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灰头土脸的回到自己的院子,正好被自己正在浇花的芊芊撞个正着,我赶紧低下头,想快速绕过去。这副尊容要被芊芊看到,还不笑掉大牙?

  沈芊芊可没见过这景象,一下就猜出了其中有猫腻:“哥!”

  我装聋作哑,继续前行。

  沈芊芊一掐腰,俏生生的站在那儿:“袁锋!”

  好吧,这一刻我真希望芊芊没有开启灵智。

  我站住了,知道逃不过去。既然逃不了,那就面对吧!

  S酷D(匠网永-久s免|费xN看r9小说

  我低着头,背对着沈芊芊。

  沈芊芊声音冷冰冰的:“转过身来!”

  我很听话,毕竟沈芊芊是我的未来妻子嘛!唉——不对,我妹、我妹!

  沈芊芊皱着眉:“抬起头来!”

  我有些扭捏,但还是抬起了头。

  沈芊芊看着那张熊猫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捏了捏我肿胀的脸蛋。

  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轻点轻点,疼!”

  沈芊芊双手环胸,止住了笑:“这是被谁打成这样了?哥,你看看,没有我在,被欺负了吧?”

  卧槽!显得我跟需要你保护似的!于是我冷哼了一声:“你放心,你哥怎么会被人欺负?不是那个什么说天欲降大事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牢记筋骨吗?我是故意让人打的!”

  沈芊芊撇了撇嘴:“好一个故意!你先回房,我去拿点药。”

  我点了点头,得意洋洋的回屋子,心想,还是我媳妇对我好!啊!不对!我妹!我妹!

  不知为何,经过一下午的胡思乱想,我现在对于私下把沈芊芊当成媳妇的想法竟然一点都不排斥了,甚至有点理所当然。

  但是我也知道,自己要抓紧时间修炼了,省的下次又被人揍的毫无还手之力。

  然后,后山上就经常出现了邱绪砍柴打水的身影,大雪天坚持单布粗衣,大夏天在太阳下炙烤。

  似乎是院长给芊芊的任务太重,沈芊芊来找我的次数倒不是很多,而我担心影响沈芊芊修炼,也不常去找她。

  不过林旭和童荟倒经常会过来,甚至童乐也偶尔跟着过来。

  三个人会聚在一起商量怎么偷看白巧儿洗澡,但最后商量来商量去,还是被她大武师的实力吓到,不敢前去。

  偶尔童荟会偷偷的找我,商量着哪天去偷看林云锦洗澡,然后就会被躲在一旁林旭跳出来一阵追打。

  本来我只是笑着看两人玩闹,但后来有一次沈芊芊来都到后山找邱绪玩,恰好见到了林旭和童荟。

  两人一见沈芊芊大惊,然后就把沈芊芊评为器门第一美女。还曾当着邱绪的面讨论去偷看沈芊芊洗澡。

  想到自己媳妇——我妹!我妹——要被别人偷看,我自然就和林旭童荟闹了起来。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了,眨眼已是一年后,我也顺利的过了炼气期,进入了筑基期。同时,焚天诀也教会了我如何释放火元素,现在我可以随心所欲的召唤出任何一种火苗——但是请注意,是火苗。

  再加上我整天在树林里打柴玩耍,有时候三通松鼠甚至会回来陪我玩。此时的我,早已不是当初那个面对崔琳娇毫无还手之力的人了。我现在在树上灵活如猴子,在地上迅速如兔子。半年前跟修为刚刚达到大武师的林旭过招,他放了几个法术,居然毫被我一一抵挡下来了。惊得他都想改修炼气士了——嗯,他和童荟童乐都知道我炼气士了!但后来他也不知是潜心苦修还是整日偷看妹子洗澡去了,竟然半年都没出现了,童荟也是如此。

  但这进度对我来说,依然觉得缓慢至极,尤其是芊芊已经到了大武师的巅峰,只差一步就迈入武王。我觉得自己应该修炼到结丹期,才对得起芊芊的修行速度。

  但凌运才却惊为天人,心里震惊异常。因为他知道,炼气士从炼气到筑基,可是极为艰难。而沈芊芊的大武师巅峰,在秋岚山也有很多年轻弟子达到。但大部分人,都是被困在这个地步,终身无法寸进。

  所以不管怎么说,在凌运才眼里,我已经是器门数一数二的弟子了。

  所以当凌运才宣布,我和沈芊芊将代表器门参加三门大比之时,我还有点发蒙。芊芊去还可以理解,自己去干什么?我特么就会放几条小火苗啊!

  但马上段其恒的话就间接回答了我为何我会成为器门代表。

  那天的天色不算很好,段其恒坐在器门鸣金院的院子里,前面站着我和沈芊芊等十个器门弟子。其中只有我和沈芊芊是煅金院的。

  段其恒闭眼养了一会儿神,就在我都觉得这货睡着了的时候,段其恒说话了:“四年前,极北雪原上成立了一个门派,叫做鬼门关。开派至今,他们装神弄鬼,四处侵略,攻城夺地。但所占领的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小村庄小镇子,国家高层也没那么多人手去灭掉鬼门关,所以这事,需要我们秋岚山处理。这次咱们秋岚山和琉源阁阁主以及宣成寺主持商量拟定,每派派出最得力的五名小辈弟子,然后一起去会会鬼门关。这可是难得的游历机会。”

  段其恒说到这儿站了起来,背对着众人:“三门大比相信你们也知道,不过这次规矩改了一下。为了避免像前面几届一样混乱,此次先举行各门的门内小比,然后选出前十。最后由这十个人进行三门大比,选出前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