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足走了有一刻钟总算走完了长长的阶梯,下面的景色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

  “这是……”柏桑眼睛瞪得大大的,张了张嘴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了。

  相比起来君炎和姬茗野却显得淡定从容的多,他们的眼中也是浓郁的震撼但面上未表露分毫。

  卫旖头痛又无奈地看了看已经呆滞的柏桑,自己的人实在是拿不出手啊!

  卫思羽拿出火折子点燃了一旁的火把开始细细观察每一处的图腾,这里嫣然就是一个陵墓,而且里面的人身份势力都很强大,否则陵墓也不会选择修在南方森林的深处尤其是相思树下,若不是他们运气使然或许还发现不了吧!

  “知道是谁的墓吗?”卫思羽常年在西域对其他国家的事还不是特别清楚,尤其是这类和墓葬有关的。

  “曾经闻名一时的苗疆神女穆婉婉,没想到她的墓居然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修在此处。”君炎微眯凤目,举着夜明珠四处查看,寻找进去的方法。

  “他的丈夫更是江湖上的一个神话,现在也是。”姬茗野朝卫旖看去,露出慵懒的笑。

  卫旖平静地看了他一眼听他讲完后继续查看,似乎只对故事有兴趣才转过来。

  姬茗野摇头失笑,怎么自己的魅力在这丫头面前就如此不管用?外面的女人谁不是哭着喊着要服侍自己?也就她这么不把自己当回事!

  “我找到一排字,但似乎是东洋字。”卫思羽惊喜出声,吸引了所有人的围观。

  “果然是东洋字。”君炎看完后也蹙眉不语,这下可怎么好?

  “我看看。”卫旖清冷的嗓音在后面传出,所有人都惊奇地望着她,难道她连东洋字都懂?

  君炎的眼中闪现过一道光线,静静地看她走近。

  Q最7M新章FA节。(上Sp酷''匠~{网t

  “别跟我说你连这玩意儿都认识!”柏桑古怪又怀疑地看着她,在这几个国家里很少人会东洋文字,因为他们和东洋人打交道的机会少之又少,听说东洋人都是些蓝眼睛黄头发的怪物。

  卫旖不答话,借着光线看到石门上的文字她的眼眶就红了。这是英文!熟悉的感觉直击心底,那个生活了20多年的世界虽然对自己很残忍可毕竟有着那么多的记忆,这是无法磨抹杀的!

  她缓慢颤抖地伸出手抚摸每一个字母,冰凉的石壁触碰着皮肤,凉到了心尖。

  英语身旁的君炎见她不对劲,眼中流露出苍凉的神色就更加肯定她是懂得的。

  卫旖低垂着眼把所有情绪藏好后才抬起头,语气平淡地把文字念出,“Inme,thetigersniffstherose。”

  她的语气冷淡,声音如同在寒冰中泡过,一串古怪的话语从她殷红的嘴唇吐出,竟是别有一番风味。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君炎依旧平淡,似乎这个结果他早就已经料到,没有丝毫震惊的情绪。

  “我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卫旖淡淡地解释,整个空间里都是她的声音,“我想应该是她的那位情人留下的吧。”

  众人陷入了沉默,卫旖凝视着石门上的文字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她庄重肃穆地直视着君炎,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坚定,“他叫什么,我要见他。”

  “你不会因为一段话就喜欢上人家了吧?”柏桑错愕地望着她,但见她面容沉静眼神坚定又不像是受了刺激精神挺正常的。

  “原因。”君炎同样清冷地回问,他看着她精致的小脸,漂亮的眼里有激动、震惊、不可思议……

  “因为这对我很重要。”卫旖偏过头再次抚上刻上去的英文,这是一句现代诗,由英国诗人SiegfriedSassoon所写——《Inme,Psat,Present,Futuremeet》。

  记得在波西塔诺的沙滩上,他们牵手漫步在细软温暖的沙子上,任由海浪击打在脚上、腿上,直到裙角被咸咸的海水打湿……刘牧在夕阳下许下他的承诺就是念的这首诗,低沉性感的伦敦腔她在后来的梦中无数次梦到过,飘渺的声音似有似无在念着这首诗,在红霞的照耀下他就像个王子,那一刻她感觉心脏被幸福填得满满的,好像快要炸开了。

  卫旖陷入了回忆,她的眼中由最初的暖意变成了嘲讽,她像是在透过那段文字看着什么场景或是什么人……

  君炎和姬茗野都默默地看着他,各有所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