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很快就到了宫门口,侍卫见赶车人是太子身边的人小核桃不知是拦还是不拦,先前太子殿下已经骑马进宫了,那这会儿车里坐着的是谁?

  他二人都还在疑惑中,但身体却是条件反射已经拦住了马车,小核桃倏地勒住缰绳,马儿隔着侍卫很近的距离停下,马息甚至喷了他俩一脸,小核桃正要发火刘公公紧赶慢赶地追上来了,喘着粗气拽过那俩侍卫,“你二人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马车里的人不是你们能招惹的!不仅是太子殿下的贵客,也是皇上要求见的客人,还不放行!”

  那二人一听腿瞬即软了,脸色也苍白难看,“多谢公公提点,我们这就放行!”他们敬畏地放行,看着马车缓缓驶去,原来是声名大噪的和硕公主,她和太子殿下一同进入太子府的事情被传得风风雨雨的!一听刘公公这么说他们立马就想到了!

  这时候一辆朴素低调的马车缓缓行驶来,赶车的少年在怀里摸索了半晌,递出腰牌,一看是二皇子姬天宸的马车,侍卫急忙放行!

  马车赶出一段距离后又停下了,小童俯耳听从二皇子的吩咐后,不多时跑回门口,将手中的两只锦囊塞进那两个侍卫手中,低声询问,“二位,我家主子吩咐我来问问,方才马车里的是何人?居然都不用检查就可放行?”

  那两个本就是财迷心窍之人,暗自掂量了手中的锦囊感受了份量十足后才略得意地说,“你是不知道,这马车里的人可就是近日风头正盛的那位!可别说是我们告诉你的,主子的事儿我们这些做奴才的怎么好随便议论!我们兄弟两个也是看小哥你合我们眼缘这才告诉你的!”

  小童机灵地点点头,“我会记着二位大哥的好的!那就先走了!我家主子还忙着见皇上呢!”

  回到马车上,他将打听来的消息告诉了二皇子,里面缄默不语,没有任何回应,小童又接着说,“主子,我就不喜那个和硕公主,嫁人了还和那人不清不楚!现在外面可是传遍了,说她风流浪荡,白白地污了公主的名声!”

  y酷:匠网永久免“费&看PZ小`N说6

  “小童,你要知道随意议论他人不是君子所为,况且流言罢了,大多都是建立在猜测的基础上。”男子的声音清润如水,缓缓注入心间,一听就令人提神醒脑。

  “是,主子。”嘴上虽是如是说着但面上却是不赞同,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好,不就是长得漂亮吗?说是天下第一美人,别是吹出来的吧?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哪儿有传言那么美!

  另一边,御书房内,姬茗野正和西岐皇帝姬烈对视着,二人互不相让各自眼神中都是坚持到底。气氛冷凝,门外的刘公公都感受到了压抑和冷气,不管最后如何这二位主子折磨的还是他!

  姬茗野感觉眼睛有些酸,于是随意地往边上的椅子一趟,径自倒了杯细细品尝,“父皇喝的茶比儿臣府中的好太多了!雨前龙井啊!”说完后咂咂嘴,又喝了一口,微闭双眼做陶醉状。

  “你这个臭小子!非要气死朕是不是!”姬烈吹胡子瞪眼看向还沉醉在茶叶中的姬茗野,这么多儿子里就属他的脾气和自己年轻时候最像,脑袋也是最灵活的,花招也是最多的,这个位置交给他自是放心无忧。可他现在招惹上有夫之妇,而且还是东楚的人,这怎么成?

  “你这个臭老头,整日里不是修仙就是炼丹,大部分事务都扔给我自己倒是逍遥自在,这会儿来给我说教,你这样的行为就是忘恩负义!”姬茗野一口气说完后将茶杯“啪”地砸回桌上,噌地起身大步向外走去,语气漠然,“我这会儿去接东楚的客人,回来的时候她必须好好的,否则我就把你的后宫搅得天翻地覆!”

  当手触上门那一刻,他停住脚步,转身邪气一笑,“你知道,我一向说到做到!”

  姬烈伸出手指着他的背影,气得站不稳一屁股坐回椅子上,他只是问问而已顺便让他保持些距离,又没说不允许他喜欢别人姑娘,这才说了两句就跟护犊的老虎似的,还给他放威胁!

  “皇上,您别生太子殿下的气,他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老奴看着太子长大,他虽然嘴里的话毒着可心里是关心皇上的!”刘公公一边拂着他的背顺气一边宽慰道。

  “这个臭小子!朕又没说要把和硕公主如何,他就着急忙慌的要和朕拼命,果真是有了女人忘了爹!”姬烈嘴里抱怨着,可心里是高兴的,他一直对女子就不是很上心,虽然外面传姬茗野风流成性,对美貌的女子一掷千金,可是他是知道的,这些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他的太子府一个女人都没有!现在有了这个让他如此在意的女人,自己也就放心了!楚轻扬的王妃又怎么样,要是自家儿子看上了,抢过来做太子妃也不是不可以!

  若是卫旖知道自己已经被姬烈内定成儿媳妇了还不知怎么炸毛呢!而且他的想法也十分超前,不愧是姬茗野的父皇,父子二人还真是一个样!不拘小节,任意妄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