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中。

  楚轻扬手中的纸条化作灰烬,手掌打开,随风飘洒,他咬牙切齿地压抑住怒火,“居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贴那么近?”

  “王爷息怒,当时情况紧急,王妃也是迫不得已。”送信的暗卫低着头尽量平和缓慢地说。

  “将当时的情景详细地说一遍。”姬茗野呼出一口浊气,走至桌子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这种时候还是喝点茶才压得住火!

  K^酷匠‘X网\唯一正k3版,其(他4都是W4盗版|

  暗卫正是楚轻扬回东楚前在女儿国留下的人,为了寻找卫旖的踪迹,他们分头行动,在发现女儿国有人要嫁往苗疆时肖夏就确定了是卫旖无疑,所以他们一路跟着送亲的队伍就等着寻求时机救她出来,可是卫旖是什么人啊?自己就能解决哪儿还需要等着被救!于是乎,他们就目睹了卫旖提出和落尘打赌时做出的所有亲密举动!

  肖夏故意让他来向主子禀报不就是料定了主子会发火吗?为了自己能逃过一劫把兄弟推出来,实在是太耿直了!这名暗卫心惊胆战地将事情叙述一遍后在心里早已经把肖夏骂了个狗血喷头!

  房中气压低得吓人,楚轻扬的脸色晦暗不明,过了许久他才平淡地吩咐,“下去吧,让肖夏好好在暗中保护她。”

  “是,王爷。”他行过一礼,清风吹过人影已经消失不见,倒真是应了那句话:来无影,去无踪。

  楚轻扬保持着原先的姿势坐了许久,直到天色黑了他才起身,该死的女人,给我等着!

  夜色下一身男装的卫旖感到一阵阴寒,打了个喷嚏,她揉着鼻子想,难道有人在骂我?脑中晃过一道身影,白衣翩翩,温润如玉。

  “别染上了风寒,穿这点肯定会冷!”卫思羽从房中出来,轻柔地将外套披在她的肩上,细细地整理。

  “没事的,哥哥无须忧心。”她浅浅一笑,抬头仰望夜空中皎洁明亮的月,“成败就在今夜。”

  “已经安排好了,柏桑不会有事。”卫思羽看向身旁的妹妹,几日不见似乎又成熟了不少,眼中的坚毅和眉宇间的冷厉都让她看上去比同龄人沉稳的多。

  “我的人自然是不负众望的。”卫旖得意邪气地笑,遥遥远望前方,就在那里今晚将打响一场恶战!

  “估摸着,无情带着人应该到了。”姬茗野也走过来在卫旖身侧站立,同样负手沐浴在清亮的月光下。

  “出发吧,今晚只准成功,不许失败!”卫旖对他二人坚定地点头,一袭男装更衬得她的坚强果敢!

  白府的地牢里,柏桑正遭受着鞭刑,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道道血痕交错着触目惊心。

  “你这个叛徒,别妄想着有人来救你!还是老老实实交出你盗走的秘籍,不然的话......”说话的人是个年轻男子,和柏桑差不多年岁,他手绕着鞭子走近柏桑,“你这张脸可就保不住了!”

  话毕,一名手下走来毕恭毕敬地把手中的烙铁交给他,他得意狂妄地笑着,“你看,这是什么?”

  柏桑仍旧低着头,他的手和脚都被铁链绑住了,头发也是一团糟,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从哪个垃圾堆爬出来的,和平时讲究的他全然不同,看得出这几日他所受的刑罚很重!

  “怎么?你以为自己不说话就完事了?哪儿那么容易!”男子笑得阴冷,他伸出一根手挑起柏桑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

  柏桑看着他小人得志的模样,似乎也就释然了,嘲讽地轻笑出声,男子自然是看见了他面上的冷嘲,心里的自卑也就被引出来了,他手中的烙铁狠狠印上柏桑的身体,散发才一股肉糊了的气味,可是柏桑死咬银牙不发出一丝呻吟。

  他扔下烙铁只觉没劲,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力道最终被化解了。

  等到他离开后,柏桑才轻声吐出两个字,“白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