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润泽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高强度的训练让他累得够呛。还没休息够,那人道:“有人进来了,时间不够了,我现在传你雷震篇,里面的神术你只要勤加练习,就会有所感悟。”

  说罢,那人走到钟润泽面前,将手搭在钟润泽的头顶,一串又一串的符文流转,流入钟润泽的头脑之内。钟润泽闭着双眼,看着脑海之内的文字,默默的记下。同时在脑海之内演示神术,他只感觉自己越来越强了。

  外界,一行人度过了雷池,一块石碑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有一个老者认出了上面的三个字:黄泉路。

  一行人止步了,踌躇不前。黄泉路往往是死亡之路,直通地狱,只要走下去,就不知道能不能上来了。

  “这是神话时代才能寻到蛛丝马迹的路,怎么会在这儿?”又一名老者沉声道,语气中带有质疑,不敢相信。

  “或许这才是葬神谷的由来。”另外一位老者揣测道,“相传地狱是众神死后的所去之所,也是众神最终的归宿。黄泉路上长满了彼岸花,它的花香可以侵蚀人的灵魂,控制人的思想,成为半人半鬼的行尸走肉。”

  老者说的众人毛骨悚然,可是此时古言动了,赶着那群他们招募而来的人向黄泉路走去。那群人不从,古言手起刀落,几颗人头落地。那群人战战兢兢的向黄泉路走去,当然,走在第一位的就是程洛寒。当程洛寒用他那颤抖着的双脚踩在彼岸花上时,只感觉脚底软绵绵的。他见自己没有危险,嘴角露出一抹邪笑,想也不想的往前冲去。

  众人见他没有危险,也纷纷上路,可是他们刚刚踩上黄泉路,顿时双目无神,就像被什么东西吸去了魂魄般。

  “不好,有诈。”古言大叫,急忙阻止了后面的人踏上去。可是前面踏上去的人已经转过身来了,看着众人,眼神中闪烁着红色的光芒。张着血盆大嘴,向众人冲来。众人猝不及防有几人被咬中了,顿时也变得和前面的人一样,失去了灵魂。顿时惨叫声不断,还伴随着金属的碰撞声音,顿时场面一片混乱。

  “夜少,我听闻夜家有一秘宝可以隔绝外面的气息,暂时形成一个纯净的空间,不知夜少有没有带来?”古家少主还是风度翩翩,对一直默不作声的夜无明道。

  夜无明闻言,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笑道:“我们还是先将眼前的这些行尸走肉处理掉吧。”随后,夜无明取出两把短剑,冲进那混乱的地域。所过之处,那些行尸走肉就像麦子般被收割。古家少主见状,也冲入人堆之内,手起刀落,一时间就斩了不下于十人,和刚才那风度翩翩的样子完全两个样。

  有了夜之黎和古家少主的加入,场面一下子就恢复如初了,只不过地上多了数十具尸体。那些尸体散发出阵阵恶臭,不一会儿就腐烂的不成样子了。众人微微皱眉,刚刚进来就损失了小半的人马,前路还不知道有些什么。

  夜之黎取出了一颗青色的珠子,珠子升空,瞬间变得巨大,将所有的人都笼罩在内众人只感觉,那腐烂的臭味消失了,清晰的空气传入鼻间,顿时一阵舒爽。

  “走吧。”夜之黎带队,往前走去。众人跟在后面,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毕竟他们对黄泉路也有耳闻,相传黄泉路上有恶鬼徘徊。

  程洛寒一路狂奔,此时的他完全没有了跟钟润泽在一起的那种弱鸡之感,这个时候的他就像一只猛虎,急速的向前奔去。来到黄泉池旁,看着黄泉池内的自己,一个淡淡的身影浮现,他淡淡一笑,在这儿静候夜之黎等人的到来。

  }"最=,新/章1x节%%上.)酷》匠;网《

  地府深处,钟润泽睁开了双眼。此时整个大厅就只有他一个人了,还有那两个石像。他走到那人人族的石像面前,跪地磕了三个响头,以谢他传授他雷震篇之恩。抬头,一朵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那花只有三片花瓣,可是每一片花瓣都不一样。一片花瓣像一个玉佩,散发出洁白的光芒。一片花瓣就如同一轮小太阳般,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还有一片花瓣包裹在混沌气之内,根本看不出它的形状。

  “这是三清花,每一朵花瓣都可以解尽世间一切奇毒怪毒,此花万年才开一次,你运气好,它今日刚好开放,你摘一片服下。”那人的声音再次传来,钟润泽再鞠一躬道:“谢谢前辈。”

  说完,钟润泽就走到三清花旁边,将那片形似玉佩的花瓣摘下,放入嘴中吧唧吧唧就咽了下去。钟润泽只感觉腹部传来阵阵舒爽之意,不一会儿就传遍全身。钟润泽都忍不住叫了一声。

  三清花在这一刻也拔地而起,以根须为脚,只见雷光一闪,瞬间就跑的无影无踪。钟润泽哑然,连这花都会雷闪,这世间有几人可以抓到它。

  “《混元诀》一共有八篇,一般人只能修炼一篇,能够修炼三篇的就已经逆天了,万年前的钟世言被称为神阁有史以来天赋最强的一人,也只修炼了五篇,我见你的天赋不比他弱,希望有见你修炼集八篇于一体的一天。”那人再次道,不过这次的语气没有了之前的冰冷,反倒多了一丝希冀,表明他对钟润泽期望巨大。

  “定不负前辈所望!”钟润泽行礼道,他现在又多了一个目标,找到神阁八脉,习得混元诀。

  外界,一行人来到了黄泉池旁,只见程洛寒躺在黄泉池边,不省人事。古言走过去,将程洛寒提起,重重的扔在夜之黎和古家少主面前。古家少主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就想一脚下去,可是被夜之黎给制止了,夜之黎探下身稍稍检查了一下程洛寒的状况。

  “还有一些生机,看看他是怎么跑到这儿来的。”夜之黎将一些灵力输入程洛寒的体内,程洛寒稍稍咳嗽几声,醒了过来。看到的就是夜之黎那一张微笑着的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