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夜无明沉吟道,语气中带有丝丝无奈。把唐门牵扯进来了,钟润泽他是动不了了,可是他觉得钟润泽和天机阁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为什么就是查不出来。

  “还有其他的消息吗?”夜无明问道,此时他的声音又寒了几分。

  “暂时没有了。”黑衣人战战兢兢的道。

  “难道这是唐门设的局?”夜无明推测道,“可是唐门想干嘛?”

  “夜少主天资卓越,神界年青一代中少有人可与之比肩,估计这是唐门的一出离间计。”古家大长老这个时候开口了,给夜无明指点迷经。

  酷匠)》网唯$一正cX版b,其j7他e都'◎是#=盗》版`

  夜无明听到这话,看向古家大长老,眼中一丝寒芒闪过。如果不是古家逼上门来,他又怎么会将夜之黎逐出夜家,中了唐门的计谋。

  “夜家主还请稍安勿躁,我觉得我们两家可以联手,打他唐门个措手不及,取而代之。我古家虽然没有唐门那么久的积蓄,但是最近代有才人出,而且我古家背后的势力也会支持我们,我们可以一同颠覆唐门!”古家大长老说道这,眼中金光毕露,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一个新的古家,一个可以在神界呼风唤雨的古家。

  夜无明听后,拳头微握,显然对于古家大长老的这个提议非诚的满意。他也看到了夜家的前途一片光明,同时在心里冷笑,到时候夜家只要坐收渔翁之利就行。

  “大长老的意思是?”夜无明笑道,显然他有和古家联盟的打算。

  “先用那人的血救我家主,然后让我家主和你们来谈,这个还是要家主做主才行。我虽然身为大长老,但是还是要听家主的。不过现在要将那人严加看管,到时候不失为一颗好棋子,唐元既然会给他打造防身的禁器,说明他的身份不简单。到时候以此来要挟唐门,我们的胜算就会大很多。”古家大长老笑着答道。

  “那就先这样吧。”夜之黎也笑了,“来人,去将那小子带上来。”

  “是!”门口传来一声迎合,不久后变没有了声音。此时的钟润泽正坐在床上打坐,他已经发现了自己和年轻一代高手的差距,他要利用好,每一分每一秒来提升自己的实力。同时得到了雷震篇,这部功法中的神术需要太多的灵力来支持,现在他只能提升自己的修为好让自己可以使出更加强大的神术。

  “公子,我家家主有请。”一个仆人入门,打断了钟润泽的修炼,钟润泽睁开眼睛,虽然不明白这么晚了喊他去干吗,但是他毕竟是客人,还是要听从主人的安排。因此钟润泽也没有什么反感就跟仆人走了。只是心底隐隐约约升起一丝不安,让钟润泽有些担心。

  来到夜家大厅,夜无明和古家大长老映入钟润泽的眼中。两人都是和蔼可亲的样子,让钟润泽的担心少了许多,他相信两人对他不会有什么危险。

  “小道友,请坐。”夜无明起身,将钟润泽引到一个座位旁,等钟润泽坐下才回到自己的座位。

  “小道友,请问贵姓。”夜无明对钟润泽笑道,这笑脸打消了钟润泽心里的心中的最后一丝防备。

  “免贵姓钟。”钟润泽也有礼貌的回到。

  “钟?”夜无明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同时又有些许惊恐。古家大长老也是如此,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不可思议。

  “夜叔叔,怎么了?”钟润泽心中一声磕嗒,知道自己说漏嘴了,唐上卿早就跟他说过,,不要将自己的姓名告诉别人,但是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已经收不回来了,所以此时他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脸懵逼的问道。

  “没,没什么。”夜无明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他现在只能在心里许愿:千万不要是那个势力的。

  “钟道友,不知你师出何门?”夜无明继续问道,没有了刚才的惊讶,脸上又布满了笑容。

  “我只是一个散修,无师无门。”钟润泽说道,眼睛根本眨都不眨一下。

  “那你的那把剑似乎是唐门的啊。”夜无明步步深入,他要从钟润泽口中套出一些话来,好做下一步打算。

  “你是说这把吗?”钟润泽掏出长剑,在眼前晃了晃,语气有些不悦“这是我在混断山捡的,原来是唐门的啊。有时间我去还给他们。”

  “哦,老夫冒犯了,还望道友莫要见怪。”夜无明听出了钟润泽语气中的不悦之色,连忙道歉道,然后又看着古家大长老道,有些难为情的道:“钟道友,这位是古家的大长老,他家家主也中了奇毒,无法医治,不知道友可愿帮一下。”

  “不愿意。”钟润泽只有三个字,一口回绝了。

  “你!”古家大长老气不打一处来,顿时想动手了。不过夜无明及时制止了他,继续对钟润泽道:“还请道友说说原因。”

  “古家少主三番五次想要我朋友的性命,而且还想杀了我抢走三清花,如果不是夜少在场,估计我现在已经是地府中的一个亡魂了吧。”钟润泽语气冰冷,直接告诉古家大长老:没门!

  “这位道友,还请出手相助。”古家大长老听了钟润泽的解释,顿时就没气了,谁叫他们对钟润泽不尊敬在先呢?

  “我古家愿意用神药作为交换,只需道友的几滴鲜血。”同时古家大长老开始诱惑钟润泽,希望可以得到钟润泽的帮助。

  “对啊,道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还请道友出手相助。”夜无明此时也劝到,不过钟润泽还是摇头,他才没有那么傻呢,他已经看出了二人的动机不纯,似乎要对唐门出手,不然不会来打听他的出身。不要说为了自己心中的那口恶气,就算是为了兄弟和那个傻丫头,他也不会救。

  “道友,不要给脸不要脸。”夜无明的语气一下子冰冷了下来,“虽然你的出身不明,但是我将你无声无息的杀死在这,你身后的势力也不会说什么。”

  与此同时,一些黑衣人从黑暗中闪出,手中都握着一把匕首,寒芒毕露。只要夜无明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冲上去将钟润泽拿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