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炎从怀中取出一颗鸽子蛋般大小的夜明珠,耀眼的光芒瞬间着照亮黑漆漆的洞口,下面是很长的一条台阶,幽深的洞口犹如深渊。

  “没想到阁主比我这个太子的奢侈不相上下!”姬茗野睨了一眼他手中的夜明珠感叹道,随即从怀里也掏出一颗珍贵的夜明珠,他手中的是南海进贡的夜明珠中最珍贵的一颗!

  ~看!,正}f版.i章i节n}上●酷'…匠网

  确实,君炎这颗夜明珠实乃上品,质地光滑色泽明亮,着实令人爱不释手!一看便知是上乘之品!

  卫旖懒得去管谁的更胜一筹,她在现代时经常夜里出任务所以夜视力比常人好出许多倍。

  “走吧。”她懒懒地吐出两个字率先走入洞口,或许血灵芝就在这里面,不管多么艰难困苦也要取得!

  “你看的见吗?还是我们一起吧!”姬茗野眼尖看卫旖前脚踏入立马后脚跟上,只要和她多相处就一定能够得到她的心!

  君炎也抬脚跟上,姬茗野的用心他不是不知道,抢他的王妃岂能坐视不理?

  “旖儿真是不让我省心……”卫思羽看她一马当先毫不畏惧地进入,头痛地揉揉额头,果真是把自己的话当耳旁风了!

  “主子?”肖夏满眼疑惑等待他的命令。

  “你就留在外面,若是有人别有用心……”君炎停下步子转过身来,面色沉静如水。

  此时不得不防,阵法不是人人都能破的,所以暗卫无法跟进来,若全部的人都进去了而洞口被人封死,那他们要怎么出来?

  “是,属下领命!”

  “小核桃,你也留下!”姬茗野听见君炎的话语后同样吩咐小核桃留下,略带笑意的声音从洞里传来,微微带着回音。

  “哦,小核桃知道了,主子您要早点出来啊!”小核桃如同霜打了的茄子,嘟着嘴朝洞里喊。

  “既然如此,那我也留下。”无情面无表情地对众人说,柏桑点点头跟上去进入洞中。

  “你们三个等等小爷!”他什么都不怕就是有些怕黑,一进去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前方有微弱的光线,那是君炎他们三人。

  “你确定这是你的手下不是讨债的?”姬茗野挑了挑眉促狭地问,低低地笑声在黑暗的洞里响起。

  “你说的有道理,或许出去后我应该好好考虑换个护卫的事。”卫旖似乎很感兴趣地说,脚下的步子却是没有停顿,借着姬茗野和君炎手中夜明珠的光线她开始仔细打量这个洞穴。

  “你这黑心的女人,美色当前就要抛弃我是吧?”柏桑在后面自然将他二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就像炸了毛的鸡咋咋呼呼的。

  君炎暗沉的瞳孔中一道涟漪晕开,袖子下的手指微动,姬茗野这会儿听得柏桑的话正高兴着不妨脚下一麻,一个趔趄扶住了石壁,就在此时一道白色身影闪过,再抬头,君炎已经在卫旖的身后,完美隔开了姬茗野和她之间的距离。

  “阁主真是好身手啊……”他还是狐狸般的坏笑,但咬牙切齿的语气却昭示着怒火。

  “过奖,姬太子身手也不错。”君炎轻启薄唇吐出几个字,优雅地继续举着夜明珠向下走。

  卫旖自然是将所有动静收入了耳中,不过她也懒得理会,此行目的她还没忘,况且从此儿女私情和自己不会沾染了丝毫关系了……

  “当心脚下。”君炎清润的声音低低传来,他手举在她的外侧给她照明,也可以防止她跌落下去,这条阶梯不止长而且窄。

  “嗯,多谢。”她平静地道谢,有礼却疏离的模样看得君炎眼中情绪翻涌。

  “旖儿,小心些,二哥就在后面!”卫思羽温暖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回音不断重复。

  卫旖轻笑,清脆地回应,“知道了,我会注意的,哥哥你也要小心。”

  “好!”熟悉爽朗的笑声听见她的关切响起,听来心情十分愉悦。

  怎么都不关心关心我啊!”柏桑眉毛一竖就不乐意了,自己就这样被忽视了?

  “你是不是男人啊?”卫旖不做停留默默翻了个白眼,怎么他就进来了呢?应该让无情进来的!

  君炎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轻声说,“柏桑擅长轻功,对我们更有帮助。”

  卫旖点点头又想他是不是没看见,重复说道,“原来如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