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控会冲动地随她跳入,他抓住她的手臂拥她入怀后才觉得心跳不再如雷,一想起方才惊险的一幕心脏就不断抽痛!

  卫旖紧紧抓住君炎胸前的衣服,她的脸色苍白冒着虚汗,没人知道她其实是恐高的,尤其是这样没有一丝准备的失重感!

  君炎一手搂着她一手持着匕首,没下降一段就在墙壁上划一刀以求减缓下落的速度!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终于双双落地,君炎支撑太久累得没力气了,卫旖有恐高心理,所以二人就这样静静地相拥着昏睡了过去。

  如玉的容颜双双沉睡,凌乱的发丝和沾染尘土的衣服丝毫不影响他们的美感与气质,女子螓首蛾眉,冰肌玉骨,男子眉目如画,美如冠玉,二人看起来是如此的和谐般配,果真是一对壁人!

  这是哪儿?卫旖睁开眼睛发现四周一片漆黑,她记得自己和柏桑掉进了地板下的陷阱,然后……然后好像君炎也跟着跳了下来还拉住了自己!

  最e新章()节上酷匠\s网x!

  君炎和柏桑在哪儿?

  她刚想坐起来发现自己被人搂在怀里,熟悉的青草香告知着身下人的身份。

  她伸手摸进他的怀里,正在翻找中柔弱无骨的小手就被一只大手抓住了!

  “这么迫不及待?”低低的笑声愉悦地从喉咙中散发,无赖促狭的语气和他清冷出尘的外表却是该死的和谐!

  卫旖愣了愣神才反应过来,在他灼热的目光下硬着头皮说,“我只是找夜明珠。”

  “以后不要在其他人身上随意乱摸。”君炎又恢复了冰冷的样子,可是下一句话再次无赖到让人以为他撞到脑子了,“在我身上,可以。”

  “哦。”卫旖不咸不淡地回应,听得他后一句才回过神,“什么?!”

  君炎一把抓过她的手再次将她毫无防备地带进怀里,卫旖刚想抬头说什么,头顶传来了一声低而轻的叹息,“你说我要拿你怎么办?”

  一点宠溺,一点无奈,还有一点愉悦,卫旖不敢相信这是江湖上传言的冷心冷情不会爱的君炎,因为她感受到了他活生生的情绪。

  她调整好心底的情绪,一把推开君炎站起身来,语气疏离平淡,“多谢阁主救命之恩。”

  君炎揉了揉额头,从怀里拿出夜明珠,“你这女人……算了,走吧。”

  卫旖听得他的话心底什么地方好像破冰了,她压下异样的情绪,“柏桑?柏桑你在吗?”

  可是无人回应,地上也没有柏桑的身影。

  “怎么会?他明明和我一起掉下来的!”卫旖蹙眉思考,这时候她发现了地上的脚印。

  “他被人带走了。”同时君炎也注意到了,他沉声说道,“没想到这下面一直有人。”

  “会是玉子痕吗?”卫旖焦急又期待地看向君炎,她的眼中尽是期盼,似乎很希望那人是君子痕!

  君炎危险地眯起双眼,银色的面具上反射出冰冷的光线,就像他此时的心情,他一把捉住卫旖的双手,意味不明地开口,“你就那么想见玉子痕?”

  卫旖看见他眼中一簇火焰正在跳动,一时竟是忘了回答只呆呆地看着他的眼睛。

  君炎以为她在想玉子痕而默认了回答,他气急败坏地将她大力地推到墙边,俯身含住她殷红的唇,重重地碾压要她口中只剩他的气息。

  卫旖没想到君炎会这么粗暴,她感受到唇上一痛更加大力地挣扎,可对面的人是比她强太多的君炎怎么会让她轻易挣脱呢?

  他撬开她的唇追逐她柔软的舌,卫旖只能靠着他渡过来的气勉强支撑住,呼吸间全是君炎的气息,她忘了挣扎双手死死抓住君炎胸前的衣服才能站直身子。

  君炎由最初的惩罚性亲吻变成了温柔的对待,他轻柔地吻着她像是吻着一件珍宝,他彻底爱上了和她唇齿相依的接触,忍不住地想要更多,他的吻不再局限于她的唇,逐渐吻向她的小巧的下巴、细长的脖颈、精美的锁骨。

  卫旖已经被吻得神志不清,直到感受到锁骨处的冰凉才找回神智,她颤抖着声音,“不要……”

  君炎察觉到她的不对劲也找回了理智,替她理好衣衫后紧紧抱住了瘦小的人儿,“你只能是我的,不论你曾经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你只需要知道以后不会再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