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准备上前跟杨鸣打个招呼,却听到旁边一声尖叫,然后王亚霏就窜了出来。

  窜出来的同时,还大声的叫着:“蛇!蛇!”

  杨鸣没想到王亚霏居然主动出来了,竟然难得的表现出了一丝绅士风范,他上前挡在王亚霏面前:“哪儿有蛇?”

  王亚霏指着她刚才藏身的一个树洞:“那里面!那里面!”

  杨鸣却显然也没那个胆子去收拾那蛇,指派着一个大汉:“你去看看!”

  我有些无语,找到人了还管什么蛇啊!赶紧走人啊!

  正在这个时候,王亚霏却突然对我使了一个眼色。

  王亚霏要逃跑!

  我刚反应过来,王亚霏已经飞快的朝一个方向跑了。

  我傻愣愣的看着,心想这个王亚霏还真是阴险狡诈。

  但马上杨鸣就反应过来了:“码的,给劳资追!”

  我马上点了点头,一马当先:“大家追啊!”

  喊完后我就觉得自己有些懵,我又不是他手下,我追什么?

  我心里这样想,但脚下却没放松,依然朝王亚霏追着。

  但下一刻,我就看到王亚霏的脚一歪,直挺挺的朝旁边倒去。

  我眼疾手快,一下子扑到她身边抱住了她。

  王亚霏似乎知道来人是我,说话简洁明了:“我脚被蛇咬了,跑不动了。前面不远是一条暗河,躲进去我们就得救了!”

  我吓了一跳:“我不会游泳啊!”

  王亚霏见黑衣大汉马上就追上来了,没时间跟我说太多,只好催我:“快走啊!”

  我一咬牙,弯身抱起了王亚霏,朝前跑去。

  王亚霏虽然不重,但毕竟也是个大活人,黑衣大汉和我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我正急不可耐,却看到前面有一个小小的水坑。

  王亚霏马上开口了:“就是这个水坑,快跳下去!”

  我根本来不及多想,一闭眼,就跳了下去。

  深入骨髓的凉。

  这个水坑异常的深,我不敢睁眼,不敢说话,能够供我消耗的空气越来越少,我手上逐渐没劲,就松开了王亚霏。

  我随手扒了两下,想把脑袋探出水面。

  可惜一点作用都不管。

  我实在憋不住了,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

  然后一股咸咸的水就进到了我的嘴里,我一下子就咳了起来,但水却越灌越猛,我根本毫无呼吸的可能,浑身上下都难受,胸腔里一股郁结排不开。

  我开始慌了,手脚挣扎的更厉害了,但却丝毫作用没有,下一刻,我就不省人事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我和林子光着屁股在甩泥巴,然后林子的泥巴太干了,就要往上撒尿。

  他站在那儿撒尿,我却蹲在那儿不动,然后他就一下子尿我嘴里了,我大喊一声,使劲就把尿往外吐。

  #E看正y版章◎节上酷A匠!网◇)

  吐了好久,我才睁眼向四处看去,却只见黑咕隆咚的一片。

  我一下子慌了,伸手乱摸,大喊着:“林子!林子!”

  我这一摸,果然被我摸到了一个人,我也不管是谁,一把抱住就开始喊:“林子!林子!为啥我啥都看不见?”

  被我抱住的人推开了我:“你当然看不见了!这里这么黑,我也看不见!”

  声音很耳熟,我试探着问:“王亚霏?”

  然后我就想到了之前的事,我立刻追问:“我们在哪儿?”

  王亚霏叹了口气:“暗河。”

  我有些惶恐,伸手不见五指,稍稍往王亚霏的方向靠了靠:“那我们怎么出去?”

  “现在是晚上,等明天天亮,有阳光透进来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出路。”

  我再次朝王亚霏的方向移动:“那咱们今晚就在这儿?”

  王亚霏没好气的声音传来了:“要不然呢?”

  我摸了摸身上湿漉漉的衣服:“会感冒的。”

  王亚霏没吭声。

  这个地方很闷,所以虽然在冬天,但也不是特别冷,唯一不舒服的就是身上湿漉漉的衣服。

  我抱紧了自己,企图获得一丝温暖。

  王亚霏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你为什么要跟来?这事跟你又没关系。”

  我愣了一下,然后哼了一声:“你说我为什么跟来?你拿走了林子的钱,我不找你找谁?”

  王亚霏呸了一声:“你那朋友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拿他的钱也算是替天行道!”

  我没说话,林子丢的十万块钱,在我眼里是那么回事,可是在林子眼里,还真就是小数目,不说林子他爸是一个小工厂的老板,林子他妈也是县里计生办的小领导,两个人月入都差不多够王亚霏偷上三四次了。

  我换了个话题:“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个暗河?”

  王亚霏沉默了一小会儿,才开口:“干我们这个的,每去一个地方,都需要先探查好地形,以防万一。我之前来的时候,问过度假村的一个老大爷。”

  我不说话了,心里很不是滋味,王亚霏的这句话,摆明了她没少干这种事,那她很有可能失过手,万一真的失手,后果......我没说话,王亚霏却开口了:“湿衣服贴在身上很难受,这里面很难通风,闷热的很,你可以把衣服脱了凉一凉。”

  我可不信:“脱了衣服不更冷吗?”

  王亚霏摇摇头:“不冷的,不信你试试。”

  我张口就来:“那你脱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