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卯时,白璧林。

  苍劲的绿中融入了一个粉蓝色的身影。

  “他还没来吗?”白蘩小声嘀咕着。顷刻,一抹白色乘风而来,步步生莲。

  “蘩儿,可有想为父?”他浅浅一笑,却不知道这笑容有多祸水,怕是让人烽火戏诸侯也甘之如饴。

  许多年后,白蘩总会想起,她和他于柳梢初青的春日里,分花佛柳踏莎而行,他的面容映着融融春水,她竟一时分不清是醉在春水里,还是醉在了他的眼眸中。

  见她没回过神来,他勾唇,“你体质特殊,天生便贯通些许仙术,倒可以修炼那个禁术。它能让你在最快情况下飞升成仙,不过……”

  “不过什么?”听说能尽快飞升成仙,白蘩喜得两眼发光,却还是强装镇定。

  “过程有点痛苦,但蘩儿嘛……一定能忍受!”墨千寒云淡风轻地一笑,可白蘩总觉得这笑容中夹杂着丝丝诡异。

  她还不信了,有什么能比她被最爱的人欺骗至死痛苦?

  片刻,白蘩席地而坐。

  “来,张嘴——”墨千寒像哄小孩般诱哄着白蘩,直到白蘩额头青筋微露刚想开口抗议时,他才眼疾手快地将一枚深褐色的药丸塞进她嘴里。

  xo最S;新2章,节{上酷匠网

  “你……咳咳……”白蘩当即愣住,于是便被华丽丽地呛到了。她疯了似的狂咳,像要把咽喉都吐出来一般撕心裂肺。喉像被万根金针齐刷刷的刺着,同时还被熊熊烈火炙烤着,大脑也像被两堵厚墙挤压着一般,似乎下一秒就会炸裂。

  白蘩很想使劲地大声吼叫减缓痛苦,可被呛到的她只能发出细碎的呻吟。

  墨千寒将双唇抿成一条线,一丝不苟地盯着白蘩惨白的脸。他相信白蘩,相信他的蘩儿!

  白蘩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如果手上有一把刀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戳向自己的脖子。为什么?为什么仅仅只是被呛到了却如此痛不欲生?这药丸的药效究竟有多强?

  白蘩不敢分神,思考任何东西都会觉得是万箭穿心,只能将全身法力集中到喉部抵抗,以减缓一点点痛苦。

  许久,白蘩终于吞下了那枚药丸,抹了抹脸上被呛出的泪,想开口质问却发现连发声她都很难做到。莫千寒这个法力深不可测的上仙居然就一直看着她受苦受难还不出手相救!亏她刚才还一直抱着残存认为他尽管不能直接助她渡劫至少也能帮她缓解痛苦!

  墨千寒终于笑了,他的蘩儿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坚强呢……

  在白蘩寒冷幽怨的眼神下,他无奈说出缘由,天知道他可是很懒的:“曾有人因为那药的苦味不堪忍受而将舌头废掉。”顿了一下,又说,“刚才我若是出手相助,便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将来比这痛苦千万倍的事也会发生。”

  白蘩一惊,随即庆幸自己还好保住了舌头,虽然她一点也不觉得刚才的滋味比断舌美妙多少。不过怕是没有什么事能比这痛苦千万倍吧?

  待白蘩嗓子好点了后,才赧然地又发问:“父亲,接下来还需要做什么?”

  “回去洗洗睡吧,再过七个时辰来我的房内寻我。”完全不着边际的回答。

  白蘩有些奇怪的盯着墨千寒,仿佛在直言:果然仙人都是说话古古怪怪神经兮兮的。

  墨千寒被她盯得发毛,扶额再次解释:“昨日叫你卯时来,是因为那时的日月精华较浓郁,有助于你对药性的吸收。”

  “那为何昨日不去房里?”

  墨千寒冷笑一声:“蘩儿,你以为人、仙两界真的完完全全容得下我们?这么一块跨越两界又有神的庇佑的宝地,想取代某一界根本是轻而易举。况且他们也还有觊觎之心,不动手蚕食瓜分完全是因为单独的势力有助于对付妖、魔二界。尽管如此,他们还是防着我们的,四处都有眼线。此处是禁地,平时不会有人进来。要是让他们知道我居然有此等神物,定是要抢夺吧?纵然我是门主,却也无法保证以一己之力带着你全身而退……”

  白蘩心里有些不好受,原来身为门主的他表面无限风光却得时时提防着别人,更别说此次还是为了她……为何他待她如此之好,让她渐渐沦陷……

  “深夜相见自是因为那时药性发挥到极致。至于在我房中嘛……”他顿了一下,笑吟吟地对上白蘩好奇而期待的眼神,“你来了就知道。”

  深夜,白蘩探头探脑的伏在门口小心打量着那些个丫鬟在不在。确定无人后,才蹑手蹑脚出门去莫千寒的房中。

  这前脚刚一踏进碎雨斋,便听见某人幽怨的声音,“蘩儿,为父说过不喜欢等人呢。”

  白蘩理了理褶裙,忙谄媚道:“父亲您可不知道那些人管得多严啊,蘩儿根本脱不了身。而且我的伤势未痊愈还不能动用法术,女儿多可怜啊……”

  “其实也没怪你。”

  “您准备什么时候公布我们的关系啊?”那些弟子看白蘩的眼神真的让她很受不了,当时她昏迷时被墨千寒抱回白璧山可是很多人都看见了。关于他们流言蜚语最近在白璧门里可是传得沸沸扬扬,要是让别人知道她深夜来他房中,怕是要被那些爱慕墨千寒的女弟子的唾沫星子淹死。

  “就最近几日吧。”墨千寒倒是没太在意。

  “好吧……对了,您到底有什么事?”

  墨千寒突然站起身,瞬间布下一个结界,随即从袖里拿出一只通体清亮的钗子。

  云髻坠,凤钗垂。髻坠钗垂无力,枕寒欹。翡翠屏深日落,漏依依。说尽人间天上,两心如。

  “你可知此钗?”墨千寒凝望着白蘩的脸,不想漏过一个表情。

  白蘩眼睛发亮,下意识的说出:“此钗可是脱骨钗?父亲你可太不讲义气了,有这种好东西都不早点拿出来分享。”稍微熟了点之后,白蘩也卸下了高冷的伪装,在墨千寒面前也是越来越肆无忌惮,墨千寒倒也是不会在意。

  “你如何知道?据我所知你以前可是被齐裴囚禁着的。”墨千寒有些激动。她记起来了吗?她还记得我吗?

  “我怎么就不能知道嘛?齐裴虽说囚禁了我但待遇真心不错,给我配了一个大大的书房,我自是从一本古籍得知的。蓝色、有七颗明珠镶嵌、颗颗璀璨世间独有,这不就是古籍里的脱骨钗吗?”白蘩有些骄傲的说出所知道的。

  墨千寒失望地撇过头,“你可知道它的作用?”

  白蘩也没有继续打肿脸充胖子,如实的摇头。

  “脱骨钗最大特点便是钗中封有上古之神的一缕精魄。故此,此钗掌控时间之力,能让你向未来借取东西。”

  “什么都能借?这也太玄乎了吧!”

  “自然不是。此物必须是你未来所拥有的,若不是的话……你会减寿的。”

  “我怎么知道我以后有什么?”

  “这钗是通灵的,你可以向它询问你未来会拥有什么,不过这种泄露天机的机会甚少。原有五次的,可被历代使用者使用后,如今也不过两次。所以大多数时间需要你自己判断。”

  “只有两次吗……”

  “是的,已不错了。接下来我会教你使用咒语,你且听好……”

  白蘩听得很认真,少顷便学会了冗长的咒语。墨千寒满意的点点头,“不过,既然是借东西,那必然是要还的,借来的东西会在一天之内归回于未来。此钗受天地灵气洗髓,更有助于修炼。记住,你是脱骨钗认定的人,天下只有你能使用它,其他人拿着也就与普通的钗无异。”

  白蘩盯着这只在黑夜中熠熠发光的钗子,心中无限震撼。拥有了这支钗子,是否就意味着让齐独夜生不如死的计划已经迈出第一步?如此想着,她的嘴角勾出一抹冷笑。

  墨千寒似乎猜到了白蘩在想什么,轻轻的提醒道:“虽然此钗异常强大,却不具备攻击的效用,修炼之路还是很漫长的。况且,齐独夜从幼时便开始经历过非人的训练,现在已是深不可测。只靠脱骨钗打败他无异于痴人说梦。”

  白蘩垂眸,不再言语。也对,修炼之路没有太多捷径可走。可是要凭自身之力在短期内超过齐独夜确实是无稽之谈。但她可不想七老八十的时候才将齐独夜打败。

  “蘩儿,谨记,钗在人在,钗亡人亡。你定要护好它!天色已深,你便回去休息吧。明早会叫人将课程表给你送去,你自己选课学习,下午再来找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漂流的貓说:

嗯大概还有一点存稿……懒癌晚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