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霏瞪了杨鸣一眼:“多嘴!”

  我心里怦怦乱跳,就比王亚霏说要陪我的时候跳的还厉害:“那么,他说的都是真的?我们真的被困在地下洞穴了?”

  王亚霏眉头一皱,把手里的箱子递给杨鸣,然后冷哼了一声:“袁锋,你别得寸进尺了!我王亚霏是先走了,但也不是抛下你了,我说过会回去救你的!而且我也确实回去了,只不过你早走了!我找过人要你的电话号码,可是打过去都是关机!我对你也够仁至义尽了,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我给你解释这一次,但麻烦你不要侮辱我的人品!我王亚霏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王亚霏说完,抬脚就上了车。

  我却呆呆的站着,脑海里始终环绕着王亚霏的最后一句:我王亚霏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杨鸣拍了拍我的肩膀,上车走了。

  我突然打了自己一耳光——人家一个女孩子都不屑于做忘恩负义的事,我一个大男人刚才居然还想着弃我的恩人于不顾?

  张大嘴已经到了我的身边,看着我担心的问:“锋子,你该不会被王亚霏打击傻了吧?”

  周围的人虽然离的不是很远,但杨鸣和我、以及王亚霏和我之间的谈话,他们都没听到。

  在他们看来,我和王亚霏应该是老相识,可能还有点什么关系,之后王亚霏傍了大款,抛弃了我,然后我就过来找她理论。

  但我当时哪儿知道围观群众的想法啊!我听了张大嘴的话,只是呆呆的回了一句:“是啊!是被王亚霏打击到了!”

  张大嘴再次张大了嘴巴,惊呼出声:“我考!这么说你真的跟王亚霏有一腿?快说快说,王亚霏的味道怎么样?”

  我哪儿理会他,一个人早已回身走掉,在思考着怎么去找那个虚无飘渺的双花宗。

  我在这个世界活了这么多年,都没听过古武的事,冒然出去问别人,别人还不把我当神经病?

  回到宿舍,张大嘴到处嚷嚷我和王亚霏有一腿的传言,搞的人人都来找我问,我烦不胜烦,只得出门避避风头。

  走在大街上,看着这个繁荣的城市,我实在不知道该找谁问问双花宗或者古武的事。

  前面有一座免费公园,我想也不想,迈步而入。

  我只想静静。

  但是迎面走了一个老算命的,看到我张口就来:“小友!我看你骨骼清奇、印台红光缭绕、目光神采奕奕......”

  看,正V版章R节上!f酷A…匠w网:

  我摆了摆手:“我想静静!”

  老头子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就继续说道:“施主,贫道只看前程,我看你浑身富贵之气环绕,必然是......”

  我摆了摆手,从他身边绕过去:“我想静静!”

  老头子跟着我,喋喋不休:“好吧好吧!贫道对于姻缘也是略知一二,观施主面相......”

  我不耐烦了,回头大喊:“我只想静静!怎么就这么难?”

  算命的也火了:“你他妈的就说个名字我怎么算?好歹也要告诉我她的生辰八字啊!”

  我愣了一下,这他么的告诉你谁的生辰八字?

  老头子继续嘀咕:“你想静静你想静静!劳资也天天想秀秀呢!但是不是你想就能在一起的!这是要看命运的!想当年我纵横四海的时候,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不还是没得到秀秀的心?告诉你啊!命运这东西,就连我们这些修炼者都不能逆天改命,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怎么可能心想事成?”

  我没理会他其他的话,我只是抓住了他话里的修炼者三个字:“你是修炼者?”

  老头子得意洋洋,摸了一下根本不存在的胡子:“那是!想当年......”

  我一下子打断了他:“别想当年了,我问你,你修炼的是古武吗?”

  老头子瞪大了眼睛:“你知道古武?”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着老头子的表情。明显是知道古武的啊!

  我立刻问他:“那你知不知道双花宗?”

  老头子的脸色突然变了,扭头就走。

  我连忙追上去:“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老头子急匆匆的往前走:“我想静静。”

  我不死心,追着他:“你到底知不知道?”

  老头子依然不停:“我想静静!”

  我一把拉住他:“你到底知不知道?”

  老头子一下子甩开我:“我只想静静!怎么就这么难?”

  我沉默了一会儿,等老头子情绪稳定,才继续问他:“那你到底知不知道双花宗?”

  老头子甩开我的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秀秀就是双花宗的啊!”

  秀秀?莫非是困在地下洞穴的十五个女子之一?看年龄不大可能啊!不过我看过很多小说,修炼者大都可以容颜永驻的,说不定那些仙女都不是姐姐,都是奶奶呢!

  我继续问:“那你知不知道双花宗在什么地方?”

  老头子突然用犀利的眼神看着我:“你找双花宗干什么?”

  我突然觉得一阵压力扑面而来,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老头子仔细的看了我几眼:“奇怪,是个凡人无疑,可这些经脉是谁帮你打通的?打通了又为何不修炼?”

  我感到压力变小,才又开口:“我是受人所托,才寻找双花宗的。”

  老头子目光一缩:“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