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正好,和君炎散了心后感觉没那么烦闷了,在他身上总有令人安心的力量。

  卫旖靠着树闭目养神,不知不觉间逐渐睡去。

  四周都看不清晰,面前有个男子,像是被云雾笼罩着看不清脸,但嘴角美好的弧度让人心生暖意。

  “这么晚了我回不了家,就赖着你!”无赖又任性的说话声,这是自己发出来的吗?

  男子声音很好听,像是清泉破冰的清冽,“我也回不了家,只能睡外面了。”

  似乎能听见他喉咙处发出的低低轻笑声,直达心底。

  “那我也跟着你。”这么坚定义无反顾,根本不会是自己,可卫旖感觉到心底处无尽的欢喜,这样熟悉又陌生。

  场景猛然切换开来,是一张温暖简洁的床,素白色涌入眼帘清新自然。

  “我们一人一床。”他好看的手指指被子,率先钻进被窝躺好,像只可爱的蚕宝宝。

  她也跟着钻进去,却是他的被窝,理直气壮地说,“可是我冷。”

  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就是打定主意要一直缠着他!

  面对面的呼吸喷洒在脸上,痒痒的,近到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希望时间能一直停留在此刻,对面是心爱的人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味道,没错,就是心爱的人!

  怔愣间他修长的手臂一条从她背后穿过,另一条从上方穿过,紧紧地把她拥入怀中,尖尖的下巴就抵在她的头顶,带着满足的笑意,“现在好了吗?”

  声音从头顶传来,卫旖只觉浑身滚烫,尤其是他手臂所接触的皮肤,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瞬间抽离了身子,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

  “唰”的一下卫旖的眼睛睁开来,身体好像被束缚住了动弹不得,她轻轻转动了一下脖子,原来只是个梦……

  低头时,一件衣服从肩膀花滑落,她揉揉眼睛深吸一口气,才扶着树站起来,一看周围其他人都还未醒,火堆已经熄灭了些时候,还冒着缕缕灰烟。

  她将衣服叠好抱在怀中,上面的青草味除了君炎还会有谁呢?

  这会儿应该才五更天,还有些灰暗,她走去小河边,首要之事应该是洗把脸清醒清醒才是关键!

  那个梦太真实了,不论是他的语气还是触感,就像曾经亲身经历过一般。

  一番整顿后又上路了,卫旖的人扮作了侍卫和马车夫,而君炎和姬茗野的暗卫自然是做回了他们最擅长的事——隐于暗处。

  还有半日就能到达女儿国,距离不断在缩短,卫旖的心情也更激动难捺!

  她自然是注意到了柏桑明显的变化,原本话唠的他竟是沉默寡言,呆呆地坐在马车里不知想些什么。

  其他人不知道,无情还以为他是因受伤流血过多所以精神不济,可卫旖确却是知晓个中缘由的。

  “就算去女儿国也改变不了什么。”卫旖淡淡的语气却让柏桑精神为之一振。

  没错,自己已经脱离白家了,不再是那个任由他们压榨利用的白梧桑了,白梧桑在那场战役中早已死去!

  可一想到只要在女儿国露面便会暴露身份,他才舒展的眉头又死死皱在一起。

  卫旖像是能读出他的心思,漫不经心地说,“朋友之间不存在连累与否,你如果怕这张脸太招摇撞市,倒不如易容好了。至于外面的人……应该都查到你的身份了。”

  听了卫旖的话,顿觉豁然开朗,烦心事一走果然轻松了不少。

  “你气质这么引人瞩目,扮作女子的话被暴露的可能性会更低,我是真心这么觉得的。”卫旖说罢摆出一张真诚脸,要多真挚有多真挚。

  酷T匠ue网永*久C免b费看小说

  柏桑这会儿正踌躇不定,见一向冷然的卫旖特别真挚于是开始摇摆不定了。

  察觉到他的动摇,卫旖继续添油加火,“我说的话难道你不信?你见我何时骗过你?”

  卫旖心里却早已笑翻天,就不信这样都劝不了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