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跑过来的。”夜之黎一脸的笑意,问着刚刚醒过来的程洛寒。

  “闭气不就行了?”程洛寒没好气的道,对于这些大势力的少主,他可没有什么好脾气。不过这话也说的众人哑然,他们这个修为闭气一两个小时是不成问题的。

  “他还有点用处,言叔,把他看好了。”古家少主没有多说什么,向前走去。古言走向前,将程洛寒提起来,托着程洛寒跟上古家少主的步伐。

  一行人再次出发,没有去黄泉池看,毕竟传说这儿是一处不祥之地,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再往前走,一个老妪坐在桥上,众人大喜,他们知道那个老妪已经失去生机了。看着那个破碗,一个个的眼中散发出精光。一个又一个不要命的向前冲去,毕竟那是装孟婆汤的碗,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件无上的神器。

  可是惨叫声立刻响起,冲上桥的人又开始互相殴打起来。这次不是他们被控制了,而是为了神器。最终有一人拿到了那个碗,可是他还没有高兴多久,只见他掐着自己的脖子,条条青筋蹦出,难受的望着众人,嘴中还在吃力的喊着“救我”二字。他竟然活生生的掐死了自己!

  桥上的人都停了下来,变故发生的如此突然。只见他们也渐渐的举起自己的双手,向自己的脖子掐去。有些人想挣扎,可是只是徒劳,那双手再也不受自己的控制了。有人想施放神术,可是在施放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丹田已经枯竭了,现在的自己和凡人没有什么区别。

  顿时,桥上躺满了尸体,而那个破碗又回到了原处。微风吹过,那些尸体变成灰飞消失的无影无踪。

  夜之黎平淡的看着这一切,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不过他的心里却是巨大的悍然,这条路估计走不通了。可是要想拿到三清花,就必须过去。

  @看正…S版章+y节G4上酷@匠网zy

  “前路不通了,不知夜少有什么办法?”古家少主看向夜之黎,问道。

  “我们不如就在这等那人出来吧。”夜之黎回道,此时他也没有办法了。那一条桥上太过危险,他们根本过不去。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钟润泽出来了。

  一道白霜洒下,众人抬头,只见一轮明月已经到了半空中了。白霜洒向奈何桥,只见奈何桥变得朦胧了,一条小道渐渐浮现,替代了之前的奈何桥。黄泉水在这一刻也静止了,只剩下微风吹过翻起阵阵涟漪。

  夜之黎和古家少主对视一眼,自知机会来了。可是都没有鲁莽行事,古言将程洛寒丢了过去。程洛寒板着一张脸小心翼翼的走着,一直走到对面才发现自己没有事,顿时长舒一口气。

  众人见状,也纷纷过去,在往前走一段路程,地府二字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有一些人直接跪下了。那威压太过于强大。

  “终于到了。”夜之黎长叹一声,九死一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终于到了目的地了。可是地府的大门紧闭,他们根本进不去。

  “吱嘎。”大门摇晃,那声音就如同来自九幽的厉鬼哀嚎般让人毛骨悚然。一个人从门内走去。程洛寒大喜,大喊一声:“钟润泽!”

  钟润泽听到程洛寒的喊声,顿时觉得大伟惊奇。可是看到这么多人以后,也就明白个七七八八了。可是程洛寒也只有喊钟润泽那一声的机会,他马上就被古言用刀给架上了。

  “道友,不知道你有没有得到三清花?”夜之黎拱手道,现在他有求于人,当然要放下身段。

  “有。”钟润泽的回答非常的简洁,对于这些少主,他不想和他们有什么瓜葛,毕竟每一个少主背后都有一个强大的势力,这些不是他惹得起的。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忍耐。

  “不知道友可否割爱?”夜之黎继续道:“我愿意用十倍的仙珍交换。”

  钟润泽在心里冷笑一声,如果他交出去,估计什么都得不到,反而会有性命之忧。不过他不惹事,也不怕事,笑道:“我饿了,三清花已经被我吃了。”

  听到这话,夜之黎都想吐血了,眼前的这个人绝对是一个败家子。“道友还望莫说笑。”他当然不会相信,谁会直接吃了三清花呢?一般都要混在一些灵药里面炼制成丹再服用,活着直接炼化。这样直接吃了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可是钟润泽还真是直接下肚了。

  “我真的吃了,而且特别的饱肚,吃了一瓣就饱了。”说到这,钟润泽还忍不住打了一个饱嗝。

  “小子,少说废话,快点交出来,不然我对他不客气了。”古言在这一刻威胁道,手中的刀已经架在程洛寒的脖子上,程洛寒都可以感受到凉意了,只要古言稍稍用力,他就会人头落地了。

  钟润泽轻轻一笑。脚下雷光一闪,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程洛寒就出现在了钟润泽的身边了。古家少主脸色阴沉,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把人给救走了,这很明显在打他的脸。看向钟润泽,杀机毕露。

  “道友,请不要给脸不要脸,现在交出三清花,留你一条狗命。”古家少主冰冷的声音传来,带着无尽的杀机,显然他想杀人越货了。

  钟润泽当然也不怕事,有雷闪在手,他要想走,在场的还真没有人可以拦下他,毕竟这儿最高的修为才只能是神婴境,在神婴境内,他有自信走脱。可是要带上程洛寒那就有些困难了。

  不过钟润泽也有些手痒,来神界还没有动动手,好不容易找到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当然不能放过。如果等出去以后在碰到古家少主就只能跑路了,毕竟修为的差距摆在那儿。

  “那就看你能不能保住你这条狗命了。”钟润泽从身后拔出唐上卿送给他的那把剑,这是他最大的倚仗,毕竟是唐元打造的禁器,虽然还不知道有什么禁术,但是这剑的强度不错,是一把好用的防身武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