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远的,就看见一名白衣男子站在竹林里,漫天翠绿中只余一点白,宽大的衣袖被风吹得鼓起,像是即将乘风而去的天人。

  如若不是有他相助,自己或许不能安然而退。

  “多谢阁主三次出手相助,来日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卫旖不想和这个人扯上太多关系,希望早日还完恩情便罢了。

  君炎转过身,嘴角上扬,“阁主这个称呼太生疏了些,相较之下,我更喜欢别人直接叫我名字。”

  卫旖似乎有些为难,听他的话难道是要长此以往地见面?

  “阁主客气了,你是我的恩人。既是如此,就此别过了。”卫旖语气疏离势要和他拉开距离,扶着柏桑上了一旁的马车。

  车上,她从帘子的缝隙中看见君炎深邃的眼,还是那张银面具,却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柏桑一直在打坐疗伤,内力消耗过大所以近期都比较虚弱,卫旖看他略显苍白的脸就心生愧疚,自己好像总是在不经意间麻烦着别人。

  柏桑突然睁开眼就发现卫旖正盯着自己猛瞧,只觉浑身不自在,结结巴巴地说:“你…你盯着我…做什么?”

  卫旖猛一个回神,想事情想得出神竟是忘了自己瞧着的是这个超级无敌不要脸的自恋狂,“你结巴什么,我看你长得像个姑娘!““骂谁呢?你以为我是姬茗野啊?本少爷可是风流倜傥无人匹敌的浪里小白龙!“柏桑又开始嬉皮笑脸地无底线了。

  卫旖朝天狠狠翻个白眼,转身不说话,沉默是对付他最有效的方法。

  果然,柏桑自夸了一会儿发现没人理睬也就不说话了,他瞧着卫旖的侧脸同样陷入了沉思。

  “卫姑娘,到了。”肖夏语气平静。

  这是一处小院落,坐落在一条小溪流边上,漫山遍野都是馥郁的鲜花,果然是个桃源仙境!

  卫旖推门的手指轻微颤抖着,马上就可以见到母后和哥哥们了……

  Q)酷`K匠',网首…+发e

  “旖儿,母后的旖儿!”门从里面打开了,站着的正是听见声音前来开门的睦皇后。

  “母后!”母女二人拥抱着,谁都不能再把她们分开!

  抬头,卫思羽正站在睦皇后身后朝着卫旖柔柔的笑。

  看着他缠着绷带,遍体鳞伤的模样,她眼眶一热,轻轻抱住了卫思羽。

  “二哥,你受苦了。”所有话化作一句,饱含着心疼和担忧。

  一家三人就这样拥抱着,一室温馨。

  卫旖转身想找肖夏,让他代自己向君炎道谢,却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经不见了踪影,看来是回去暗阁了?她想道。

  晚上,吃过饭后,卫旖和睦皇后在房中谈了许久,出来时,她的神色冷凝如寒冰!

  那些欠我们一家人的,全部都得十倍,百倍奉还!紧握双拳,脚下生风,朝另一方向快速走去。

  屋子里,躺着一名男子,紧闭双眼睡得很是安详,不知道的以为他正在梦乡中。

  “大哥,我回来了。”卫旖一开口,泪水就夺眶而出,顺着精致的脸颊滚落,滴在衣襟,滴在地上。

  “虽然我不是她,可是这么久以来早已成为了同一个人,有时候甚至能感受到她的心痛和欢喜,看着你躺在这里,她心里很难过,像被撕碎了似的……”卫旖轻柔地诉说着,手中握着卫锦程温暖的手,也感到一阵暖意。

  “你要快些好起来,才能看我是怎么把背后那些人揪出来的。”

  卫旖深深看着卫锦程熟睡的脸,心里一阵酸楚,擦干眼泪后又恢复了平常冷清的样子。

  刚回屋,就发现有人在屋中。

  “参见主子。”跪着的是名年轻男子,他是偶然一次被救的,就在卫旖逃出青楼那晚。

  当时她和柏桑看他一身血污倒在草丛就知道被追杀了,本不想救却被他的眼神感染了,坚毅中透着求生的强大欲望!

  和从前的自己不是一样的吗?

  后来,男子伤好后,卫旖就派他去庄子上教孩子们功夫,没想到他确实很有能力!

  有时候,自己也会趁着夜里去庄子上看看,所以这次挑选了一部分武功拔尖的一同来西域救人。

  本以为自己和柏桑只要为他们争取到时间后来个金蝉脱壳就无妨,谁知道卫奫居然掌握了宫中的兵力!

  “起来吧,我说过,你不用给我跪,人都是平等的。”卫旖回过神来,为无情倒了一杯茶,“坐吧。”

  无情犹豫了两秒,而后在对面坐下。

  “属下等去冷宫中时,夫人受了很多伤,不过都是些皮外伤,倒是有一点,不知当讲不当讲?”

  卫旖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了,只觉喉咙处干涩疼痛,摆摆手示意他下去。

  无情走后,卫旖在桌前坐了一整夜,萧瑟脆弱的背影让窗外陪伴她的人心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