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轻公子看到王亚霏,突然咬牙切齿的吼道:“给我抓住那个贱人!”

  王亚霏异常迅速的跳了起来,飞速的朝来时的路跑了。

  我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位爷跟王亚霏有什么瓜葛,但看着气势汹汹扑过来的几个黑衣大汉,心里一紧,也赶紧的跟着王亚霏跑。

  这度假村是建在半山腰的,王亚霏穿着高跟鞋,却罕见的跑的异常快,简直是脚不沾地,哒哒哒好似极速奔驰的骏马。

  我使出了吃奶的劲,才保证了我没被王亚霏拉开。

  王亚霏七拐八拐的,居然跑到了大门口,她一马当先,奋勇直前,径直朝上山的路跑去了。

  我上气不接下气,根本没多想,就跟着王亚霏上了山。

  身后的黑衣大汉们紧追不舍,远远的似乎那公子也在跟着,只不过好像体力不行跑的太慢。

  王亚霏突然停了下来,完成了从动到静的急速转变,然后迅速的脱下了自己的高跟鞋,扔到一边,就继续的朝山上跑去了。

  她这么一脱鞋,速度就更快了,我心里只骂娘,没想到自己连一个女孩子都跑不过。

  心里一急,脚下一滑,我啪的一声就摔倒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那一群黑衣大汉从我身边极速冲过,根本没把我放心里。

  卧槽啊!我跑了半天,你们居然无视我?

  我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你怎么这么傻?他们又不是抓你的!

  我慢悠悠的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那年轻公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了我的身边,按着双膝站在那里喘气:“我说......我说......你瞎跑什么?我又......不抓...不抓你!”

  我瞥了他一眼:“我怎么知道?你上来就把我扔到垃圾桶上,我怎么能不跑?万一再被打了怎么办?”

  那年轻公子站直了身子,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小伙子!我杨鸣可不是什么坏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打你?你放心好了!我去追那个贱人去了!”

  你不是坏人?你不会无缘无故地打人?我特么的都想哭了!那是谁的手下把我扔到垃圾桶上的?

  看着杨鸣离去的背影,想到王亚霏那精致的小脸,似乎还残存这今天下午的娇羞,我不由自主的喊道:“杨鸣!”

  杨鸣转过头来,不悦的看着我:“喊我鸣哥!”

  我心里一阵无语,但还是笑嘻嘻的走上前去:“鸣哥,你跟那个...那个贱人...有什么关系?”

  杨鸣听到这个,气急败坏,脸上写满了愤怒:“这个贱人!上次我去万岁山旅游,找了她陪我。嗯,她是伴游,你知道吗?就是啥都肯陪你的那种,结果晚上洗完澡,她说气氛不够,要喝红酒。喝就喝吧,她居然在里面放药!妈的,等我醒来,身上啥都没了,十几万现金一分都没给我留下!你说踏马的贱不贱?整个一骗子!”

  这...班花是女骗子?

  骗了这个杨鸣的钱,也骗了林子的钱。难道她真的有什么困难,不得不这样做?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些我心里反而有些窃喜,原来班花不是随便把自己的身子给别人的人。

  只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班花究竟还是不是如玉之身?

  杨鸣说着,气恼的一摆手:“不跟你说了,这些钱我倒无所谓,但你特么的拿了我的钱,不陪我一晚总是说不过去吧?我今晚就办了她!”

  杨鸣跟我说完,意气风发的继续朝山上赶路了,我心里却隐隐有些担心王亚霏,怕她真的被杨鸣抓住。

  更新#h最快F上K.酷}匠网

  我咬了咬牙,朝山上走去。

  深冬,天色已是黄昏,山风吹在脸上,如刀割般的疼。

  我裹了裹衣服,皱着眉头蹲了下去。

  明明看到他们都进了这片野山林,但为什么就是找不到呢?难道他们真的......我叹了口气,看了看不远处的那个山谷,还是决定进去。

  那个山谷不是旅游区,据说有很多的毒蛇,所以被封锁了。

  我平生最怕的就是蛇,所以对这个山谷一直是敬而远之,而现在看来,王亚霏她们十有八九是进山谷了。

  我再度裹了裹衣服,一步一步朝山谷迈去。

  山谷的封锁线已经被破坏了,看来他们的确是跑到山谷来了。

  我小心翼翼的前进,很是仔细的看着脚下,生怕一条毒蛇悄无声息的出现。

  马上我就看到了在前面四处搜寻的黑衣大汉们。

  杨鸣站在中间:“赶紧找!赶紧找!这地方阴森森的,我可不想待在这儿。”

  我正准备上前跟杨鸣打个招呼,却听到旁边一声尖叫,然后王亚霏就窜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