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天机阁又能如何,我夜家也不是好惹的。”夜无明的语气冰冷,显然是动怒了,他知道自己被人利用了,如果不是他感觉到一丝不对,喊人去查,不然还真的不知道。

  “古家的人马到哪了?”夜无明问道,语气平缓了许多。

  “已经快到夜家门前了。”那人恭敬的道,他明白夜无明怒了,此时他是知无不答,战战兢兢,深怕一处做的不好就会人头落地。

  “你去把小黎喊去书房,我有话对他说。”夜无明见那个仆人战战兢兢,知道自己的脾气有些大了,和声道:“小黎带回了一个人,去查查。”

  那人恭恭敬敬的答了一声是,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见那人退下,夜无明起身前往书房,再也没有了卧病在床时的那种虚弱之感。

  夜之黎刚刚回到自己的卧室,正准备打坐修炼,一个黑衣人就出来了,恭敬的道:“少主,家主请你道书房议事。”

  夜之黎虽然有些纳闷,但还是前往书房。到书房时月已经到了半空,四周虫鸣不断,书房内,父子二人相对而坐。月华透窗撒入,增添了一种凄凉之感。

  “小黎,你修炼如何了?“夜无明问道。

  “禀父亲,再过几个月应该就可以突破神将境三重天,到达神将境四重天了。“夜之黎略带喜悦的道,他的天赋,是这一万年来夜家最好的。

  “恩,不错。努力修炼。“夜无明勉励道,随后又叹了一口气道:”小黎,你年岁也不小了,也应该要出去历练历练,看看这神界了。

  “父亲,你这是……?“夜之黎还未问完,就被夜无明打断。

  “为父也是为你好。如今神界风云变幻,没有出去历练,难以撑起夜家。“夜无明慈爱的道,”小黎,为父也是为你好啊。““父亲,我知道了。我会听取家族的安排的。“想到自己今日将古家少主给宰了,估摸着现在古家已经有大部分人来了,夜之黎也已经明白了,”一切听从父亲安排。“夜无明没想到夜之黎这么快就答应了,试探性的叫了一句,“小黎。”

  “父亲,不要说了,家族决定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一切听取家族的。”夜之黎肯定的道,但是又略带上伤心的道,“但我又一个条件,那就是照顾好雪儿。”

  “你可以把雪儿带走。”夜无明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个儿子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夜之黎抬头看着房梁,久久没有做声,叹了一口气,接着道,“我以后不是少主了,我不忍心让她跟我在外面风餐露宿,还是让她待在这儿好了。至少有一个家。“夜之黎的声音略带哽咽,可是他却不能改变,眼前的这个男人,需要的是保全夜家,从而保全他的权力,而他只能成全。

  ?酷z匠\网Ew正版ep首发8)

  “小黎,为父也是迫不得已啊。“夜无明起身,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去,留给夜之黎一个背影。

  “小黎,谢谢你成全为父。“夜无明顿了顿,接着道,”为父知道,你已经知道我要作甚了。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为父感到十分欣慰。““能够为父亲分忧是儿子本职,又何谈谢字。只是我想问父亲一个问题,“夜之黎说到这语气互转,”难道我们夜家就真的不能喝古家一战吗?”

  听到夜之黎发问,夜无明久久没有说话,他知道夜之黎的意思,那是想家族保全夜之黎,不要喊了夜家弟子的心,可是天机阁作祟,他有自己的打算,也只能苦了夜之黎了。

  “小黎啊,有些事情,等你得到了,你就会明白。“夜无明略带颤抖的说到,这个问题,他不能回避。他知道自己变了很多很多。

  “我明白了,父亲。“夜之黎握了握拳头,他真的很失望,对这个男人的失望。这个男人真的变了,他越来越陌生了。

  “小黎,不要怪为父,为父也是为了你好。“夜无明已经不知道如何诉说了,只留下无比的沉寂。虫鸣入耳,徒增烦恼。

  夜之黎偏头看向洒在地上如白霜的月光,眼中泪光点点,“父亲,你变了。“一句话打破了这沉寂。

  “是啊,人总是会变的。小黎,你也是。”

  “可是我不会变的像你这样!“夜之黎略带怒气的道。随后平复心情,起身鞠了一躬道,”父亲,孩儿走了,你请珍重。“说完,转身离去。

  “小黎。“夜无明唤道,他有些不舍,可是却不能说出口。

  夜之黎停下脚步,想听一下夜无明要说什么,他希望这个时候那个男人能够挽留。可是换来的,却只是沉默。

  “真的不把夜雪带走吗?“沉默了许久,夜无明问出了这一句话。

  “雪儿不适合跟我一起走,她留下来对你的用处更大。“夜之黎摇摇头,用手擦去眼角的泪,”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善待她,不要让她成为牺牲品。“说完,夜之黎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夜无明一个人站着。

  过了许久,一个身着黑色衣服的少女走进,对夜无明行礼道:“家主,他,走了。“少女的声音略带哽咽,她是舍不得他的。

  “雪儿,苦了你了。“夜无明转过身来这才让人看到他眼角的泪。

  “雪儿的命是家主救的,雪儿为家族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少女回应道。

  “希望小黎能够原谅我吧。“夜无明摇了摇头,对雪儿道,”你下去吧。““是。“夜雪拱手行礼,就此退下。

  “家主。”待雪儿退下后,黑衣人自黑暗中显现,“家主,查清楚了。”

  “那人是什么身份?”夜无明急迫的问道,他隐隐约约感觉钟润泽和天机阁有着扯不开的联系。

  “什么身份还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和天机阁有染。他进入过葬神谷,和天机阁的少阁主程洛寒是挚友,看来他就是天机阁放入我夜家的棋子。”黑衣人分析道,夜无明听完之后,眼中露出些许凶光,嘴角露出一丝邪笑:“好好看着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