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去献祭吧,把祭灵请出来。”夜无明寒声道,现在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拼死一搏了,“其余的人跟我一起去应敌!”

  “是!”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夜家的众长老也没有再撕逼了,现在一致对外,纷纷听从夜无明的旨意。见众长老没有异议,夜无明从他的那个宝座上面拿起一直放在旁边的长剑,那是有夜家的一个神王打造的,可以说无比的强大。现在的他只能祈祷逍遥宫等人没有带帝器来,不然就真的没有一点胜算了。

  “走吧。”夜无明没有说多少语言,只有两个字。可是众人听在心里却不是滋味,夜家的存亡就看着一战了,赢了,夜家还能苟活,输了,夜家从此除名!

  一群人来到夜家的大门口,此时外面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逍遥宫的五大强者来了以后,古家的气势强了不少,反倒是夜家的弟子战战兢兢,因为夜无明等夜家强者并没有出现。可是现在夜无明来了,夜家弟子也就有了底气,每个人都握紧手中的武器,准备迎敌。

  “夜无明,你还舍得出来,我以为你变成了一个缩头乌龟,躲在夜家不敢出来了。”一个身着古家服饰的人嘲笑道,古家的外援来了,他也敢做这个出头鸟了。

  “古登封,等一下第一个斩你。”夜无明没有多说,气势爆发,竟然将古登封给怔住了,毕竟夜无明的修为也快突破神司境界了。而他的修为才刚刚突破神司三重天。

  “夜无明,你的口气也太大了吧,有我在,你休想伤他一根汗毛!”李云逸这个时候发话了,他的气势也散出,居然还要强过夜无明,挡住了夜无明的气势,让古登封得以喘气。

  “李云逸,既然来了又何必遮遮掩掩,岂不是让世人看逍遥宫的笑话。”见李云逸发话,夜无明也不能认怂,直接回道。

  “我逍遥宫行事向来光明磊落,又怎会遮遮掩掩。夜无明,给你一个机会,放了古家的大长老及古家弟子,交出神阁少主和夜之黎,然后可以放你们夜家一条生路,不然今日我就血洗夜家!”李云逸威胁到,同时他已经举起了手上的武器,准备动手了。

  “古家的人我已经全部献祭了,至于我儿子我已经将他逐出夜家了,还有你说的那个神阁少主是谁,我不知道。”夜无明也握紧剑鞘,随时准备拔剑。

  “那就没得商量了!”李云逸举起武器,对着夜家的人马扫去,只见一道寒芒飞出,竟然撕碎了虚空!夜无明的反应也不慢,拔出长剑,只见金光闪闪,迎了上去,瓦解了那道寒芒,同时来到了李云逸的身后,长剑快刺入李云逸的身体时,被李云逸给挡住了。

  “这儿不适合我们大战,去虚空战场一战!”李云逸冷喝一声,消失在了原地。夜无明也随他而去。见两大强者离去,古家和夜家的人马也相互厮杀起来。站在山门前离夜家还有几十里的钟润泽都可以听到怒吼声,有古家弟子的,也有夜家弟子的。时不时的有强者对战的余波传来,将钟润泽背后的山门毁了个七七八八,如果没有羽皇等三大强者在,钟润泽的后果不会比这山门好到哪去。

  “少主,这戏如何?”钟竹全问道。

  钟润泽皱了皱眉毛,他有些不适,血腥味太浓了,就算离战场隔了数十里,可是他也能闻到。他似乎看到了血染的大地,血染的河流,估计连今晚的月色都是血染的。

  “难道我们就是来看他们相互厮杀的吗?”钟润泽有些反感的问道。

  “这群人罪有应得,当年他们对神阁动手时就应该料到有今天。”程洛寒回答了钟润泽的问题:“这个世界有因果,他们当年种下的因,今日就是偿果的时候。”

  “可是他们是无辜的啊,当年对神阁动手的是一群老辈,这群人都这么年轻。”钟润泽有些怒了,“你们当这是一场戏,可以安心的站在这儿观看,可是他们呢?他们都是活生生的生命,难道为了复仇就要让神界生灵涂炭吗?”

  “现在争论这些没有什么用处,你只要知道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你没有实力你只能成为棋子,任人摆布,被人蚕食。神阁当年就是遭逢大难,才被他们群起而攻,灭了满门。这个世界要用实力说话!”羽皇淡淡的道,对于钟润泽,他也只能说这些了。听不听是钟润泽的事情。

  钟润泽没有说话了,羽皇的话说的没错,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有了实力才能主宰一切。战场上的厮杀还在继续,不一会儿,丝丝血雨落下,落在钟润泽的脸上,钟润泽揩去,放在鼻尖闻了闻,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血雨降下,双方都停了下来,说明域外战场已经有结果了。他们在等,看看到底是谁赢了。最后一把金色长剑归来,长剑上满是血迹。夜家的众人恸哭,他们的家主,陨落了。

  “这是什么?”钟润泽躲在一把竹伞下,看着漫天的血雨问道。

  “这是天哭,当神王级的强者陨落之后,天地有感,便会降下血雨。”刘浩神王回答了钟润泽的问题,他的目光依旧看着战场,看着那把染血的长剑。

  i看%正版章Z节》》上+酷{匠-网=

  “可是他们都只是神司境啊,不是还没有突破神王境吗?”钟润泽有些不解的问道,同时还带有丝丝愤恨。

  “天地变了,现在只要神司三重天的强者陨落都有机会引发天哭,而这种程度的天哭只有神王强者才能引发。他们虽然都只是半步神王,但是都是天赋超人之辈,双双陨落,这片天地也恸哭了。”刘浩神王长叹一口气,继续看着战场。

  钟润泽冷笑一声,没有说话,看着战场,生生恸哭声传来,钟润泽的也被感染了,丝丝悲伤自心底涌出,他已经想走了。

  战场上的厮杀停止了,长剑回来了,李云逸的武器也回来了,可是它们的主人都没有回来,结果只要一个,那就是他们都陨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