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嫩笔直的腿,看起来就像完美无暇的美玉,给人想入非非的感觉。

  童荟虽然经常看那些不堪的图画,但也没见过这么完美的腿,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但这个胖子咽口水的声音特别大,我和林旭马上就觉得不妙了。

  果然女子迅速收了长腿,把整个身子都藏在水里,喝道:“谁!”

  童荟林旭扭头就跑,快的如同受惊了的兔子。

  我暗暗叫苦,自己虽然也是修炼者,可特么的没有专门训练过步法,这跑得虽然比其他普通人快,可跟武师比,这特么的就是小菜一碟啊!

  林旭童荟明显也都是武师,早已没了影。

  我急匆匆往外逃着,身后跟了个一蹦一跳的松鼠,更可恨的是,这松鼠还时不时的回头张望。

  然后松鼠就停住了,跳向一旁。

  前面的我看不到后面的景象,然后被一脚踢飞了。

  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完了,被抓了。

  我重重的摔在地上,但还是忍着痛迅速的翻身,半躺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女子。

  披散的头发湿漉漉的搭着,脸上甚至还有一些水珠。刘海挡住了额头,下面是细细的柳叶一般的眉。杏眼圆睁,似乎蕴含着无尽的怒气。小巧的鼻子上不时的抽动,仿佛在诉说自己的委屈,嘴唇紧紧的抿着,不言不语。身上薄薄的绿色长裙胡乱的卷在身上,还没来得及仔细穿上。双手藏在胸前的衣服里,似乎在紧紧的拉着自己的衣服,避免它掉下去或者被风吹开。手臂大腿部位的衣服甚至因为被水浸湿而紧紧的贴在了皮肤上。

  这当真是一个漂亮极了的女孩子,我讪讪的笑了笑,指着她逐渐因为衣服被浸湿而显现出来的大腿肌肤,小心的说道:“你要不要先换件衣服?”

  崔琳娇都要疯了,她觉得偷看自己洗澡被抓住的男孩第一反应要么是求饶保证下次再也不看了,要么就是不停的道歉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哪怕哪个,她都会随随便便打对方一顿然后一声滚,最后自己在屋子哭泣。

  因为自己不能杀了他泄愤,也不会要求对方对自己负责。

  但这个男孩子竟然让自己回屋换衣服!崔琳娇低头来看了看自己的大腿,顿时一阵脸红,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迅速的回屋子去了。

  我看着匆匆回屋的女孩子,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按刚才女孩子踢飞自己的力度,再来几脚怕是自己都受不了吧?这修炼者就是不一样,一脚下去就能把人踢飞!

  我站起来四处打量了一番,发现这个院子挺优美的,左边一大片空地,似乎是练武的地方,右边种了一些花,很符合女孩子的风格。

  我正欣赏美景呢,就突然发现左边墙头上露出两个脑袋,正是童荟和林旭。

  这两个小子,还算仗义,没扔下我跑掉。

  林旭伸出一只手来,打着手势让我快跑。

  我摇了摇头,都被抓住了,再跑不是丢人吗?敢做就要敢当!嗯,我突然觉得我自己还挺男人的!

  我看了看关着的屋门,崔琳娇还在里面,换个衣服也要这么久!对,应该是要擦干身子再穿衣服。擦干身子?我觉得自己又想去偷看了。唉,被这两个猥琐的家伙带坏了!

  想到这儿,我不由狠狠的瞪了瞪林旭和童荟。

  林旭和童荟相视一眼:这袁锋怎么回事?让他走他不走,还瞪咱们?难道在怪咱们刚才跑的太快没带上他?天地良心,前一段时间各门疯传袁锋的故事,都说他已经是秋岚山一等一的高手了,我们怎么知道这么厉害的高手怎么跑这么慢?

  林旭和童荟满肚子的委屈还没来得及说,我就看到这两个人迅速的低下了头。

  我扭头一看,崔琳娇的屋门被慢慢的拉开了。

  崔琳娇这次穿的是一件黄色丝绸长裙,头发被随意的挽了一下。

  邱绪一眼就看见了鼓鼓的胸口,看来崔琳娇这个仙门第一美女还的确是有些料。

  崔琳娇走到邱绪面前:“刚才和你一起偷看的还有谁?”

  ☆~酷Q$匠e网d?正^J版'首"R发t*

  我看了一眼崔琳娇漂亮的脸蛋,把脑袋低下去,心想:“你真的想知道吗?这个人万一是你的熟人,你以后怎么面对他啊?每次在他面前你都会想,呀,他上次把我看光光了!这样会不会比较尴尬?你知道还不如不知道!为了你着想,我才不会告诉你!”我心里这样想,当然就这样做啊!为了革命友谊,打死不招供!

  崔琳娇毫无征兆的怒了,一身手就抓住了我的脖子:“你到底说是不说?”

  我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会是一个疯子,猝不及防被掐住了脖子,顿时觉得呼吸困难起来。我匆忙之下去掰崔琳娇的手,可是哪儿掰的动?等到我脸色变成猪肝色,崔琳娇这才松了手:“不说我就掐死你!”

  我看了看在一旁悠闲玩耍的三通松鼠,有点羡慕做一个畜生了。尼玛明明这个畜生也偷看了!难道说这个女孩子喜欢畜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