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独画梦

  与此同时,白蘩还未进门便听见一个带着浓浓哭腔的女音离她愈来愈近,只见素浅掩着泪向她奔来,仿佛看到救世主一般。

  “小姐,您可算回来了……”素浅“噗通”一声跪下。

  “你先起来,发生什么事了?”白蘩抓住素浅的手,想把她拉起来。可素浅却是站不起身子了,白蘩这才发现她已经晕倒了,原本清秀的脸上也有斑驳血迹,衣衫更是染成了血红的。

  她怒了,没有人可以再欺负她的人!更何况,素浅乃是墨千寒精心挑选后送给她的,向来乖巧懂事。

  风风火火的进了大门,便看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颐指气使的坐在属于她的主座上,喝着她千辛万苦求来的上等好茶,傲慢的看着两个野蛮粗犷的男人教训着与她朝夕相处的婢女!

  女孩看着她,恶毒地笑了笑:“白蘩,你可还记得我?”

  白蘩认真思考了一下,大概想起来是昨夜的那个刁蛮女子,可却不言语。

  “我就是画梦郡主!”

  白蘩大概知道点画梦郡主的事,画梦郡主原本随父姓刘,可却因为皇帝膝下竟无一女又凭着装乖讨巧的本事深得皇帝宠爱,这才赐国姓齐。

  “呵,不知郡主前来所为何事?该不会是为了收拾我的丫鬟吧?”一种强大的气场随着语调的起伏蔓延到了屋子的每个角落,就连那两个大汉踢打着丫鬟的手脚也随之一顿。甚至齐画梦先前唯我独尊的气势也完全被这股强大的气势抑制住了,有些结巴地说道:“这两个丫头……欠收拾。见了本郡主胆敢不行礼,我就是轻轻教训了一下她们……”

  “画梦郡主说笑了。您日理万机甚少出门,我这两个丫鬟可没见过像您这样的‘大人物’呢!不知者无罪,郡主又何必苦苦相逼呢?”

  “笑话!难道你认为你一句‘不知者无罪’就想把一切罪名都抹净吗?我齐画梦岂是如此好欺负!在这里一切我说了算!”画梦郡主的脸变得狰狞起来。

  “如若没记错的话,当初驸马也就是郡主的生父,曾在当今圣上面前谰言宠冠六宫的清妃是迷惑众生的狐狸精,曾与许多男子有染。”白蘩笑。

  齐历九十三年,先帝齐椽驾崩,二十三岁的齐裴登基。次年,新帝齐裴将一民间女子纳入后宫,并直接封号清妃。当时朝野上下都是极为反对这位女子入宫的,但齐裴却一意孤行,一句再论者杀无赦,堵住了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画梦郡主脸色一变,阴沉的说出:“那又怎样,只不过是家父一时糊涂罢了,皇上又怎会怪罪?又岂容你这无权无势的贱民议论?”

  白蘩笑了,笑得很轻狂,“好一个‘怎会怪罪’!确实是我这个‘贱民’孤陋寡闻了!我可是听说皇上当时可是怒发冲冠,直接罚了尊君三年俸禄呢,还差点因此处死呢……”

  随着白蘩每一个字的出现,画梦郡主的脸越来越阴沉。为什么?为什么她会知道这种事……皇上对外宣称的难道不是父亲只是酒后戏言吗?一句不知者无罪便一笔带过了吗……

  白蘩踏着轻盈的步子,缓缓地走到画梦郡主面前,在她呆愣的目光下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在我面前老实点,收起你那郡主架子。否则可能过不了多久京城里又会传出驸马与清妃私通,皇上为稳固皇权甘心戴绿帽的谣言呢……想必郡主也知道后果吧?”白蘩不只是知道这件事,甚至参与过这件事,只是一直在幕后罢了。

  她的警告已经给到这个份上了,再来挑衅她的话她自然也不会做一个软柿子任人搓扁揉圆出身皇宫的画梦郡主倒也不只是一个普通孩童那么简单,愣了一会儿过后便颤抖的向侍卫大叫:“来人!这个贱民胆敢在本郡主面前大呼小叫,混淆事实,快把她捉拿了!”

  “等等,我主要想表达的,还是关于‘不知者无罪’这个论点呢……且先听听郡主想怎样反驳当今圣上后再定我的罪也不迟。”

  画梦郡主慌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白蘩给她挖了那么大一个坑。质疑当今圣上?她可还没活腻。但她也无法反驳,在世人的上眼里,的确皇上只是当做一句酒后戏言,说驸马不知道清妃身为女子却心系于百姓疾苦。但她敢肯定,这个白蘩绝对知道事实并非如此,却让她无言以对,她也只能打脱牙和血吞。画梦郡主只能呆呆地坐在那里,任凭冷汗打湿衣襟,她不得不重新观察眼前这个女子的才能与智慧。

  “既然郡主无话可说,那我可就要向我的这几个婢女讨回公道了。”

  说完,她径直走到了还在殴打她的婢女的两个彪形大汉,异常温柔的问道:“你们刚才是用拳头打的她俩呢,还是用脚踹的呢?”白蘩指了指横在地上鼻青脸肿,血肉模糊的婢女素心与素恋,“怎么不说话了,难道是都有咯?”

  ¤更|新x最*r快上酷匠p网¤◎

  白蘩又是温柔一笑,“别怕,我会很快的呢……”语毕,许许多多细小的冰渣子飞速的在两个大汉的手腕、脚腕上凝结。

  两个大汉原本也是被白蘩的气场压抑的瑟瑟发抖,以为白蘩能使出多厉害的招数。但是当他们看见自己身上的几块小碎冰后却相视而笑,似乎是对白蘩的无限嘲讽。毫不在乎地拂掉手上的冰渣,大汉却发现以他们的力气竟然无法拿掉这冰!

  忽的,冰渣子开始不断的收缩、靠拢。两个大汉开始恐惧了,他们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们的手脚一定会被生生挤碎!“郡主,快救救我们啊……你不能这样不管我们,我们都是为了你卖命的啊!”两个大汉开始发出杀猪般的惨叫。然而齐画梦却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无法理会这两个人的死活。

  “省省心吧,你觉得你们最尊敬的画梦郡主会为了你们这两个可有可无的打手而让自己身处险境吗?”

  冰渣聚拢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全部凝在一起成了一块光滑的冰。而令人惊讶的是,伴随着声声惨叫大汉的手脚早已血肉横飞,但冰面却没有染上一丝血渍。

  白蘩收起了笑容,淡漠的看着眼前这一切,缓缓的吐出两个词:“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她从不是残忍嗜血之人,可是她的仁慈却是别人伤害她自己或者身边朋友的资本!

  “呵,齐独夜……这样的我,你会满意吗?你会……期待吗?”她喃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漂流的貓 说:

  发现自己的文有人看了真的很开心呢。这篇文是从一年前就开始写了,但总是断断续续的写,甚至三四个月都不写一个字,以至于一年只写了一万多个字。但是呢以后我一定很很勤快的!用勤奋来弥补我这渣渣文笔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