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温柔地劝慰渐渐让卫旖呼吸再次平稳,身体也不再轻颤,她推开君炎退后两步,凉薄地直视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不会爱上任何人,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君炎抿了抿唇才抑制住再次吻她的冲动,怎么她就这么不把自己当回事呢?

  “爱你是我的事,和你无关。”君炎平静地说完后举起夜明珠缓步向前,卫旖迟疑了片刻转而跟上。

  这时候她才发现君炎走得格外慢,而且走路姿势也不像平常那么利索。

  “把你腿给我看看。”她上前一把扯住他的衣袖。

  君炎挑挑眉,疏离冷漠地回应,“本阁主从来不知道公主还有这种嗜好!”

  “废话少说!”卫旖不耐烦地掀开他的衣袍,果然见裤腿上满是鲜血,她心头一滞。

  君炎抢过她手中抓着的衣袍扯过来,不甚在意地继续向前走去。

  卫旖咬咬唇再次追上去抓住他,语气尽量平淡,“至少先处理了伤口再走。”

  “本阁主承受不起公主的好意。”他脸偏向一旁不再看她。

  卫旖知道他在生气,但是爱情她无论如何都再也给不起更要不起了,她洒下金疮药后扯下自己裙子干净的一块,一边给他仔细包扎一边冷漠地说,“我知道你在气什么,但是我能说的就这么多。”

  君炎的眼中闪过一丝什么,静静的不再回应。

  包扎好后卫旖的脑海中全是伤口的影子,他为了自己义无反顾跳下还受了伤,她自然是心存感激的但也只可能是感激……

  “走吧。”她轻轻吐出两个字转过身就要向前。

  身子却被人从后抱住,君炎沉声缓慢的语调在她心间萦绕,“为什么?”

  卫旖低头看着腰间的手久久没有回答,她想起了过去那些日子,似乎已经过去好长时间了,可是依旧清晰……

  “对不起,或许你对我只是一时新鲜感,时间一长你就会发现我有多么差劲和不值得。”卫旖嘲讽地勾起嘴角,苍凉的语气让君炎再次愤怒。

  他一把扳过她的身子,看见了她眼中的嘲讽和微勾的嘴角像是迟暮的老人看尽人间繁华,森然寒凉地开口,“我知道自己要什么,也分的清什么是新鲜感什么是喜欢!这样你都还不明白吗?”

  “可你又明白吗?我根本承受不起,也不稀罕,这样够了吗?”卫旖颓然地掰开他捏着自己双臂的手,疲惫地转过身沿着小路走去,君炎静静地看着她纤细的背影,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无力,对卫旖那颗破碎地心的无力。

  他大步走上去,就算她现在不接受自己又如何?往后还有那么多时间,总之,她只能做站在自己身旁的女人!

  沿着小路一直走到了一个分叉口,面前三条路任他们选择,二人都站立不动也不说话,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中。

  “随意选吧。”君炎开口打破了沉默。

  “那就中间这条吧。”卫旖偏头看向他,依旧白衣和面具。

  “好。”他率先抬步走进。

  卫旖神色复杂然后跟了上去。

  “小心!”走了一段后君炎突然喊道,翻掌便迎上来人!

  卫旖抽出腰间的软剑也加入到战局中,对方两人,他们也是两人。

  一黑一白二人武功高强,都带着斗篷看不到脸,卫旖一面和白衣人打斗一面思考对策,看君炎那边隐隐占了上风,那就更要速战速决了!

  n…酷ik匠L}网永久◎x免…费看z小说

  她收起软剑用上新修炼的秘籍——新月如钩,这是她母后交给她的秘法,她一直都在修炼如今已经到了第五层,正好可以试试。

  她口中念着口诀,手指快速掐动变换着,一轮状似新月的图案在她指尖凝聚。

  白衣人震惊之余更要除掉她!他提劲举剑就要向卫旖刺去,可还未靠近就被笼罩着她的光圈给弹了回去,他捂住胸口吐出一口献血,抬头的时候见卫旖已将光球抛出,带着炙热的能量向他袭来,速度快得根本躲闪不及!

  “大哥!”黑衣人撕心大喊,却忘了自己面前还有个君炎,君炎看准时机用上十成功力一掌拍向他的胸口,黑衣人喷出一口献血飞了出去,重重落在地上一动不动,已经死了。

  白衣人所在之处只剩下一堆灰烬,原来新月如钩可怕的地方就在这里!

  卫旖软软地瘫坐在地,自己只是想尝试下新月如钩效果如何,没想到花光了全身气力,这下可好了!

  君炎恼怒地抱起她,责怪道,“有我在你拼什么?”

  “我不过是想试试。”卫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霸道的目光注视下自己就有些服软。

  “新月如钩算是上古秘法,很多人都在争取,所以不要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动用。”君炎抱着怀里的人徐徐向前,若是传上江湖又会带来腥风血雨!他虽然不在乎,可怀里的人会被牵扯其中,这才是他最头痛的!

  “放我下来吧,我能走。”卫旖别扭地开口,动了动身子。

  君炎权当没听见只专注于脚下的步伐,卫旖看见他下巴处冷硬的线条就知道他在生气,也懒得再说,乖乖地窝在他胸膛处不再说话。

  君炎的嘴角才勾起一抹胜利的笑,还是这样老老实实的最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