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路的两日里风平浪静,卫旖也懒得去想各中缘由,整日里除了吃就是睡,不然就是随行宫人化妆卸妆,再化再卸。

  “启禀公主,不出意外今晚就能到达东楚。”这次带队的是个年轻的将军,可为人处事上却是十足的男人范儿透着沉稳。

  “陈将军安排就好。”卫旖懒洋洋的声音从马车中传出,让人听了就有醉酒的味道,陈稳在宫门口是目睹过卫旖的真容的,大气又沉静如水,黑亮的眸子散发别样的光彩,大红的嫁衣更是衬得她肤若凝脂。

  “是,属下明白。”陈稳骑在马上复又看向车夫旁的柏桑,听说这个男子是和硕公主的护卫,一看就知道这男子不简单!

  柏桑头都未抬懒得理会沉稳的打量,不知道是不是和卫旖呆的时间长了也养成这样满不在乎的性子。

  还有一个时辰就可以到东楚了,天有不测风云竟是下起瓢泼大雨,夏日的雨还真是说来就来毫无征兆。

  “只有委屈公主到前方的破庙避避雨了,现在这天着实是走不了的。”陈稳还是一派稳重。

  “无妨。”卫旖弯腰出了马车,转过脸看向坐着不动的柏桑说,“走吧,难不成想淋雨?”

  柏桑摇摇头,在外人面前收起了平时嘻嘻哈哈的一面,看上去倒是沉着大气!

  更Pb新!最g快b上wb酷9…匠t,网

  “等你一起走。”说着跳下马车牵过卫旖的手扶她下车。

  其余人都惊讶得瞪大了眼,尊贵的公主竟是任由护卫牵自己的手!唯独一旁的陈稳,他早就看出了卫旖对待柏桑不同于他人的冷漠疏离。

  破庙里蜘蛛网密布一看就知道鲜有人迹,空气里散发出一股潮湿的霉味。

  陈稳一面指挥士兵搭建帐篷一面吩咐人生火。卫旖就坐在一旁研究手上的扳指,那几个宫女早在进来时就被打发去做饭了。

  “这是什么?”柏桑好奇地目不转睛盯着白皙莹润的手上戴着的扳指。

  卫旖通过药物将扳指浸泡了整整一夜才使得它表面覆盖上一层乳白色的薄膜,只要不细看是发觉不了的。

  “好看就戴着玩儿,和你走路时手执剑抱于胸前是一个道理。”卫旖又开始腹黑地逗弄柏桑。

  陈稳一回头就看见卫旖调笑的样子。红色衣裙的女子不管在哪里都是人群的焦点,你一眼就能找到她的身影。

  “我哪有!”柏桑条件反射地反驳,一接触到卫旖眼中的坏笑就改口道,“只是有时候,那叫偶尔。”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在下路经荒郊野外没想这大雨落得如此意外,还请能在庙中歇息片刻,雨一停我们就离开。”

  “实在抱歉,两位公子还请到别处去吧,我家主子不便露面。”陈稳礼貌地拒绝了对方的请求。

  “没想到西域国的陈将军竟是这般无情。”另一名一直不曾开口的男子不带丝毫感情说道。

  “公子在说什么,在下不明白。”

  卫旖听闻后摇头笑笑,没想到这陈稳装傻充愣倒是好演技!

  一旁的柏桑也是勾起唇角笑得欢快,“没看出来嘛,你们西域国的将军倒是不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