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楼生意一直很火爆,日日座无虚席,柏桑感到好奇便提出再去四海楼好好转转。

  卫旖一听觉得有道理,因为他们旗下的店铺正是需要向四海楼取取经。

  二楼雅间布置简单清新,从窗口眺目远望出去就是层层远山,隐匿在云雾中看不仔细,朦胧感让人悲从中来。

  酷匠网Le永#久免ou费5看y小^W说

  卫旖手执酒樽倚在窗前默不作声,正当柏桑以为她在思考店铺的事时,就听窗前的女子吟起诗来: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卫旖一仰头喝光杯中的酒,曹操当时到底是有多无奈多愁苦才会写下这样的诗啊。

  “你不开心?”柏桑放下筷子快速起身,很是关心。

  “好诗啊好诗!”隔壁雅间传来声音。

  “想问姑娘,在下可否加入其中一同探讨诗词歌赋?”

  卫旖回到桌边坐下,却不吭声。

  不多时,门就被人推开了,站定在前的是个青衫公子,眉眼间带着笑,看上去很是亲切易于亲近。

  “在下落尘,姑娘有礼了。”他微微启唇问候,恰到好处的微笑既不会给人过于热情的鲁莽又不会让人以为冷漠。

  “你怎么知道我是女子的?”卫旖好笑的开口,这人着实有趣,没经主人同意就自己上门了。

  落尘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慢喝着,对卫旖神秘地笑笑不说一句话,看他高深莫测的样子柏桑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们有允许你进来吗?而且偷听别人说话是小人行径!”柏桑重重放下杯子,双手撑在桌上俯视落尘。

  而当事人悠哉悠哉地喝酒,嘴角还是温柔的笑,似乎对柏桑所说毫不在意。

  “来者是客,既然落公子这么喜欢与陌生人打交道,那我们也不好拒绝。”卫旖语气中透着浓浓的讽刺,还真没见过这么自来熟的人!

  “姑娘方才的诗字字透着忧愁烦恼,这是为何呢?”

  直白,不懂看人脸色还是太会看人脸色?卫旖在心头腹诽到。

  抬头又是淡淡的疏离的笑,“落公子不明白隐私这个词的含义吗?”

  “在下一向喜爱交朋友,今日有幸听闻姑娘的佳作自然是倍感荣幸,所以便想着替姑娘解忧。”落尘挑眉不知从哪儿拿出一坛酒,刚一揭盖酒香就弥漫在空气中。

  “杜康……落公子果然聪慧过人。”

  欣赏的语气让柏桑都觉得不可思议,从认识起卫旖从未对任何人表现出欣赏。

  “不知在下有没有这个资格请姑娘在湖心亭饮酒作诗?”落尘绅士地执起酒坛同两个杯子。

  “你在这里等我。”卫旖起身同落尘下楼。

  “公子,这就走了?”一名小厮在半路问道落尘,还警惕地打量了旁边的卫旖,见是个漂亮的女子更是多看了两眼。

  卫旖似乎想通了什么,勾唇笑了笑,然后略带深意地看了小厮一眼。

  “嗯,先走了,今日有志趣相投之人作伴。”落尘得意地扬扬头迈开步子向门外走去。

  卫旖看着他的背影,眯起眼,抬腿不紧不慢跟上。

  湖心亭。

  顾名思义,一座精雅的小亭建于湖中央,一块块小石板在水面上形成一条通往亭上的路。

  “还未请教姑娘尊姓大名?”落尘一边倒酒一边询问。

  “一开始我还对你有诸多怀疑,现在倒是没有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卫旖拿起一杯酒细细地嗅了,陶醉地闭起眼。

  “姑娘是聪明人,落尘一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不知姑娘是否愿意交我这个朋友?”

  落尘看着眼前的女子,就算身着男装也还是掩不住她一身风华,眼波流转间便有着摄人心魄的魅力。

  “这是自然。”卫旖邪邪一笑,举杯和他共饮。

  夕阳无限,亭外就是一片橘色,倒映在湖水上,整个世界犹如置身在橘色的海洋中,身体似乎也能感受到温暖的气息。

  夜间,柏桑还是想不通,直到看见桌上的糕点,脑袋里好像有颗烟花炸开他才意识到卫旖已经达到了目的。

  有时候,卫旖面上不动声色,实则将所有都考虑到了。

  上次的大婚,她早已知晓了楚轻扬在暗中操控这一切也没有反抗,只是为了确定是不是后宫中的那人也有参与。

  暗杀事件让她开始更为警惕身边的人,而陈稳恰恰就是那个让人意想不到的。

  柏桑静静地思考这些日子发生的事,虽然有的事卫旖会告诉自己,但也只是有些……

  而他自己……总是装做不知道,实际也在观察周围的人与事……

  因为,自己有想要保护的人。

  天微微亮,卫旖便把柏桑从被窝里拉起来。

  看着穿得轻便得卫旖,柏桑疑惑不已,揉揉惺忪的睡眼,哑着嗓子问:“这是要出门吗?”

  “你快起来,带上东西,咱们要离开京城一阵子。”卫旖严肃地皱眉,不理会柏桑还有一堆疑问径直走出门。

  柏桑怔愣不过几秒立即翻身穿衣,收拾了必要的东西便去了前厅。

  大厅里大部分凰族人都在。

  自从上次和凰族上见面后卫旖就安排了一部分住进这个院子。

  “小姐,你要小心。”莫失眨巴着眼睛很是担忧。他不过15、16的年岁,长着一张娃娃脸,很是可爱。

  “要不还是让我跟着小姐吧。”莫失身后一名妙龄少女说道。一张苹果脸,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惹人喜爱。

  “筱青,莫失,你们都留在京城,这段时间好好打点铺子上的生意,还要小心有心人找上门来。”卫旖仔细地叮嘱着,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些凰族残余的族人了,他们都是自己的亲人,所以万万不能出事!

  “我们到底去哪儿,为什么你们都很害怕似的?”柏桑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所有人都是一副焦灼的样子他也很想知道要去哪儿。

  “边走边说。”卫旖拍拍他的肩,转身看向其他人,“你们顾好自己就成,我到时候带着这个呆子很快就回来。”

  “说什么呢!本少爷可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好吧?”柏桑也看出了卫旖这么说是为了让其他人安心。

  上了马车,柏桑突然安静了下来。卫旖一向不喜多话也缄默不语,一时,车内静谧无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