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急了,如果这锻金院的院长不收我,那我如何找张玉莹报仇?如何去找张玉莹家里的那位年轻公子报仇?

  但还不等我说出来,凌运才就继续开口了:“这个小女孩身骨已开,灵智却未开。因此免于世俗侵扰,正是修炼的上等资质,我可以收她为徒。我观你们两人,也是生活颇为不易,因此虽不收你为徒,你也可留在锻金院。”

  我动了动嘴,想说什么,但回头看了一眼沈芊芊,又闭上了嘴。万一我开口得罪了这个老头子,他连芊芊都不收了,让我去哪儿给芊芊找一个管吃管住的地方?

  沈芊芊睁着大眼看着我,眼睛里满是对我的依赖,我怎么忍心让她再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

  凌运才自从六年前犯下大错,被掌门师兄罚来煅金院,他便绝了收徒的念头——省的自己的徒弟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到处受到奚落。

  但最近他的思想转变了,他老了,他也希望自己有那么一两个徒弟。

  、g酷`匠o(网永`Q久@免3费C%看5小/@说f#

  而且掌门师兄失踪两年了,武门一家独大,武门三个门主狼狈为奸,企图吞并丹门和器门,而且还派弟子去世俗界大肆捞钱。

  想起这个,他就想起掌门师兄的独子,竟然也被三个门主赶出了秋岚山,至今下落不明。

  他必须收徒了,为了秋岚山,为了器门。

  今天我们两个的出现,无疑促使了他这个念头的实现。

  而女孩子的资质也相当的好,他很满意。

  凌运才看着沈芊芊:“若是想拜我为师,即刻跪下。”

  沈芊芊看了看我,见我对她点头,便跪了下来,开口喊道:“师父。”

  所以,沈芊芊每天就可以悠哉悠哉的在屋子里修炼,而我就不得不苦逼的上山砍柴砍柴砍柴。

  开始的时候我还一心想着偷学,但后来就不在乎了,这样的日子也挺舒坦,没有仇恨,没有利益,每天看着沈芊芊高兴的笑容,看她开心的说笑,我就有说不出的开心。

  日子静静的流逝,我也在日复一日的砍柴中默默生活。

  沈芊芊每天勤奋修炼,逆天的资质让她突飞猛进,看着沈芊芊每天在自己面前依然会扬起的可爱笑脸,我就觉得沈芊芊还是以前那个单纯的小女孩。

  但小女孩偶尔害羞的表情,还是让我知道,她的灵智开了。

  冬天即将结束的时候,我引起了秋岚山三门的注意。

  说来也巧,那天我本来是打算继续去砍柴的,可是覃俞过来跟我说鸣金院正在炼制一把仙剑,要拉着我去偷看。

  看热闹本就是人的天性,我在秋岚山也没什么事情可做,自然跟着他去了。

  鸣金院要炼制仙剑,这事我也早有耳闻。鸣金院花费了数年的心血,用了无数的珍惜材料,这才逐渐让仙剑充满了灵气。

  我曾经打听过,有些剑里含有一些灵气,也就是武力之气,能够增加刀剑的锋利程度,而且修炼者可以依靠控制剑内的武力之气来控制剑,这就是灵剑。

  而仙剑则不得了的很,仙剑里的灵气太足,,往往能够自己做出一些出于本能的攻击和防御手段,所以称为仙剑。

  在之上还有神剑,但那只是传说中的东西。听说神剑里的灵气灵智都开了,能够自己攻击自己防御,用的好了相当于多了一个帮手,控制不好甚至能噬主。

  秋岚山有一把仙剑,却在武门的手里,于是鸣金院和丹门就耗费无数的珍稀材料,也打造了一把仙剑。

  而今天,正是仙剑的成剑之日。

  鸣金院今天异常热闹,小小的院子里挤满了人,各门的弟子都有,正中间是一个大大的木坛,上面放着一个仙气缭绕的剑槽,里面似乎有一把蠢蠢欲动的剑。

  剑槽旁站着六个人,覃俞在旁边给我一一介绍:“那个穿青袍的是武门大门主童云飞,他身边那个脸色很臭屁的是武门二门主张子岳……”

  我认真的记下,这些都是大人物,说不定哪天能够助我凤凰腾达呢!六个人分别是武门大门主童云飞、武门二门主张子岳、武门三门主黎隐,丹门门主许白守,器门门主兼鸣金院院长段其恒,器门催金院院长王韵道。唯独少了锻金院院长凌运才。

  段其恒扫了围观的众人一眼,略略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喜。

  童云飞看着里面蠢蠢欲动的仙剑:“段师弟,就差最后一步洗灵了,你还不赶紧出手?这各门弟子可是越聚越多,别到时候挤得咱们都没地方站了。”

  段其恒似乎有些不满:“消息不是你们几个故意走漏的吗?为了让你们的弟子能够看到仙剑出世,你们几个也算是丧心病狂了。”

  童云飞摸了摸没有胡子的下巴:“段师弟,你这可就冤枉我们了,这仙剑我们武门也有一把,小辈们想看,自然有得看,怎么会做这等偷偷摸摸的事?”

  段其恒冷哼了一声:“既然如此,那你们还来做什么?此剑若成,你们几个都甭想占为己有!”

  童云飞的脸色有些尴尬,压低了声音,趴在段其恒身前:“老段,这么多弟子看着呢,你就不能给我们留点面子?我们怎么会占为己有呢?咱们都是一家人,这剑,自然是大家的!”

  虽然都知道武门和丹门、器门已经纷争不断,但这些门主之间还是要把表面功夫做足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