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家少主先动手,虽然修为受限,可是他体内的灵力依旧磅礴。一开始就发难,毕竟他的对手是夜之黎而不是钟润泽,这个时候他必须全力以赴了。

  夜之黎也不含糊,体内的灵力爆发,不弱于古清文。同时步法使出,速度快到了极致。钟润泽从夜之黎的步法中看到了一丝雷闪的痕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曾听说夜家的步法杜绝天下,相传是从神界传出的,果不其然。同时他也给自己定了一个标准,速度一定要超过夜之黎,毕竟他习得了完整的雷闪。

  夜之黎不像钟润泽,他的战斗经验非常的丰富,同时速度也比钟润泽快了不少,一个闪身就到了古青文的身后,还没等古青文反应过来,就是一掌击去。古青文不愧为古家少主,要是常人被夜之黎如此估计已经着道了。可是他却硬生生的避了过去。急速往前冲,拉开距离。同时灵力在掌心聚集,一个由灵力聚成的土黄色的球飞出,击向夜之黎。夜之黎没有硬撼,闪身躲过,想接近古家少主。可是古青文也知道被夜之黎接近的后果,不断地躲闪。二人的速度都提升到了极致,一时之间竟然成了你追我跑的赶场。

  钟润泽自觉无趣,将视线放在正在火拼的双方人马上,看到双方僵持不下,各有伤亡。顿时觉得无味。在看向夜之黎和古青文时,夜之黎已经近身了。古青文还是没能跑过夜之黎,毕竟夜之黎所修炼的步法出自神阁。神阁就算覆灭一万余年了,可是依旧还是第一,不可超越!

  夜之黎闪到古青文的身前,就是一脚踢去。古青文随即双臂交叉在胸前,挡住了这一腿,身体向后滑行了一段距离才挡下。不过他的速度受阻,夜之黎此时已经逼道近前了。古言露出了一缕微笑,双手撑地。向他飞来的夜之黎被定在了半空之中。

  “坠山印!”古言大叫,夜之黎的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座大山,那大山向夜之黎砸去,如果夜之黎不能躲过去,估计会被砸成一堆肉泥。可是此时的夜之黎被定在半空中,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山压下。

  “夜之黎,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时刻吧。中了我的石化术,再加坠山印,你身后的地府就是你最后的归宿。”古言拍了拍双手,冷笑着看着夜之黎。

  就在此时,夜之黎动了!古言瞳孔紧缩,大喊道:“这不可能。”

  “不可能的事还多着呢!”夜之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古青文的身后。古青文想闪避,可是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灵力根本用不了了。

  “暗•夺命镰。”此时的夜之黎就如同死神般,在宣布古青文的死期。古青文只感觉颈间一凉,便没有了知觉。钟润泽只看到古青文人头落地,身体直接到了下去,只留下夜之黎那修罗般的脸庞。

  众人见古家少主战死,都停下来了。古家众人战战兢兢的往后退去。他们的少主都败亡了,他们在留下来就是自寻死路。而夜家的人则一步一步的紧逼而去。夜之黎稍稍咳嗽两声,示意夜家的人收手。古家众人见夜家的人止步了,不要命的向后跑去,不一会儿就只剩下钟润泽;、程洛寒和夜家的人了。

  “噗。”待古家众人逃了之后,夜之黎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虚弱的向后倒去,显然一见夜之黎也受了不轻的伤。

  “少主!”夜家的人见夜之黎向后倒,急忙向前搀扶。

  “还是大意了。”夜之黎露出一丝微笑,让众人不必担心。

  “谢过夜少。夜少的救命之恩钟润泽日后一定相报。”钟润泽走到夜之黎的面前行礼道,如果不是夜之黎在,他估计会被古青文折磨致死。

  “道友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就是我应该做的。”夜之黎笑道,不过却异常的虚弱:“不过还真的有一件事情要劳烦道友,家父染上了剧毒,需要三清花来解毒,不知道友可否割爱,在下愿意与道友交换。”

  “交换就不必了,就冲夜少今日的救命之恩,润泽就应该将三清花给夜少来报恩。”钟润泽有些为难的道:“可是三清花真的被我吃下肚中了,估计现在连渣都不剩了。”

  “是这样啊。”夜之黎的眼中有些许失望,“那叨扰道友了。”

  “少主,我听闻服过三清花之人的血液也是解毒的良宝,这位道友的或许可以解家主所中之毒”一名老者拍着脑门道。

  “这......”夜之黎看向钟润泽,有些犹豫。

  !d更新最H!快》上酷o、匠!网X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贡献一些血液。”钟润泽急忙接道,毕竟人家为了救他受了重伤,他不可能连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况且夜之黎也是为了救他的父亲。

  “叶某于心不忍,但是为了救家父还是要劳烦道友了。不知道友是否愿意去府上做客,也好替家父疗伤。”夜之黎脸色苍白,但是还是硬撑着给钟润泽行了一礼。一个少主这样做了,钟润泽再不答应也就显得不近人情了。当即就答应了下来。于是一行人立刻往葬神谷的出口走去,当人,夜之黎一路是被人搀扶着走的,他受的伤太重了。因此一行人脚步非常的快,他们要尽快回夜家,让人给夜之黎疗伤。

  两日后,一行人终于出了葬神谷。一行人如释重负,只有程洛寒泪眼兮兮,似乎非常的不舍。

  “我还没有拿到一件法宝呢,怎么就出来了!”程洛寒大吼,可是没有人理会他。众人直接回夜家,程洛寒当然不会去,那种龙潭虎穴还是少去为好。钟润泽由于答应了夜之黎,也只好跟着他们踏入传送阵,前往夜家。

  靖州城,一名浑身是伤的古家弟子跑回了古家,一路哭哭啼啼,直接去了古家长老的闭关之所。不久后,古家怒了。首先古家召回了古家所有在外的弟子,然后,古家放言:夜家,我古家与你势不两立!

  程洛寒还在靖州城徘徊,听到古家放言后,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转身跟一个壮汉消失在了夜幕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