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自然也看见了白衣似雪的君炎,翩翩公子和倾城美人,二人站在一起如画般美好!

  他将声音放得更柔,“旖儿,我们好久不见了。”

  这时候君炎才注意到卫旖难看的脸色,她水剪的眸子中有着抹不尽的仇恨,浑身上下散发着戾气,一字一顿咬牙道,“刘牧,果然是你。”

  君炎瞬间就明白了,这个刘牧也就是玉子痕,便是上伤害了她的人,也是她一直放在心里的人!

  “旖儿,你要相信我对你的爱!”他缓缓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向她靠近,脸上挂着邪笑。

  眼前的笑容和刘牧温柔阳光的笑容重合在一起,原来这才是他本来的面目,也就自己傻,以一心以为上天眷顾带给了她归宿,其实并不是这样!

  她的指甲已经狠狠掐入掌心染上鲜血还不自知,似乎丧失了痛感一般。

  “不管你们有什么过往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和旖儿并肩而立的人是我不是你!”君炎将颤抖的卫旖搂进怀中冰冷地看着走近的玉子痕。

  奇迹般地,卫旖原本抽痛的心脏慢慢恢复如常,被搂抱的身子也不再颤抖。

  她抬头认真地直视玉子痕妖娆的面容,“你没资格叫我旖儿,那让我恶心!”

  “过去你很喜欢我这么叫的,每次我叫你旖儿你都会甜甜地笑;我们一起去公园散步看见天真无邪的孩子你说想要一个我们的孩子,男孩像我,女孩像你;在波西塔诺的余晖下你唱歌给我听,那天的你美得像天使……”

  “住口!”卫旖冰冷森凉地大吼道,调整好呼吸后才平淡地说,“我后悔认识你,这样行了吗?”

  君炎在他每说一句他们之间的回忆时手臂就收紧一分,他没办法压制自己的怒气,一想到卫旖和其他男人有那么多美好的回忆就觉得心脏快被撕成碎片!

  “你是不是爱上他了?”玉子痕面色“簌”的一冷,逼问道。

  卫旖自然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谁,其实她都不知道自己对君炎是何感觉,只知道她不讨厌他。

  “不关他的事,我只是对你不爱了,仅此而已。”她掰开君炎的手走至玉子痕面前,“我唯一想做的就是取回你欠我的一条命。”

  君炎感受到怀里空落落的,心似乎在那一刻也空了。

  冷寂的气氛在空气中流动,能闻到灰尘的陈旧的味道,她以为在往后的日子不会再见到刘牧,在被残忍背叛杀害的那一刻她就许下了承诺要让刘牧粉身碎骨,现在他就站在自己面前,挂着不同以往的笑。

  /@酷N匠k`网}K正f》版*;首d*发

  卫旖率先打破了沉默,缓步走向玉子痕,语气冷凝,“那天的天气很好,蔚蓝清澈的天空和带着暖意的微风……”

  君炎的眉皱得更紧了一分,释放的冷意方圆十里都能感受到,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眼前的玉子痕保持着邪笑只是静静凝视她走来,红唇轻启继续述说,“在我躺在垃圾堆感受烈火焚身时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玉子痕不说话还是看着她,他的眼中犹如一片大雾无法看清。

  “我就想,若是下辈子还碰见你……”卫旖已经走至他的跟前,微微踮起脚在他莹泽白皙的耳边轻声说,“我要你碎尸万段……”

  玉子痕身形一闪退后数米,卫旖的手中正握着一把短小精悍的匕首,上面镶嵌着各种宝石,不难看出,这是产自西域国的。

  君炎飞身而来,站在她的身旁,同样冷然看向对面的男子。

  “杀了他?”他清润的声音响起,语气平淡到犹如在问今日天气如何?

  “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恩怨。”卫旖抽出腰间的软剑灌注内力,握着剑柄的手不断收紧,平静地看着仍旧在笑的男子,像是看一个死人。

  “旖儿,你杀不了我。”玉子痕勾起唇角嘲笑她的自不量力。

  “那就试试看。”卫旖话音刚落就举着软剑飞身上前。

  她所出招招致命,凤目蕴含的冷意和狠是如此明显不加掩饰!玉子痕一手背负在身后,一手轻轻松松地化解她的每一招攻击,悠闲地说,“你难道忘了,从前就一直赢不了我。”

  伴随着他轻巧缥缈的笑,卫旖一个分心被玉子痕一掌打下,君炎这还怎么忍得住!脚尖一点已经迎上,一掌阻挡玉子痕另一条手臂伸出揽住了卫旖下落的身躯。

  二人一黑一白站定,玉子痕无声地笑了,君炎面无表情但眼神却早已是寒冰蔓延开来!他低头察看卫旖伤势,见她挫败绝望地埋在他胸口,这人他想起他们第一次邂逅,也是自己飞身救下了红衣的她,想不到这一幕这么快就重演了……

  他轻柔地放她在一旁坐下,摸了摸她柔顺的头发,“在这里等我。”

  卫旖这才抬起头来,无力颓然地笑笑,“其实你不必帮我……”

  君炎深深看了一眼站起身来,他随意地站立着,月华软锦的白衣在一室金碧辉煌中更是突出,翩翩如玉刹那间便浑身充满杀气,这一刻卫旖想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他,陌上公子的形象不过是他众多面具的其中之一罢了,他的实力也不是他们看到的那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