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猜的没错的话,现在就只剩这边了。

  卫旖步伐坚定,目视前方,身后的厮杀声充耳不闻,死去的人就死去了,自己从来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而亲人是唯一可以依靠的,所以……

  “和硕公主这是要强闯大王寝宫了?”卫羏寝宫外重兵把守,一名将军打扮的男子持刀挡住卫旖的去路。

  “让开。”卫旖抬眼直视他的眼,浑身上下散发出冰冷窒息的气息。

  “既然公主执意要硬闯,卑职为了大王的安危,就不客气了!”男子语气森寒,眼中闪过势在必得的光芒,已经摆好了进攻的架势。

  卫旖懒得搭理,抽出软剑迎头而上,直把男子打个措手不及!

  出手竟是不说一声儿的!他想道。

  柏桑手捂胸口,勉强站起身来,他已经恢复了些内力,自己绝不能拖累她!

  男子被卫旖流畅的剑法迷惑了,一时疏忽竟被她瞧出了漏洞!卫旖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就是现在!

  她飞身扑上,男子刚接过她拍出的一掌,这会儿正是应付不过来,肩膀被狠狠刺穿,鲜血溅射而出。

  “说吧,想死还是不想活?”卫旖指关节泛白,看得出她已经耗尽了所有的耐性。

  “三王子不会放过你的!”男子嘲讽又轻蔑的笑容爬上脸,卫旖没有再耽误下去的欲望,伸手一掌拍向男子的胸口!随之,软剑被狠绝地抽出,殷红的血大量的喷溅出来,她轻轻一侧脸,左边脸颊还是沾染了些许。

  }‘酷#$匠网首3{发

  卫旖一步一步缓缓走近大门,只要推开就可以看见那个人了,那个残忍得不念旧情的人!

  红色衣裙在风中翻飞,软剑被血打湿,鲜血一滴一滴顺着剑锋留下,在地面上划下优美的图腾。

  “你们呢?我赶时间,不如一并解决好了。”她悠闲的语气像是在谈论天气,其他人都被她的残酷冷血震慑住了,这是一个柔弱的女子应该有的行为吗?

  卫旖不给他们思考的机会,出手利落,快速解决了剩下的侍卫。

  她和柏桑快步进入内室,龙床上躺着的正是面色惨白的卫羏,这个曾经叱咤西域的男子已是病入膏肓。

  他似乎已经料到了这一天,睁开昏花的眼,吃力偏过头,站在眼前的正是他的小女儿——卫旖!

  “旖儿,父王错了!错了啊……”他颤颤巍巍地伸出手相要抚摸她的脸,却看见殷红血液,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子再不是当初纯真无邪的小女儿了!

  可卫旖只是疏离冷漠地打量床上的他,似乎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脸上的鲜血已经快要干涸,手上和衣裙上散发阵阵血腥味。

  “在你伤害了母后和二哥后,就不再是我的父王了。”

  卫旖刚在床边坐下,一名男子凭空出现在室内,来者正是君炎派出保护卫旖的暗卫,名叫肖夏。

  “卫姑娘,主子说可以走了。”

  卫旖微微点头,从怀中掏出一道明晃晃的圣旨来,她一把丢向卫羏,“盖章吧,从今以后母后由我来照顾。”

  卫羏听完后激动不已,圣旨上的内容让他咳嗽起来,脸都涨红了,他硬撑着身子想要爬起来,“旖儿,是父王不好,亏欠了你母后,可是你就不能原谅父王这一次吗?”

  看着他憔悴的面容,听着他的求乞,卫旖狠狠地甩开他抓着自己袖子的手,态度强硬,“别废话了,签吧。”

  卫旖向肖夏示意,肖夏就开始在房中四处寻找玉玺的踪迹。

  卫旖在桌子边坐下把玩手指,“你不是很善于玩弄权术吗?曾经利用母后的时候怎么没料到有今日?”

  卫羏闭上眼,满目伤痛,往昔的时光浮上心头。是啊,自己确实利用了睦儿,但之后就后悔了!他竭尽全力不让她知道残忍丑陋的真相,没想到她早就知道了只是装做什么都不懂!

  “旖儿,你原谅父王,我不能失去你母后!我很爱她!”

  “何必呢?母后的心已经不再属于深宫了,如果你不想她往后的时光都带着对你的恨过,如果你是真的爱她,你就盖章吧!”卫旖转头不再看他,母后,这就是你说的爱情吗?

  刘牧的脸浮现在眼前,卫旖的心脏抽痛着,爱情其实就是算计,不是吗?

  她嘲弄地勾起嘴角,这时候肖夏带着一个明黄的包裹走来,“您要的东西找到了。”

  卫旖结果布包,撩开一看果然是玉玺,没想到君炎身边的能人志士倒是不少!

  “既然你手不方便,就让我这个做女儿的代劳吧。”在卫羏沉痛的目光中,卫旖果断盖上玉玺不带一丝留恋。

  “亲爱的父王,好自为之。”

  屋子里只留下卫羏一人失神地瘫坐在床上,脚边的圣旨上写着:睦皇后因病逝世,三王子卫思羽因悲痛过度患上心疾,也随睦皇后离去。

  深宫中从来就只有凄凉和失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