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臣参见母妃。”西域国三王子卫奫趁午膳时分来到丽娜宫里商量对策。一双狐狸眼满是算计,两片薄唇没什么血色,肤色苍白像是久居室内鲜少出门之人,身形瘦削明显体弱多病身患隐疾,面容俊朗却稍显阴柔。

  “事情办得如何了?那个小贱人死了没有?”丽娜急忙攥住卫奫的双手,红色的丹蔻紧紧扣在他的手腕上。

  “回母妃,儿臣办事不力,派出去的杀手还是没能取回卫旖的首级。也不知她从哪里找了个武林高手,那人身手了得!儿臣手下的人竟是难以近身。”

  “竟是又让那小贱人逃过一劫!奫儿,你暗中派人查探他们的踪迹继续监视,找寻合适的时机下手,这次不要再让我失望!”丽娜语气阴狠,誓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意味。

  “是,儿臣明白。”

  “嗯,你回去吧,没事不要经常往我宫里跑。”

  “是,儿臣就先行告退了。”卫奫低下头的瞬间眼中一道光芒闪过,似在谋划什么。

  过了好久,柏桑以为卫旖睡着了所以没听见自己说的话,心头一阵轻松,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她说起过去的事,更不知道应不应该让她知道。一方面想和这个神秘的女子更近一点另一方面又不希望她看见自己的软弱。

  “柏桑,其实你白家二公子白梧桑,我说的对吗。”卫旖还是平静的语气,她明白身在江湖怎么会轻易相信他人呢。

  “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柏桑惊讶不已。

  “见到你的第一面起吧,你袭击我反被制服时我就知道了,你的衣角内侧有个白家符号。”

  “到底哪一面才是你呢?”柏桑叹息道,越是相处越是觉得离卫旖更远了,她的心思怎么也猜不透。

  曾经刘牧也问过自己:旖儿,到底哪一面才是你呢?

  刘牧,刘牧,刘牧……一触碰这两人自己还是会觉得疼,心脏处的抽痛真切地提醒着自己被视作唯一的人背叛的事实。

  “是啊,我到底是谁…”卫旖的声音有些沙哑,从马车里传进柏桑的耳朵,他的心里一跳,因为那是伤痛的语气。

  “如果你从未获得爱,当有人愿意爱你那是种怎样欣喜的心情,可是同样被那个人背叛你能想象吗?”卫旖像是说着别人的故事,满不在乎的语气都快要将柏桑骗过去。她收紧拳头暗暗发誓,这一世坚决不会再爱上任何人,给别人伤害自己的机会!

  柏桑心头已是滔天巨浪,她爱过的人……

  稍稍定定神他坚定地说,“这世上只有一个叫柏桑的人,因为白梧桑已经在那场厮杀中死去了。”定地说,变相地也在表明会永远陪在卫旖身边。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小路上只有一阵阵清脆的马蹄声。

  这两日二人马不停蹄地赶路,卫旖哪里吃得消,到底是女子比不得男子健壮的体魄。

  “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样。”卫旖拧眉看向远方若有所思,这两日比起前几日更加清静,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你是在担心会被抓回去和亲?有我在铁定没事!”柏桑拍拍胸脯保证道,紧接着话锋一转,“哎我说,你为什么不想嫁给战神楚轻扬?虽然我没见过他长什么样子,不过世人传言是个很优秀的帅哥哦~”

  卫旖嘴角抽搐,不愿和柏桑搭话。

  “收起你纨绔子弟的做派,果然大自然解放你的天性了?”卫旖朝柏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不想回答他的问题。

  “你每次都是这样,问你就总是岔开话题,这次我可不会被轻易糊弄了!”柏桑鼓着腮帮子可爱地说道。

  “你个大男人卖什么萌!”

  “要你管!快说嘛,咱俩好歹也分享了秘密的!”

  “什么秘密?”卫旖装傻的样子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柏桑现在就是这样的感受。看着柏桑幽怨的眼神,卫旖不想再逗弄他于是收起无赖的模样,“这是我的人生,为什么要由他人的一句话就被决定?如果要我选择,我只要自由就足矣。”

  “那你要保证你的自由里有我!”柏桑任性起来就像个孩子,看得卫旖直发笑。

  “嗯,你是我的护卫嘛,不跟着我跟谁?”卫旖心情颇好也随着柏桑开起玩笑。

  “旖儿妹妹怎么笑得这般开心?三哥可是在此等候多时了。”

  笑里藏刀!这是柏桑第一个想到的词。面前的男子锦衣华服又自称三哥,不是卫奫是谁?

  “三王兄带这么多人等王妹做什么?王妹不过出门游玩一阵子罢了,用得着这么大阵仗吗?”卫旖眼中冷清一片,警惕观察周围环境,看这些人的衣着必定不是卫羏派出寻找自己的人,那么就是丽娜那个毒妇!

  柏桑也感觉到不对劲,用意念扫了扫四周,这些人武功高强不是宫中的侍卫,倒更像是死士!

  “旖儿妹妹身份尊贵,就怕有些人心怀不轨,三哥担心地寝食难安于是来接妹妹回宫。”卫奫说着朝备战状态的柏桑看去,显而易见是在讽刺他。

  “三王兄是在说王妹的护卫?这可是二哥手下的人呢,难道二哥要害我?”在卫旖心目中,只有卫锦程和卫思羽配得上哥哥二字。

  柏桑听闻卫旖的话中话感到一丝好笑,果真伶牙俐齿!

  ●酷}?匠网首I发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时一道响亮的禀报声响起,“二王子到!”

  卫思羽高高骑在战马上如同天神般出现在众人眼前,身前身后精兵数目不在卫奫之下,甚至更甚一筹!

  “我道是谁,却是三弟啊……”卫思羽意味深长地说,“没想到三弟对旖儿也是担心不已,竟是比我这个二哥更快。”

  说罢也不去看卫奫的表情,卫思羽跃下战马大步走向卫旖,一把抓过呆楞的女子就是一个熊抱,“母后很是担心,整日以泪洗面就怕旖儿出事呢,跟哥哥回家吧。”

  家?已经多久没听到这个词了,自己还有资格拥有吗?卫旖埋在温暖的怀里不敢抬头,不愿意让其他人看见自己的伤痛。

  卫思羽和柏桑对视着,都在审视着对方。

  “二王兄,王妹说这侍卫是王兄所赠,难道王兄是在助王妹逃婚?回宫后父王若是知道了怕是怒火更甚吧?”卫奫一副小人之姿,语气中掩不住的得意。

  “这个不劳王弟操心,王弟还是想好如何对父王解释今日在此的原因才是正理。”卫思羽高高挑眉不甘示弱。

  这种时候还能怎么办?打?就只有柏桑和自己,还是算了。跑?二哥在这里哪儿跑得过,就算跑掉了以后还会有卫奫等人的暗杀。思及此,卫旖在卫思羽的注视下点点头算是同意回宫。

  卫奫只得放弃原定计划一同回宫,暗地里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卫思羽杀之而后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