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们进来。”卫旖吩咐生火的一个士兵带话给陈稳,陈稳听后瞥了瞥眉思考了片刻,说:“我家主子有请两位。”

  进来的两人皆是气度不凡的男子,从周身的气质就可辨识出是出自名门大家的。

  “扰了和硕公主的清净,在下很是愧疚。”穿雪青色衣衫的男子温文尔雅,一双桃花眼尤为好看,清亮的眸子如同天上繁星。

  柏桑快人快语接道:“那你现在可以离开了,主子就算彻底清静了。”

  男子看着柏桑一脸无辜的样子更是尴尬,只得无奈地挠头笑笑。这时候,身旁的白衣男子开口了,如同数九寒天,“西域国一向热情好客,今日在下所见怕是和世人传言大相径庭。不知公主以为呢?”

  卫旖开始认真打量起白衣男子,五官并不出众,可给她的感觉甚是熟悉。她不知道的是白衣男子也有同样的感觉。

  “既然如此,那二位就留下避雨吧。”卫旖不再看他们淡淡吩咐道。

  “带他们去那边,我家主子喜静。”柏桑朝墙角努努嘴看向陈稳。

  “是,属下明白。”

  陈稳将他二人安排在破庙另一边休息,青衣男子偷偷观察卫旖然后用意念传声给坐在对面的人,“你未婚妻果然漂亮!戴着面纱也不妨碍她对男人的吸引力!怎么样?你喜不喜欢啊?不喜欢让给我得了!”

  原来青衣男子就是仙医沐秋,而白衣男子自然就是五王爷楚轻扬!

  楚轻扬自然是知道的,他这个未婚妻倾国倾城都不为过!可是,他并不喜欢她不是吗?

  B酷6匠gJ网◇唯一#正;$版f,其他k(都o是Rn盗版

  “你怎么不说话?不会是在想洞房花烛夜吧?看来,英雄难过美人关啊!”沐秋的调笑声在楚轻扬头脑中响起,不得不说,有时候自己是真的很想把这只聒噪的“麻雀”给扔出去!

  “主子,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的手艺!”柏桑欢快的声音传来,楚轻扬和沐秋转头看向另一边,身着复古繁琐红裙的卫旖被众人环绕着,面纱外的双眼漂亮至极,眼波流转自带一股风情,妩媚中又是优雅,慵懒中掺杂着纯净。

  “这是什么茶?”卫旖手执墨玉杯,纤细的手指抚着杯沿抬头看向柏桑。

  “这叫雨尖,我最喜欢的茶了!听闻采茶之日的最后一场雨润透了茶树,它的茶叶尖端采摘下来后经过重重工序制造出来的。这期间一道工序都不得出错,且时间必须把握准确,否则味道就不对了。”说着,柏桑深深吸了一口气,满足地笑笑。

  “确实好茶。”卫旖遥遥望向门外的雨幕,过去下雨时就是和刘牧窝在沙发上分享一壶茶,平淡的日子温情而动人,“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什么意思啊?”柏桑疑惑不已,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卫旖这么悲伤,整个人拢在深深的忧愁中。

  “你未婚妻还不赖嘛,这诗做得可是比京中那些所谓的才女强多了!”沐秋摸摸下巴一脸笑意。

  “公主这诗乃是上乘之作,不知公主师承何人?”沐秋起身拍拍长袍走向人堆。

  “公子何出此问?难道是想说我西域国乃是蛮横之邦,国人只会舞刀弄枪不曾?”卫旖最不喜欢的就是有那么些人明明和自己不熟悉还要问些讨厌的问题。

  “公主这是误会在下了,在下自然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敬佩公主的才情所以随口问问。”

  “哦,是吗?那你可真是太会聊天了。那就是我曲解公子的意思了,不好意思。”卫旖虽是说着抱歉脸上和语气却是一派坦然。

  “呵呵,没事没事,在下并不介意。”沐秋说着就在卫旖对面坐了下来,一副自来熟的样子看得柏桑牙痒痒。

  “哎,你也过来,这边多好啊,有温暖的炭火还有热情的西域朋友!”沐秋转头朝楚轻扬挥手招呼他也过来,楚轻扬无法只得起身走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