”小核桃瞪着大大的眼睛,本就生了张娃娃脸的他这样看起来更显得稚嫩,水汪汪的眼神看得人心生怜惜,似乎拒绝了他就是十恶不赦。

  “你说你!”姬烈被噎得是一句话说不出来,指着小核桃憋红了脸!那个混小子的人同他一般,真是会狡辩,说起歪理来是一套接着一套!

  卫旖在一旁看着有意思,本不想开口,但是经过观察发现姬烈有着一颗孩子心,所以对他要说的话很好奇,于是清冷地说,“小核桃,你和无情都先下去,姬茗野若要怪罪于你就说是我的意思,有什么不妥让他来找我。”

  小核桃不情愿地看了她半晌,最终只得妥协,“那就依公主的意思,我们就在那边等着公主,有什么事儿就叫一声,我们立马就来!”

  酷¤匠网正{@版首f发-

  他指了指后方的花丛,正是他们来时的路,卫旖听完后点点头。小核桃和无情一走,姬烈又热情地开口,灼热的眼神看得她是莫名其妙,“还是你有法子!小核桃和那混小子简直学了个八分像!朕拿他俩没办法!”

  卫旖只是听着也不接话,因为她压根就不知道说什么,她一向不喜同陌生人攀谈,尤其身份差距这么大的陌生人!

  姬烈也不在意,一个人絮絮叨叨地讲了一大堆,“我家那臭小子对你上心的很,朕还是第一次见他为了女人火急火燎地进宫找朕,生怕我为难了你!朕哪里是蛮不讲理的人!年轻那会儿好歹也是美男子,天下那些姑娘谁不是对我一见倾心的!也就只有那混小子把他父皇我想得那么不堪!”

  似乎是说累了,他径自倒了杯茶咕噜咕噜喝下后,认真又满含希望地看着卫旖,那表情着实让她瘆得慌,“丫头,你跟朕说说,楚家那小子对你如何?你认为他又如何?”

  卫旖嘴角抽了抽,坐在原位都快石化了,谁能来告诉她,面前坐着的这个真是叱咤风云的姬皇?她是怎么看怎么不像!和外头那些神棍倒是有得一比!而且说了这么久,对姬茗野的称呼一直是“臭小子”或是“混小子”,这让她想起来西岐的路上,姬茗野也曾说“臭老头”、“糟老头”,还真是两父子,连称呼的习惯都是分毫不差!

  “丫头,你沉默了是不是代表楚家小子不合你心意?我就知道!”他一拍桌子,兴奋不已,眉飞色舞地凑近卫旖接着说,“那你以为甩了楚家小子和我家那混小子好如何啊?”

  卫旖呆楞在原地,等了半天就说了一个字,“哈?”

  姬烈以为她不好意思了,也是,女儿家嘛,这是正常的!他起身畅快地大笑起来,笑完后看向仍旧处于呆滞中的卫旖,语气温和,“朕那臭小子虽是风流了些但对你是认真的,朕是他父皇这点还是看得出来!你这小丫头倒是宠辱不惊,很合朕的心意嘛!朕要你做儿媳妇的事就这么定了!待会儿我就让人拟一份休书,你签好后今晚就交给楚家小子,朕也顺带着差人给卫羏老家伙送婚书去!咱们两国联姻可谓是完美至极!”

  他一个人沉醉在自己勾勒的蓝图中,一旁的卫旖揉了揉额头,她可是什么都没说怎么就被他说成这般情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