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日里根据赶路的方向,柏桑已经清楚了要去的地方——西域。

  “柏桑,你说我应该相信你吗?”卫旖似乎有些发愁,又有些迷茫。

  等了好久,低沉的声音才传来,“你救了我。”

  卫旖知道他是在以人格担保忠诚,可自己不敢那么轻易地告诉他凰族的秘密,而且这次回西域是必须的!身边武功高强又能够出现在西域的就就只有柏桑了,凰族其余人是绝对不可以出现在西域的,除非……当年策划了灭族的人被除掉!

  “这次的事情很严肃而且对我很重要,所以……谢谢你。”卫旖转过头认真仰视柏桑,真诚地笑了……

  柏桑看着身旁的女子若有所思,在西域很重要的无非是她的亲人。

  “我们之间还这么见外!放心吧,由我出马,还有什么是不能迎刃而解的?”柏桑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自大狂模样,神气得恨不能上天。

  卫旖朝柏桑笑笑,尔后向窗外眺望远去。

  )4更E新◎最快1上V酷√匠w+网

  柏桑以为她不会再说话,谁知卫旖轻轻开口了:“我二哥遭到卫奫的陷害入狱了,丽娜那个老女人害得我母后被打入冷宫中!而卫媛,她曾经用计害得我大哥昏睡了这么久直到今天都还没醒来,我也是死过一次的人……本来想要血债血偿,可上天居然给我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和亲!我去他的和亲,当初就应该要了他们三人的狗命!名声算什么?别人要怎么说是他们的事,可是我最亲最爱的哥哥们都在受苦,母后那么高傲的人指不定被那个贱人折磨成什么模样了……”

  卫旖森冷的语气阴寒彻骨,更透着抹不去的悲恸,她已经不知道身体里是自己的灵魂还是真正的西域公主卫旖的灵魂了。撕裂般的疼痛从心脏处蔓延直至四肢百骸,卫旖的手紧紧握在一起,都快能看见根根白骨。

  柏桑看她犹如陷入魔怔中,手疾眼快点了她的昏睡穴,看着怀里苍白的小脸,柏桑暗暗发誓绝对要护她一世周全!

  马车突然停下了,柏桑竖耳一听,心中警铃大噪。

  “公子,前面一群来来势汹汹,怎么办?”马车夫哆哆嗦嗦,这辈子自己可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赶车,如今碰上这种事还真是有够倒霉!

  柏桑右手紧握长剑,左手紧搂卫旖,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不论如何也要护得怀中女子安全!

  四周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卫旖置身于一片浓雾中,这儿是哪儿?自己又一次死掉了吗?还能回到21世纪吗?

  旖儿,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几个孩子里母后最不放心的就是旖儿你了……母后最大的心愿就是你能早日和凰族剩余的族人取得联络,查明幕后之人为死去的兄弟姐妹报仇!”睦皇后从黑暗中走来,面上挂着温柔和蔼的笑,眼中透出浓浓的温情,可一说到凰族就变了颜色。

  “母后,你要去哪里?母后!”卫旖伸出手刚触碰到睦皇后,她的身躯就逐渐变得模糊,最终化作一片光影消失不见。

  “母后!母后!你不要离开我!”黑暗中只听见一片撕心裂肺的吼叫!

  柏桑已经受伤了,带着怀里的卫旖让他很难施展出最好的实力!他右手持剑插在地上,喘着粗气扫视了四周的人,难道真的要命丧在此吗?前不久才答应了她要陪她将亲人救回,这么快就要食言了啊……

  只听一声尖锐的哨声,又出现一群人在外围!

  “一个不留。”为首的男子身着白衣,面带银色面具,站在那里只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让人倍感压力。

  柏桑知道他是个高手,所以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男子在看到柏桑放在卫旖腰间的手,眼中暗芒闪过,好小子!

  “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们?”柏桑看见他的人正在解决他们遇上的麻烦,已经确定了不是敌人,可还不能视作朋友,谁知道他有什么目的!

  男子不说一句话,伸手抢过卫旖抱在怀里上了一旁的马车,一名手下见状很是识时务,自行驾车离开了。

  留下柏桑在风中凌乱……

  还没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人就给抢走了!

  柏桑转身看向还在打斗的人群,即将暴走的他快速冲进战斗圈子发泄怒火。

  “叫你们来拦爷爷的路!不知道爷爷的脸是很重要的?MD!一张俊脸差点毁在你们身上!”

  被揍的人无语到不行,刚刚不是这样的!怎么突然多出这么多人,重点是还这么厉害!

  马车上,男子视若珍宝,温柔地搂抱着怀中人,眉眼间尽是怜惜。

  “母后……母后……”卫旖嘤咛出声,好看的眉紧瞥,额上一片细密的薄汗。

  “没事了,旖儿,没事了。”男子轻声哄道,骨节分明地手指抚上她的眉、眼、轮廓……

  当自己得到暗卫的禀报,知晓她出事的那一刻,心脏漏跳了一拍,恨不得飞到她身边确认她是否受伤!

  “母后!”随着一声悲恸的大喊,卫旖睁开了眼睛,马车还是来时的马车,抱着自己的人却是不认识的。

  “你是谁?”她艰难地撑起身子只感到乏力发软,声音因为哭喊有些沙哑。

  男子眼中有着欣喜也有着安心,似乎松了一口气。

  卫旖细细地观察他面具下的眼,总觉得很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

  银面具和浑身出尘的气质让她冥冥中记起一个人——在西域救下自己的那个人!根据二哥的描述八成是了。

  “多谢公子二次救命之恩。他日我定当涌泉相报,”卫旖坚定地许下承诺,但听的出她还很虚弱。

  “在下不甚明白姑娘的意思,二次?难道以前我们见过?”男子状似疑惑,但眼中捉弄的笑却正好让卫旖捕捉到。

  “既然如此,那就定是我认错人了,报恩什么的随意应该就好了吧。”卫旖装做认真思考的样子,好像确实不甚在意。

  男子有些懊恼,刚刚怎么就不承认呢?非要逗弄她,这下好了!好感度都不能增加了!

  “姑娘这样一说,我想起来了!和硕公主,在下君炎,幸会。”君炎正襟危坐向她介绍自己。

  卫旖看着君炎伸出的手,果断地握住,“暗阁阁主,久仰大名。”

  二人面上都是清淡的笑意,眼中闪现的光芒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