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宫人们捧着喜服和凤冠进来了,卫旖虽是知晓女儿国要利用自己去达到某些不得告人的目的但没想到会用这样的方式!

  她也懒得反抗,就算反抗了又如何?走的了吗?答案显然是不能!既然一切都清楚了倒不如保持体力,要做的就是等一个适当的时机,只要出了宫一切都好办!

  时间过得很快,卫旖等得已经睡着了,被宫人叫醒后她只是随意看了一眼铜镜中的人并没有什么反应,起身皱眉说,“什么时候出发?”

  这些宫人见她语气平淡就像在说今日吃什么一般平常,都惊了一下!凤冠霞帔的她美得惊心动魄可她丝毫不在意也不觉得惊艳,看向镜中的那一眼也像是再看一个陌生人。

  “我问你们话呢,都聋了?”卫旖锐利的目光扫视了一周后她们一个个才惊醒过来!

  “回公主,还有一个时辰就出发,待会儿王子会亲自护送公主。”说完后所有人都退下了,看来是落尘事先安排的,怕她多问吗?

  卫旖翻了翻白眼,低头抬起手臂看了看身上的装扮,这明显是苗疆的喜服,这么显而易见她还用问吗?真是可笑!还防贼似的防着她!

  她静静地坐在桌前没有担心焦虑,丝毫不在意身上一袭喜服代表着她要再嫁了,她静静地思考着对策,若是要直接送去苗疆那便要经过高山河流,这些自然障碍将会成为她脱身的帮助!

  “时辰到了,去请公主出来吧。”落尘的声音传进屋里,卫旖耸耸肩自己率先开了门。

  所有人都惊呆了望着她,不止是人间仅有的美貌更是她的大胆率直!这还是头一回见新娘如此心急的!

  “走吧,我亲自送你。”落尘今日穿得十分正式,雍容华贵彰显了他王子的身份,华贵的袍子衬托出他的高贵气质,俊朗的面容带着愁,好看的眉都轻蹙着。

  在上马车时落尘扶着她的手轻声说,“对不起。”

  卫旖连眼神都懒得给他一个,用只有二人能听见的声音说,“原来你还是知道自己的可耻龌龊的,不过我这人比较记仇。”

  落尘怔愣在原地,看着空空的掌心一想起自己的目的又狠下了心,“出发!”

  K更新r最*快上酷4…匠#网《

  一行人就从这处院子出发了,马车两旁跟着宫女,后面就是护送的士兵,而落尘骑在高大的骏马上在最前面领路。

  一路上相安无事异常平静,可是落尘相信不会这么轻易就到达苗疆,于是发放命令下去叫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提高警惕!

  身旁有两名会些功夫的侍女全天候伺候着她,说的好听是照顾她的起居实际上还不是软禁她!没想到落尘才是那个隐藏得最深的,从一开始就在算计,最初是东楚的江山,后来因为自己的出现于是给他的计划中多加了一项,自己不过是他计谋的另一层外衣罢了!

  “公主,王子吩咐就在前面停车稍作休息,你要下车透透气吗?”其中一名绿衫侍女问道,她就是那两人中的一个,看起来更加成熟稳重。

  卫旖不说话径直撩开帘子,弓着腰向外张望一番后不顾身后两名侍女的惊呼利落地跳下车,慢慢踱步乱逛着。

  “公主,王子吩咐了奴婢二人要好好照顾你,你金枝玉叶可别再像方才那般了。”绿衫侍女急急地追来在她身后跟着。

  “就是啊,公主,您就让我们跟着你吧!”另一个穿蓝色衣服的侍女看起来才不过15岁的模样,生得可爱机灵,这一路上就她话最多说个不停。

  卫旖懒得理会,她们要跟着就跟着吧,反正她也没打算要做什么。她走至一棵树前,仰头看了一眼它繁茂的枝叶最后随意率真地坐下了,靠着树干看向送亲的队伍,那些士兵们正在整顿队伍,落尘在和身边的亲信交代些什么,感受到卫旖的目光转头看了过来,卫旖倒也不躲不闪,直直地和他对视。

  “公主,地上坐着咯人,要不奴婢给你找个软垫?”绿衫侍女在一旁恭敬地站着,虽是问着卫旖眼神却示意蓝衣侍女去马车取垫子。

  蓝衣侍女看明白后立马转身一路小跑,这处就只有卫旖和绿衫侍女了,她感到有些好笑,更多的自然还是疑惑,“你故意支开她想和我说什么?”

  大红的嫁衣和金光灿灿的配饰,她看上去那么美,美得令人不敢靠近,举手投足间自是潇洒肆意,一颦一笑更是顾盼生姿。就拿此时来说吧,她静静地靠在树干上享受片刻的安宁,祥和的氛围在她周身流动着,是如此的神圣不容侵犯,她就如同是天上的月亮,清冷却自有风华!

  “我知道这张脸是世间绝无仅有的,你也不用痴傻地盯着我看这么久吧?”卫旖挑挑眉坏笑着,眼中狡黠毕现,远远的落尘就将这幅场景收入眼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