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过早饭后,便要启程。

  卫旖刚起身却被从门外跑进来的小乞丐冲撞了,膝盖一阵阵发麻。

  “没事吧?”姬茗野难得的正经,他扶住她的手臂关切地问。

  卫旖朝他摇摇头看向方才的小乞丐,人已经被柏桑和无情一人一条手臂捉住了,他发疯似的扭动着身子并作势要咬人。

  “放了吧,赶路要紧。”卫旖率先向门外走去,而卫思羽已经在马上了,高大的战马上他更加的帅气逼人。

  “二哥实在是威风!”卫旖竖起大拇指毫不吝啬地夸奖,月牙状的笑眼更显她的天真灵动。

  “旖儿,莫要打趣二哥,快上车吧。”卫思羽难得的不好意思,便催促她上车转移了视线。

  卫旖刚刚坐好,姬茗野就钻了进来快速在她旁边坐好,“我这次是一个人来的,所以连架马车都没有,咱们一起坐吧!”

  “你给我出来!”柏桑只伸进一颗脑袋,抓住姬茗野的袖子就往外拖,奈何他稳如泰山愣是分毫不动!

  “二哥,你看啊!他就是想占主子的便宜!”柏桑为了让姬茗野下车连脸皮都不要了,果断求助于卫思羽,人家可是哥哥呢!

  “姬茗野,男女授受不亲!我妹妹怎么能和你同一架马车!”卫思羽听得柏桑的告状立马骑着马来到窗边,严肃认真的教育姬茗野。

  “我可以负责的!”姬茗野自觉地接上,还附带一个邪魅的笑容。

  ;看◇y正{版?T章wj节r上0$酷5匠网

  “你当我这儿是做慈善的?什么不要的都往这儿扔是吧?”卫旖嫌弃地说罢,紧接着一脚把呆若木鸡的姬茗野踹下了马车。

  “哈哈哈……”外面传来了嚣张的笑声,不用说也知道是柏桑。

  “主子,小核桃给您准备好了马车!”小核桃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身后还有一架豪华舒适的马车。

  敢情这俩货在耍我呢!卫旖听得小核桃的声音从窗口看去,这不是啪啪打脸是什么?

  “你们不能走!”就在这时候,一个男子挡在队伍前,紧跟着一群人把卫旖他们包围了。

  “为什么我们不能走?烦请这位兄弟把话说清楚?”卫思羽坐在高大的马上居高临下,气势恢宏。

  “我们的二少爷在此被歹人所害,所有人都可能是凶手,你们也不例外!除非我们抓住了凶手证明了你们的清白,那你们才可以离开!”这名男子20来岁,说起话给人感觉傲慢无礼。

  “不过一个仲家镖局,也敢拦我们的车?”柏桑嗤之以鼻,自己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趾高气扬自认为了不起的人!

  “哪儿来的乡野粗人,好大的口气竟敢辱骂我们仲家镖局,看来凶手就在你们之中!”男子蛮不讲理,面上扬起得意的笑。

  “我算是长见识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姬茗野手撑着头斜躺在马车里,轻蔑地笑着。

  “少爷说的是,小核桃今日也算是学到了!”一旁的小核桃可爱讨喜的笑笑,似乎真的学到了什么有用的东西。

  “胡言乱语!看本少爷给你点颜色瞧瞧,怎么把嘴巴放干净!”柏桑噌的站起身,手执长剑就要教训他。

  “住手。”马车里传出清澈冷然的声音,门帘被一只素白的手撩开,卫旖钻出马车缓步走至男子面前。

  “你叫什么?”她把玩着双手简洁开口。

  “这位姑娘,我叫仲一,你叫什么啊?”他痴迷的盯着卫旖的脸,这辈子他还没见过这么美这么特别的女子!

  “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字。”卫旖伸展手掌仔细欣赏了她整洁的指甲,然后背在身后开始从头到脚肆意打量仲一,最后认真地评价道,“你看起来太蠢了。”

  她留下备受打击地仲一在原地转身对卫思羽等人说,“既然这个什么镖局一口咬定凶手在我们之中,那不如我们就留下,看看他们有什么幺蛾子?”

  仲家镖局的人还陶醉在卫旖的天人之姿中,这会儿听见“幺蛾子”三字就不依了,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口出狂言傲慢无礼!

  于是一名老者站出一步手指卫旖愤愤不平,“我们是赫赫有名的仲家镖局!二少爷遇害在你口中就成了幺蛾子!小小年纪这般不懂礼貌还没有教养!”

  “老头儿。”卫旖深呼吸一口气笑眯眯地看着他,众人一时都摸不着头脑这是哪一出,没想到接下来的话更是气的人吐血,“你的绿豆眼和我瞪什么瞪?再瞪本姑娘也找不着你眼睛在哪儿?还有啊,有没有教养还轮不着你来评判!有教养的人是不会随意指责他人没教养的,懂吗?”

  她的神色瞬间冰冷,再找不到之前的丝毫笑意,面上的寒霜和释放的寒气让老者哆嗦着手说不出话来,只一个劲儿瞪着她。

  “妹妹,这样的人我们不和他计较,拉低了档次。”卫思羽斜着眼睨了仲一和老者,跳下马拉着卫旖重新走进客栈。

  “既然他们要查凶手,咱们何不在这儿找点乐子?”姬茗野三步并作两步搭上卫思羽的肩,哥俩好的提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