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什么?我要换衣服了。”恢复过来的卫旖慵懒转过身一脸无所谓地看向浴桶里呆望着自己的人男子。

  “西域国二王子是你什么人?”他死死盯住眼前的倾国倾城的女子不放过任何一个表情。

  卫旖的易容术经过冷水的浸泡已经失效,露出了那张倾倒众生的脸,随意披散的青丝更显她的慵懒。

  “主人的事是你应该问的吗?可别忘了,我刚刚救了你所以现在你的命是我的了。”卫旖撩拨头发坐在桌前歪着脑袋望着眼前的男子。

  “你,你别欺人太甚!我的毒你还没解!”男子一激动又跌回浴桶中连呛了几口水,俊俏的面颊咳得通红。

  “你就坐在浴桶里好了,长这么高做什么。我换了衣服你再出来吧,这是主人的命令。”

  “哼!不和你一个女人计较。”男子坐在浴桶里嘟囔着,脑中却不由自主浮现出卫旖白色的里衣湿透紧贴在姣好的身躯上的情景,可爱的脸上飞起一道红霞。

  “喂,你脸红了?”卫旖换好衣服出现在浴桶旁,似笑非笑,“喂,你叫什么?”

  “谁脸红了?胡说八道,你眼花了!对,就是眼花了!”

  “你神经病啊?要不我就赐个名字给你叫小病好了。”卫旖摸摸下巴似乎真的在认真思索。

  “一边儿去,你才叫小病!这名字难听死了!还是留给你丫鬟吧!”

  “我TM问你又不说,赐个名字还挑三拣四。”

  “柏桑。”男子小声吐出两个字。

  卫旖点点头转身离开,柏桑见她满不在乎于是大喊道,“你这什么反应啊?好歹表示一下啊!而且我在水里起不来,你总得先把毒给我解了吧!”

  卫旖不紧不慢地对着镜子易容,只吐出了一个“哦”。

  “你这女人怎么这样!而且你的名字也没告诉我!”柏桑不免有些气急败坏,语气中带着些撒娇的成分。

  “刚刚可是我救了你的命,有你这么对主人加恩人说话的吗?”卫旖使坏地说道。柏桑也知道自己理亏便不再出声,可肚子里还是憋着不服气。

  一时,室内静默无言。

  “你说什么?五公主失踪了!马上派人给本王搜!找不到公主你们就都别回来了!”卫羏听了底下侍卫的禀报后大发雷霆,怒气吓得书房中的官员大气都不敢出。

  “大王息怒,或许是五公主贪玩所以溜出宫了。”一名官员站出提议道,其他人一听也随之点头附和,连称“有理,有理”。

  卫羏感到一阵头疼,现在自己最为骄傲的儿子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所中之毒连名字都不知道如何能解?前几日东楚又威胁自己拿最疼爱的小女儿和亲,还驻扎了精兵在边境,既是向西域施压又是阻挡西岐的人进入,可谓一石二鸟。因为这些事又唤起了睦皇后的伤心往事,近日对他的态度也冷淡了不少。

  “休要让公主失踪的消息泄露出去,尤其不能被东楚的人知道!”卫羏扶了扶额,果然是老了啊。若是十年前他肯定会因为东楚傲慢的态度发动战争,可现今居然妥协了,整个国家和人民还要靠自己,战争造成的伤害在百姓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

  “娘娘,小公主是多福之人,定会平安归来的。”睦皇后身边的心腹劝慰道。

  “本宫倒不是担心这个,相反的,本宫宁愿旖儿别回来,否则去了东楚以后我们母女二人只怕难见面了。现如今锦程也昏迷不醒,本宫看着心里难受得紧。”睦皇后依然大方美丽,可是近日发生的事也让她憔悴不少,从前明亮有神的大眼睛里如今神采全无。

  花园的花儿开得正艳,我的旖儿只要过得开心就好,别再回宫了……

  在夜色的笼罩下,卫旖难得的换上了一件黑衣,长发束于脑后,如玉的容颜让人移不开眼。

  “原来你也是个逃犯,那令牌不会是偷来的吧?”柏桑依旧是黑衣傍身,其实他早就想问关于令牌的事了,不过他深知卫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回答的,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真没劲,什么都不说还让我当你是主人!这天下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柏桑嘟嘴十分不满。

  卫旖的手正要推窗,听闻柏桑的话后停了下来,匀称纤细的手指在窗栏上轻敲,漫不经心地说:“意思就是只要我告诉你名字以后就忠诚于我?”

  “我,我不是这意思!”柏桑脱口而出,看卫旖打算离开,不知怎的又急切改口道,“好吧,就是这样,只要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一直忠诚于你。”

  “卫旖。”声音似乎要飘散在空气中,柏桑听见轻飘飘的两个字整个人怔在原地动弹不得,这个名字任谁都知道她的身份,再抬头看时卫旖早已从窗户跳下融入在夜色里。

  “也不等等我。”柏桑嘟囔了一句也快速跟上。

  桂香楼隐藏在暗处的高手侍卫发现他们的行动也倾巢而出,卫旖气得直骂娘,都怪柏桑那个蠢货声音那么大,在这种紧要关头也不知道收敛!

  不知道是不是上次受伤触碰到了什么所以才使得前身被封印的内力释放,卫旖管不了那么多只顾着暗暗使劲加快速度,柏桑也不甘示弱紧跟而上。

  “怎么不见人影了?快去禀报主上。”其中一人不停张望并命令道。

  卫旖和柏桑隐藏住自身气息紧紧贴在屋檐直到他们离开才现身。

  “你是五公主卫旖。”柏桑用的是陈述句而非疑问。

  “嗯,你反应真慢。”

  “那你是不是就快要去东楚了?”柏桑偏头不去看沐浴在月色中的美丽女子。这个人话少,可是一张嘴就能把自己气个半死,偏生自己又不舍得离开,为什么呢?柏桑搞不懂也不想去弄明白,有时候遵从自己的内心未免不是件好事。何况。。。自己已经被抛弃了。。。想起往事的柏桑心情有些低落。

  “或许吧,谁又知道以后的事呢。”卫旖微微仰头看向夜幕中的明月,深蓝色的夜空只有一弯月,这景象让她感到一丝孤单,不免有些感慨。

  “我不会让你去的。”

  卫旖听见他肯定的语气开始重新打量这个被自己救回的人,在她看来柏桑就是个孩子,可是初遇时他身中奇毒,若不是从宫中带走了清心解毒丸自己压根就解不了他的毒。从一开始见到他就知道柏桑不会是普通人家的子弟,身上背负的东西只会多不会少。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他难得正经起来褪下平时嘻嘻哈哈的外表,怎么说?应该是成熟吧。卫旖轻轻地笑了,唇角的笑意逐渐蔓延开来。

  柏桑好像能闻见雪莲绽放的清香,明明是大漠的女儿,可卫旖身上更多的却是冷漠,对什么事都不甚关心,柏桑很是好奇究竟什么东西是她在意的?

  “走吧。”卫旖语气柔和,少了些陌生。经过这一晚,二人的关系也会好些吧,因为她看见了他眼中的真诚。

  d酷78匠t~网P唯一正/o版!(,y其他.都是M盗》版ig

  柏桑跟上她的步伐,晚风吹起衣衫,二人并排着在夜色中缓慢而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