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繁花鼎盛,微风和煦。卫旖早早便醒了,上一世身为检察官的她生活简单规律,这一世自然是难以转变的。

  “听说东楚国派遣使臣竟是为了和亲!”

  “和亲?是有公主要嫁到我们西域吗?”

  “什么呀!是五公主嫁去东楚!”

  “天哪!怎么会呢?”

  “怎么就不会了!我还听说了,就在这几天五公主就要去往东楚的路上了呢!”

  “大清早议论什么?”卫旖走出房居高临下看着方才议论的两名宫女,语气淡然,仿佛她们所说之事与自己毫无关系。

  “五公主饶命,是奴婢该死!”两名宫女连忙下跪磕头。

  “方才我听你们说和亲?”卫旖被阳光笼罩着神圣不可侵犯,俨然就是仙子下凡。

  “定是公主听错了,是奴婢该死!求公主饶过奴婢!”

  “趁我心情还不错快些把你们知道的说出来,否则的话。”卫旖语气中染上了些许不耐烦,精致的黛眉也微瞥着。

  “是是,奴婢这就说。在五公主醒来那日东楚国使臣正好来访,后来大王便封了公主为和硕,说是。。。。。。说是五日后出发前往东楚。算算日子就在后天了。”

  后天!这则消息如同一记闷雷,炸得卫旖头昏脑胀,怪不得睦皇后每次来看她都会深情不舍的凝视自己,原来如此!自己原本是打算为真正的卫旖和卫锦程报仇后就离开这里,然后找个世外桃源静静地过一辈子,看来现在想实现有点困难了。

  \/更新D》最快上~√酷匠网

  卫旖回到房中开始思考对策,虽然从睦皇后每日的看望中能感受到母爱和关心,但是她还不至于把自己的人生交到别人手中是夜,收拾了一些银票和几件换洗衣物后,卫旖简单易了容从屏风后出现已是另一副装扮,扮成男子的她更是潇洒邪魅,一身白衣飘飘欲仙,蔷薇色的嘴唇泛着迷人的光泽,表情如若寒星。

  趁着夜色,宫里巡逻的人警惕性下降之时,卫旖悄然无声地离开了王宫。当然,自己失踪的事瞒不了多久,很快就会有士兵搜查街道,更何况自己人生地不熟很容易就会被找到。

  “公子,里边儿请~我们这儿什么样的姑娘都有~”

  “公子,我们桂香楼是这整个西域国最好的妓院了!”

  伴着桂香楼姑娘们和老鸨的柔媚的吆喝声,卫旖走了进去。谅他们也不会猜到自己躲在妓院!

  “公子是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啊?”老鸨见卫旖气宇不凡,衣料也不像平常人家穿得起的,所以态度更显殷切。

  “随便找个清纯懂事的姑娘就行,再给我安排间雅致安静的厢房。”一面说着卫旖随手就抛出一锭金子,直看得老鸨两眼放光,唯唯点头称好!

  卫旖顺着楼梯走向上乘的雅间,她状似随意欣赏桂香楼的中的装饰布置,实则是在观察这里的每一个人。护卫都是一顶一的高手,就连刚刚谄媚的老鸨也很不简单,看来这背后的主人不简单呢!

  卫旖不知道的是从她进了这桂香楼时就被楼上之人盯上了。她在打量周围环境的同时那人也在暗处注意她。

  “公子,奴家是阮妈妈安排来伺候公子的。”卫旖刚放下包袱,青衣女子便在门外开口道。

  “进来吧。”从里间传来一声慵懒的回应,青衣女子脸上瞬时飞起两道红霞。

  “公子,奴家名叫青儿。公子有什么吩咐?”青儿半蹲着行了个礼柔柔看向正在喝茶的卫旖。

  白衣似雪的公子一手撑着脑袋另一手半举茶杯,雾气氤氲看不清他的眼,一滴水珠从唇角滑下更显双唇娇艳欲滴。

  青儿见卫旖只顾着喝茶连半个眼神都吝啬给予自己不由有些难堪,何况还有主子交代的任务要完成!

  随即更加柔媚地说道:“公子喝茶岂不是没意思,不如奴家与您作伴对饮,桂香楼的酒是一绝,保准公子喝了再也忘不了。”

  卫旖总算抬起头来仔细打量眼前的女子,一袭青衣衬托出凹凸有致的身材,腰间的嫩黄腰带与耳环相得益彰,女子甜美可人可惜脂粉味太重。

  “你会谈琴吗?”卫旖的眼神飘向墙角的古琴示意。

  青儿莲步轻移,坐在古琴前整理好衣服后轻抚上琴弦,逐渐地悠扬的琴声从门里飘散出来。

  卫旖怎么会看不出来她在向背后之人传递信息,从她之前柔媚的假象下表现出的的冷静和打算,卫旖就猜出来了。

  “我没喊停,你就一直弹下去。”卫旖来到床边准备就寝并不去看墙角女子的表情。

  “是,奴家明白。”琴声一直持续到半夜,直到一名戴金色面具的白衣男子悄无声息出现在房中。

  “既然都猜到了就不想见见本尊?”如水的嗓音响起。

  “本公子不甚明白阁下的意思,还请问阁下是何人?出现在在下房中意欲何为?”卫旖缓缓走来面不改色。

  “公子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呢?我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男子语气中似觉得卫旖的装傻有些好笑。

  “既然如此,阁下是不是应该给本公子一个交代?派人监视试探在下又是有何用意?作为桂香楼背后的主子,你说呢?”卫旖慵懒如猫双手环在胸前,偏着头轻倚一旁的柱子。

  男子金色的面具遮挡住大半个脸,可裸露在外的眼睛和嘴唇无一不在昭示着这是一名美男子的事实。浑身上下散发的气息很危险,一些邪魅一些冷然,就这样完美毫不矛盾的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

  就在卫旖打量对面之人的同时他也在做同一件事。眼前的男子身形纤细,面上的五官精致,尤是那双默然的眼泛着少许肆意的光采。陌上公子翩翩,一身气度最是耀眼,这也是他进门就抓住自己视线的主要原因。

  “看够了?”卫旖觉得很不舒服,男子的眼神充斥着让她害怕的某些因素,或许是过于赤裸大胆。

  “你先下去。”男子吩咐了青儿后缓步走向卫旖,每一步都像踏在她的心上,“说吧,你是怎么看出来?”

  “眼神,一个妓女的眼神怎么会沉着冷静竟是丝毫欲望都没有。”

  “我竟是小瞧你了。”男子的鼻息喷洒在卫旖白皙的脸上,刹时她的脸就浮现一层红晕,如同晚霞般夺目醉人。

  “本公子可没有什么断袖之癖,龙阳之好!还请阁下自重,站在安全距离以外。”卫旖调整好呼吸直视面前的男子,语带嘲讽道。

  “哦?断袖之癖,龙阳之好。”男子再次附身在卫旖耳边吹着热气暧昧出声,“可你明明是女人啊。”还装作无意地向她胸前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